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界末日在线 烟火成城

第一百九十五章 地神同在

    原来潮音剑是过去四神所铸。

    顾青山叹了口气,喃喃道:“我早该想到的。”

    一路走来,无论是上古时代的人造魂器“神”,还是冰封之尸身上冒出来的血化成的万神,都不具备“灵魂解放”这样的伟力。

    所以在众神的冰雪之峰上,自己见到的那个巨人虚影,一定超越了所有的神灵。

    它是四正神之一!

    顾青山回忆起当初那一幕,不禁有些出神。

    好一会儿。

    他才问道:“你既然认出来那是水神的兵器之书,为什么不出来跟它打个招呼?”

    海底之书哼了一声道:“我才是圣柱的根本,它只是一个过时的兵器而已,我为什么要见它?”

    “至少可以混个脸熟,让它不要攻击我们。”顾青山道。

    海底之书悻悻然道:“没办法的,它有着极其明确的目标,一切都围绕那件事去做它不会因为我出现,就舍弃那个目标。”

    这才是你不愿意出头的原因吧,顾青山暗想道。

    “它到底要干什么?”顾青山问。

    “不清楚,它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模式,我也不知道它会做出什么事来。”

    海底之书继续道:“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冒头,看看这个世界究竟会发生什么,再做决定。”

    “我也是这样想的。”顾青山道。

    获得了地神之锤后,自己已经初步获得了地神的真正力量。

    现在释放一切技能都等同于灵技,而灵技便是神灵之技,不再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压制。

    既然能够自保了,那就留下来,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前提是不能暴露自己。

    主意已定。

    “现在要想个法子,把自己隐藏起来,去看看世界上发生的事……”

    顾青山站起身,在屋子里寻找起来。

    桌子上很干净。

    地上也是才打扫的。

    床上……

    床单有折痕,竟然也是才换过的。

    顾青山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么偏僻的休息站,竟然也能把卫生做到这一步。

    这近乎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来回走了一圈儿,终于在床头柜的下方,找到了两根头发。

    顾青山轻轻拾起头发,发动了终极众生同调。

    他的身形渐渐变得苗条,越来越

    “不对,不是这根。”

    顾青山中止了众生同调,将其中一根头发放下。

    他单握着另一根头发。

    没一会儿,他就变成了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小年青。

    一行行猩红小字飞快浮现:

    “你发动终极众生同调,变成了一个名为江东流的男人。”

    “你是否要获取他的记忆和一切技能?”

    顾青山摇头道:“不用了。”

    自己只要这个身份就好,又不是真的要去做一个普通人。

    突然一阵摇晃。

    外面传来几道高分贝的尖叫,然后是嘈杂与喧哗之声。

    地震?

    顾青山瞬间穿窗而过,落在外面的地上。

    回头望去,只见房屋上飞快爬满了裂痕,几乎就要倾塌。

    数息之后。

    休息站里的工作人员、旅客、路过司机们都跑出来,一同站在外面的空地上。

    “地震?”

    “见鬼,发生什么了?”

    “这绝对是地震!”

    “不不不,我经历过地震,这可不太像地震……”

    “不是?你看看房子成什么样了?”

    人们议论纷纷。

    顾青山猛然转过头,朝餐厅方向望去。

    “咕……咕……咕……”

    一道奇异的声音,夹杂着短促的惨叫声同时响起。

    众人就像被掐住脖子,鸦雀无声。

    下一秒。

    只见一抹鲜血飞溅在餐厅的玻璃窗上。

    嘭!

    餐厅的门被撞开。

    一个男人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大声道:“救命!”

    他背后响起了急促的鸣叫声。

    众人只见一根锋利的虫肢刺穿了那个男人的头,把他的尸体拖回了餐厅。

    再也没有人能压制心中的恐惧。

    顾青山眉头一挑。

    就算是他,一开始也没发现餐厅里有什么异常。

    众人一哄而散。

    司机们立刻跑向自己的车。

    他们发动汽车,想要迅速离开休息站。

    一名虔诚的信徒大声道:“驱邪之神啊,我赞扬你,请帮助我们吧。”

    轰!

    餐厅的门被撞飞出去,掉在广场上。

    一只巨大的怪物浑身是血,缓缓从餐厅中爬了出来。

    它有着四条长长的腿,身躯就像巨大化的人类,背上长着蝉翼般的双翅,原本的人头高高翻起,下面长出了一颗虫类的头颅。

    “咕……咕……咕……”

    虫子打量着广场上的情形。

    那名信徒顿时闭上嘴,转身朝外面的公路拼命狂奔而去。

    虫子立刻看见了他,双翅一展便飞掠着扑上前。

    顾青山微微侧开身。

    当虫子从他身边飞过之时,他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那残影般的长翅。

    虫子顿时失去平衡滚落在地上。

    顾青山走上前,蹲下来细细查看。

    “你到底是个什么算了,海底之书,你帮我看看。”

    海底之书的声音响起:“你不是要暂时隐匿么?一出手岂不是暴露了?”

    “见不得怪物在我面前吃人。”顾青山摊手道。

    他伸出脚,踩住那虫子的头。

    虫子愤怒的叫起来,挥动锋利的四足,凌空形成数不清的虚影朝顾青山挥斩而来。

    顾青山伸出手指对着虚空轻弹,将虫子的攻击全数挡住。

    “已经验看完毕,难怪你我一开始都没察觉这家伙是个人类,只是突然发生了变异。”海底之书道。

    “我看到他那颗人类的头了,可是他为什么会变异?”顾青山问。

    虫子的攻击越来越急促,顾青山有些不耐烦,索性一脚把虫子踹晕过去。

    “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寄生的虫子,已经彻底吃掉了他的灵魂,替代了他。”

    海底之书道:“此外,世界的模式正在更改,那本‘世界掌管者’正在肃清……”

    “肃清什么?”顾青山问。

    “它失去了原本控制它的人,又察觉这个众神之地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现在它不得不展开彻底的肃清。”海底之书道。

    “那些神灵为什么不下来护佑众生?”顾青山问。

    “既然是肃清,那么神灵就不会出现,又或者会以另一种身份出现。”海底之书道。

    顾青山叹了口气,说:“这种虫人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我猜大概是永恒夺念者搞出来的。”

    “你确定是它?”海底之书问。

    “它是一个很有想法的虫子,知道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能耐更是惊人。”顾青山道。

    海底之书道:“现在整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类都已经化身为虫子,它们将展开杀戮,并且最后被人类杀死,这将是一场巨大的劫难,也是肃清的必经之路。”

    顾青山陷入沉默。

    永恒夺念者搞出这样一幕,显然是想彻底颠覆整个神信体系。

    当整个世界体系崩塌,那么永恒夺念者便可在废墟上建立虫族的文明,抹灭一切,顺便杀自己。

    幸好那本书察觉到了,并作出了反应。

    可惜……

    这个世界还是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顾青山,接下来怎么办?”海底之书问。

    “……没办法,我得尽点力。”顾青山道。

    “你不是要隐匿么?”海底之书问。

    “众生是无辜的,而我是他们的神。”

    顾青山闭上眼,开始感应所有的地神信仰者。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身上散发出去。

    须臾。

    一行行猩红小字从虚空中跳出来:

    “你发动了神力:地之身躯。”

    “一切众生万物的身躯,皆应安然无恙,有如大地,这是你对信徒的承诺。”

    “此外,你发动了专属神力:地神之锤。”

    “任何与你信徒作战的敌人,都将视同在与你作战。”

    “它们的身躯将陷入崩溃状态。”

    “忤逆地神,便是不顾惜灵魂依存之所。”

    “此刻,你与你的信徒并肩而战!”

    整个世界中,那些信仰地神的人们顿时有所感应。

    “地神……”

    “是神灵在回应我啊!”

    “神灵!”

    “我……我明白了……”

    信徒们默默领会着神灵的意志。

    第一个行动的,是一名少年。

    他乃是一名学生,被困在了教室中,外面则是正在杀戮的虫人。

    少年睁开眼,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走到教室的后方。

    那里藏着一把水果刀,原本是用来吃水果的。

    但是现在

    少年握着匕首,冲出了教室。

    他望向走廊尽头的一头虫人,大声道:“不要再吃人了!”

    虫人毫不犹豫的扑上来,用长长的肢节刺入了少年身躯。

    少年脸色一白,突然吼道:“地神与我同在!”

    他毫不退让,将匕首狠狠刺入虫人的身躯。

    虫子吃疼,拼命的刺击少年。

    少年就像疯了一样,疯狂的用刀捅着虫子,口中道:“你吃了太多人,我们班……太多了啊!”

    他的泪水混合着血液一同滑落。

    水果刀只是凡物。

    少年也只是一名普通少年。

    刀很快扭曲,掉落。

    少年也已力竭。

    他拼尽最后的力量,大吼一声,用尽全力捶打虫子的头颅。

    他的拳头没有什么力量,但虫子的四根长足突然断落。

    虫子的身躯正在崩溃!

    少年见状,顿时拿出自己最后一口气,用尽全力继续捶打。

    一下。

    两下。

    三下。

    虫子张口就要咬他,但头却滚落在了地上。

    无头虫躯一歪,倾落在地,再无声息。

    少年捂着被虫子刺穿的身体,一屁股坐在地上,哭泣着道:

    “地神,我……就要死了吗?”

    也不知感应到了什么,他忽然低头望去。

    伤口……

    哪有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