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高危职业 风三十五

第六百七十二章 儿子

    “我爷爷我没有见过,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告诉我爷爷就去世了,好像是在三几年,当年中国正在打仗,带着我父亲逃到了俄罗斯,以前叫苏联的地方!”余洋首先将自己这个世界不存的爷爷给剔除掉了,不然等会自己叫自己儿子叫什么?叔叔?

    听到余洋的话之后,帕尔耶夫点了点头,为了寻找余洋,他也算是一个中国通,知道那个年代可以说是邻国最为苦难的年代,轻轻的拍了拍余洋的肩膀:“不好意思,提到你伤心的地方了,我和你一样,我也没有见过我的爷爷!”

    余洋没有被帕尔耶夫给打断,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关于我的父亲,我了解的不是很多,我父亲以前很沉默,我和怕他,他几乎不怎么和我交流,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们有着一家店铺,贩卖一些普通的工艺品!

    “我父亲比较喜欢喝酒,但是很少喝醉,不过我母亲告诉我,我父亲曾经当过兵,打过仗,身上还受过伤,虽然好了,但是有后遗症,但是我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告诉我他在哪里当兵,打过仗,在后来我长大了,我父亲说他想回国了,就带着我还有母亲去了中国,一直到五年前,我父亲和母亲去世之后,我才回来!”

    余洋简单的将系统虚构出来的后半生给说了一下,没有什么太离奇的故事,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兵受伤退伍之后,回归田园的生活,没有去当什么校花的贴身高手,也没有去当什么美女总裁的保镖。

    只是做一点小声音,经营一个小店铺,养活一个孩子,当然这些东西都是虚构的,如果要是余洋自己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够去当一个笑话的贴身高手也说不定。

    听完余洋讲话之后,帕尔耶夫点了点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曾经的英雄后来结果是这样,不过比他反应更大的是哪个大校,走到余洋的面前,低声的询问着:“你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吗?”

    大校现在根本不需要去问余洋的父亲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两个人的外貌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一点,两个人是兄弟,同父异母的兄弟。

    余洋点了点头:“是的,我父亲以前在战场上受过伤,当时可能医疗条件有些简陋,没有恢复好,一直都有一些毛病,五年前的时候,在医院抢救无效!”余洋说完之后,久久不语。

    帕尔耶夫看着余洋,不知道如何的开口,难道告诉他,我是你父亲的小舅子?思考了半天,帕尔耶夫觉得自己无法开口,至于确认身份,见鬼去吧,如果这么像的两个人不是父子,只能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帕尔耶夫拿出一根雪茄递给余洋,够继续旁敲侧击:“你的父亲有没有给你提过关于斯大林格勒?”

    “斯大林格勒?您是说伏尔加格勒吗?我父亲确实有去过,在回国之前,他曾经去过伏尔加格勒,他说是去祭奠他的战友!”

    “好吧,我还是告诉你吧,余,我想你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不需要太震惊,您父亲可能没有告诉你一些真实的情况,也许真实的情况太过于残酷,您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英雄,他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并且在斯大林格勒,参与当时世界上最为残酷的战斗!”

    帕尔耶夫说到这里的停了下来,看着余洋:“你说的你父亲的伤,应该是在左肩胛骨的位置,你父亲受伤之后,在我的家中养了半个多月的伤,而你父亲的伤口是我的姐姐,也就是帕洛尔的母亲亲手缝合包扎的,医生说的没有错,当时的医疗条件确实不行,我的姐姐只是一个兽医助手!”

    “好吧,现在才是重点,你的父亲和我的母亲有过一段恋人的时光!”说到这里帕尔耶夫有些脸红,其实他也不知道余洋和自己的姐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可以确定这个孩子是余洋的,因为帕洛尔是一个明显的带有东方血统的混血儿,而且根据帕洛尔出生的时间推算,也是余洋离开他们家前后的时间。

    “我父亲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余洋装作十分的震惊,给谁谁都震惊,哪怕帕尔耶夫现在不是中将,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人跑到你面前,告诉你,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你能不震惊?当然余洋的震惊是装给帕尔耶夫看的,自己不能表现的太异常。

    “你的父亲应该不愿意提起那一场战争,我知道那一场战争之中牺牲了很多人,当时我记得和你父亲一起来我家的时候,有个通讯兵,叫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后来也没有找到他,对了,你身旁的这个大校,帕洛尔,按照你们之间的关系的话,他应该是你的哥哥!”

    这个时候帕尔耶夫才将帕洛尔介绍给余洋,余洋看着帕洛尔,心中有些激动,可以确定,面前这个混血儿是自己的儿子,血缘这种东西十分的微妙,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站在一起,会有一种奇妙的联系,余洋静静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好像自己是一个不太称职的父亲。

    同样帕洛尔也在打量着余洋,两个人身高差不多高,不过帕洛尔要比余洋壮实不少,两个人没有抱头痛哭,帕洛尔的眼神有些复杂,看着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最终和余洋抱在了一起:“你好,我的兄弟,我是帕洛尔!”

    余洋和帕洛尔抱在一起之后,有些结巴的开口:“你好,哥!”心中却默默的说了一句:“儿子,你好!”

    拥抱着帕洛尔,余洋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这个儿子身体还不错,而且还挺结实的,就是不知道结婚了没有,有没有孩子,如果有的话,自己的孙子长什么样子,都四十多岁了应该结婚了。

    这种杂七杂八的念头涌入余洋的脑海之后,余洋瞬间的有些明白了,自己父母为什么要催自己结婚,当父亲的感觉,真的好奇妙!

    ps: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