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二十五章 被开了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早上还好好的天气,这会居然下雨了,雨势还不小。

    早上出门的时候太阳还老大,突然一阵瓢泼大雨就毫无征兆的当头淋下,陈乔山还没来得及找个地方躲下,浑身上下就已经湿透了,好在这是在六月里了,淋湿了也不用担心感冒。

    虽说下雨了,一样有活要干。

    砖厂的设施落后,没有烘干窑,砖坯压出来以后都是拉到通风的地方码放好,任其自然风干,省钱但是费事。砖坯裸露着堆在那里,一下雨就必须马上遮盖起来,不然时间长了砖坯又成泥条了。

    砖坯堆场早就预备着塑料布,附近还有大量的的麦秸秆,这东西农村很多,烧掉还污染空气,弄到砖厂也算是废物利用。

    一群人好不容易把砖坯全部盖起来,雨却停了,刚盖起来的砖坯又要掀开,不然渗进去的水分就会把砖坯沤烂。陈乔山看着天空中明晃晃的太阳,心里突然很是沮丧,老天爷你到底是要怎样?

    一只手突然拍在陈乔山湿漉漉的肩膀上,把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张窑工。

    “大山,有点泄气吧?”

    “张叔!”他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生活就是这样的,老天爷能赏脸给口饭吃,我们这些下苦力的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陈乔山感觉这会的张窑工很有哲人的气质。

    “你跟我们这些大老粗不一样,你是学生娃,以前没有经历过这些,这就是我跟你老子过的日子,你要把这些好好记在心里,一定要为你爹争口气!”

    陈乔山沉默了,张窑工是陈卫国的同龄人,两人打小就认识,他的话应该是意有所指的,陈乔山没有听懂,或许听懂了装作没有听懂,只不过他的眼角有些微微发涩。

    又是一通忙活,把砖坯上盖着的秸秆跟塑料布都揭了下来,陈乔山也累的够呛,秸秆沾水很沉,湿漉漉的一抖就水花四溅。

    浑身湿透的陈乔山站在裸露的砖坯堆场中间,望着孤零零耸立的那座几十米高的烟囱,被雨水淋过以后原本黄色的塔身变成了暗灰色,陈乔山心里莫名其妙的想着,它还能在那里矗立多久呢?

    ……

    雨下的时间不长,不过雨势很急,砖厂整个成了一滩泥浆地,没用多久,砖机又轰鸣起来,周老板又四处喊着工人开工。

    中午休息的时候,陈乔山从工人们口中得知豫省的雨季到了,砖厂前些时日一直在加班加点的生产砖坯,就是在为雨季的到来做准备。

    雨季到了,砖厂外面的活就基本都要停下了,剩下的就是开窑烧砖,出窑跟装窑即使是下雨问题也不大。

    下午的时候,砖厂开进来一辆锃光瓦亮的轿车,这可是件稀罕事。来砖厂的车基本上都是拉砖的,什么四轮、小四轮、手扶拖拉机,除此以外也就偶尔能看到砖厂老板的那辆昌河。

    轿车碾着泥泞的黄泥地开到了包工头平时呆的屋子那,路过陈乔山的时候他瞅了两眼,这是辆桑塔纳2000,这车在2003年可不便宜,怎么也得十五万往上了。他也没怎么当回事,什么时代都不缺少穷人,当然了什么年月也不会少了有钱人。

    过了一会,桑塔纳开了回来,在陈乔山干活的地方停了下来,他透过车窗一眼就认出开车的人是周瑞,心里隐隐有丝不好的预感。

    车窗降下露出周瑞那张嚣张的脸,“哟,陈乔山,原来你在这挖泥巴呢?”

    “找我?”陈乔山也不确定周瑞是不是特意来寻自己晦气,不怎么想搭理他。

    周瑞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老同学,昨天的事你不会是忘了吧?”

    “你狗皮膏药吗?怎么哪都有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周瑞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去哪都行,不用你操心!”说着拍了拍方向盘,炫耀的意味十足。

    看着他嘚瑟的模样,陈乔山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前世见惯了微博中各种炫富,这还是第一次有富二代在他面前炫耀。想想还真有点搞笑,他还是头次见人拿辆桑塔纳在这炫耀的,这还真是乡土气息浓厚啊!

    周瑞见他没反应,以为被震住了,心里也颇为得意,嚣张地说道:“陈乔山,当民工就要好好干,别到处乱窜,不然连民工都干不成!”

    陈乔山大概清楚了周瑞的来意,不耐烦跟他纠缠,“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谁滚蛋还不一定呢!”周瑞长按着车喇叭,顿时一阵尖锐的噪音响起,引得砖厂的工人都看了过来。

    周瑞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陈乔山,今天干完你就准备收拾东西滚蛋吧!”

    等了一会见陈乔山不搭理他,周瑞只得无趣的关上车窗,开着那辆桑塔拉歪歪扭扭的走了。看着他离开的轨迹,陈乔山心里还真有点为这辆车的命运感到忧心。

    ……

    晚上放工的时候,包工头特意把陈卫国父子留了下来。

    周老板先掏出根烟递给陈卫国,然后又递了根给陈乔山,他连忙推辞,上辈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成天应酬,烟酒俱全,当时就是想戒也没办法戒,这辈子说什么也不能再抽了。

    周老板看他推辞,也没客气拿起来自己点上,“老陈啊,你也知道,我在砖厂也就是个打工的,老板说什么我就得做什么!”

    陈卫国说道:“周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事你就直说!”

    周老板看了眼陈乔山,沉吟一会说道:“老陈,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今天下午开桑塔纳过来那个,他是周广富的的侄子周瑞,他走了以后周广富的老婆就打电话给我,说是周瑞让大山给欺负了,你看……”

    周广富就是砖厂的老板,他一般不在这呆着,砖厂平时都是眼前这位包工头在管理,工人工资这些跟钱有关的都是周广富老婆在打理。

    陈卫国说道:“成,周老板,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我们以后就不过来了,不过以前的工资怎么办?”

    “不是,老陈,没让你走的意思。大山他是大学生的材料,砖厂本来就不是他呆的地方,就先让他回去。你可是砖厂的老人,砖厂好多活还得指望你呢,你走了我上哪找人啊!”

    陈卫国明显松了口气,他年纪也不小了,除了伺候庄稼也没个别的手艺,在这里干平时还能照顾下家里,离开砖厂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你们也知道,这砖厂是周广富的,我跟他虽说是本家兄弟,不过早就出五服了,周广财跟他才是亲兄弟,我说什么也不顶事。”

    周老板又拍了拍陈乔山的肩膀说道:“大山,你一个学生娃来砖厂下苦力,这些时日我们大家也都看到了,能吃苦肯下力气,你将来肯定有大出息的。”

    ……

    陈乔山的第一次的打工生涯以被开除结束,至于他的工资,到时候会跟陈卫国结算。他有点憋屈,重活了两辈子,本来信心满满,结果还没等他伸展拳脚打击别人呢,就先被别人打击了。

    陈卫国看着他不忿的样子,安慰道:“不让干就不干吧,本来就没指望你干多久。”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以后干什么事情,要多想想后果,想明白了,将来才不会后悔!”

    陈卫国很少对子女说教,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

    陈乔山不后悔跟周瑞的冲突,也没什么可后悔的,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不过想到昨天的事情,到底是他吃了亏,暗暗告诫自己要改掉毛毛躁躁的毛病。

    突然不去砖厂了,陈乔山还有点不习惯。

    第二天他早早的就起来了,看着已经开始在厨房里忙碌的陶秀英,陈乔山琢磨着是不是再找点什么事做。

    时间已经到了二十号,还有几天高考成绩就要出来,陈乔山心里也有点忐忑不安。

    高考结束以后他没有回学校估分,其实考了多少他心里也大概有数,不过他的目标定的有点大,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