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三十四章 小鬼难缠

    晚上七点谢蕾才赶到邓州,下车的时候天刚擦黑。

    现在正值盛夏,非典疫情还没过去,一同下车的人很少,而且大多都戴着口罩防护严密,但刚出车站她就被四处招揽生意的三轮车司给机围了起来。

    她作为一个记者,常年四处跑新闻,出差是家常便饭,豫省的上上下下早就跑遍了,

    邓州她来过很多次,对这个小县城印象最深的就是满大街乱窜的三轮车。

    在邓州,三轮能生生开出法拉利的气势,什么三环十三郎,秋名山车神,在这些司机的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他们闯个红灯、逆向行驶、横穿马路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交警都直当没看见。

    谢蕾经验丰富,没敢跟这些车神纠缠,直接挤了出去,先在路边找了家网吧,把火车上写好的稿子给报社发了过去,这可不能耽误,出发前社里专门交代过的。

    说起来挺讽刺的,报社有时候还得感谢互联网这个死敌,要是搁以前,只能找地方发传真了,死贵死贵的而且还麻烦,经常耽误事。

    忙完了谢蕾才想起来还没吃完饭,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对付下,又给家打了个电话,走得急还没跟家里打招呼,好在父母都已经习惯了她的工作,只是多叮嘱了几句。

    做记者风里来雨里去的,谢蕾有时候也考虑着换份稳定的工作,朝九晚五起码能让家里人安心,不过她始终放不下心头的那份执着。

    到一中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谢蕾直接走进门卫室,“你好,我想找一下你们校领导!”

    “你找校领导?你找哪个校领导?你是干什么的?”值班的保安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

    谢蕾直接掏出记者证说道:“我是大河报的记者,我找你们校领导,有急事!”

    现在消息肯定还没有传到学校,她率先跟一高领导通气的话,这就是一份人情,后续的采访会便利很多。

    保安队长黄三抢先接过记者证看了看,他也分辨不出真假。大河报在豫省发行量很大,影响力仅次于党委机关报,他也不敢怠慢,“谢记者是吧,请问你具体找哪个校领导?”

    学校平时也有记者来采访,不过一般都是校领导直接出面接待,还从来没有记者跑到门卫室来找校领导的。

    “我找你们学校的负责人,校长或者教务主任都行!”

    黄三心里嘀咕着,过来采访连找谁都不知道,他怀疑地问道:“你真是记者?”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样的人谢蕾见多了,解释道:“这还能有假吗,我找你们校领导有急事!”她心里也有点后悔,早知道就联系个本地的通讯员一起过来的。

    黄三也拿不定注意,现在是暑假,大晚上的跑到门卫室找校领导,这不开玩笑吗!不弄清楚真假就贸然通知领导,要真是个假记者,估计他这个保安队长也干到头了。

    外面溜溜达达过来一群人,黄三看到已经退休的赵校长也在里面,他心思一转,指着人群说道:“谢记者,那位就是我们学校的赵校长!”

    谢蕾望过去,也不知道他指的是谁,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直接跑过去喊道:“赵校长!”

    老校长赵长生正跟着一帮人在校园里散步消暑,年龄大了身上毛病也多,白天太热一般不出门,都趁着晚上出来溜达会。

    猛然听到有人招呼,他还没反应过来,边上的庹小雪出声提醒道:“赵爷爷,门口有个美女喊你呢!”

    “哦?什么美女,有我们小雪漂亮吗?”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庹小雪闹了个大红脸,嗔道:“赵爷爷,我好心提醒你,你还笑话我!”

    众人纷纷调侃她,“我们小雪不就是美女吗!”

    ……

    这边聊的热闹,谢蕾却有点疑惑,这不是开玩笑的吧?这么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起码六十多了吧,真是一高的校长?她还是凑上前问道:“您是赵校长吧?”

    赵长生也没在意,虽然他退休了,不过一高的人还是跟以前一样称呼,他也早就习惯了,“你找我有事?”

    “我是大河报记者,我叫谢蕾,这是我的记者证!”谢蕾递上记者证。

    赵长生没有接,而是好奇地问道:“你是记者?你找我这个糟老头子干什么,你有事找学校的领导啊!”

    谢蕾心里腹诽着,你不就是校领导吗,不过她看看周围人挺多的,现在消息还处在保密阶段,她也不想节外生枝,于是说道:“赵校长,我有些事情想单独跟您聊聊!”

    周围的人听到了她的话,打了个招呼纷纷先走了,赵长生有点不高兴,拉住也准备离开的庹小雪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这里是学校,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庹小雪也挺好奇的,顺势也留了下来。

    谢蕾心想果然是当领导的,这老头性格还挺强势,“赵校长,我是来给你报喜的!”

    庹小雪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赵爷爷有什么喜事啊?”

    “不光是赵校长的喜事,更是你们邓州一高的喜事!”

    赵长生也好奇地问道:“我们一高有什么喜事啊,谢记者你就直接说吧!”

    “恭喜赵校长了,一高学生在今年的高考中蟾宫折桂连中两元,贵校两名考生分别夺得了今年我省高考第一第二的好成绩!”

    “你说什么?”赵长生跟庹小雪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过了好一会赵校长才声音颤抖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不是糊弄我这个老家伙吧?”

    “赵校长,这个消息肯定是真的,我今天中午得到的消息,就直接从郑州赶过来的!”

    “你确定是邓州一高?你是不是弄错了,不会是南阳一高吧??”庹小雪很是怀疑,邓州是南阳下面的县级市,邓州一高在全省也就三流水平根本不够看,南阳一高才是省重点,不然她老爸也不会顶着赵校长的压力让她去南阳一高。

    “小雪啊,去了南阳一高就看不起我们这了,你不要忘了,我们邓州一高也出过两个省文科状元,五个南阳状元!”谢蕾还没说话呢,赵校长先不满意了。

    庹小雪吐了吐舌头,撒娇道:“赵爷爷,我就这么一说吗,你每次都拿以前的事取笑我,再说了你要算账找老庹去,当时是他做的决定吗!”

    ……

    看到话题又跑偏了,谢蕾插嘴道:“赵校长,明天上午的大河报就会公布这个消息!”

    老赵校长感觉心跳猛然加快许多,血压也陡然升高。

    他教了一辈子的书,在这个校园呆了大半辈子,也当了十几年的一高校长,这里就是他的家了。

    一高在九十年代还出过好几个省里市里的状元,不过之后几年一直到退休再也没人能考上清华北大,他心里也一直引以为憾,这时候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怎能不让他激动。

    谢蕾看着赵校长,发现他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这么大年纪了,她还真怕出什么好歹,连忙说道:“赵校长,你身体没事吧?要不咱么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我还有事想请你帮忙呢!”

    “没事,我好得很,谢记者啊,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老赵校长很是感慨,他为这个学校呕心沥血几十年,今天这也算是心愿得偿、功德圆满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平静下来,想了想问道:“谢记者,我就是一个退了休的糟老头子,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啊?”

    谢蕾被他的话惊得目瞪口呆,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让门口那个保安给耍了。她这会真是欲哭无泪,搞了半天,这老头是个退了休的老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