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一百零三章 知识改变命运

    陈乔山往台下元培学院的方向望了一眼,远远的就依稀分辨出严小沁的身形,他心里顿时就轻松了许多,至少还有个人会陪在自己身边。

    “自从来到北大,我遇到了很多新同学跟新朋友,每当他们知道我在光华,都会不约而同地问我为什么选择去那。”

    “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就再解释一遍,免得回头你们拉着我挨个问,毕竟过了今天我多少也成了一个名人了。”

    台下顿时响起一阵哄笑,陈乔山笑着说道:“大家别笑啊,现在还只是一个人名,不过你们放心,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个名人!”

    不出意外,下面又是一阵哄堂大笑,陈乔山丝毫没在意,他已经想通了一切,现在就是要高调一点,后面还需要跟方方面面打交道,不高调点谁认识你。

    “我之所以我选择去光华学经济学,是因为家里人的原因。”

    “今年豫省综合卷的第一题是关于三大产业结构的问题,在家聊起这道题,我爷就问我三大产业是啥,我给他讲了讲,我爷听完顿时就不高兴了。”

    “我很奇怪就问我爷,他说哪有书上讲的那么麻烦,还不如他讲的明白。”

    “我听了连忙追问,我爷就开始给我解释,咱家喂牛、养羊是第一产业,屠夫杀牛、宰羊是第二产业,如果咱家上馆子里吃牛肉、喝羊汤那就是第三产业了。”

    礼堂内瞬间就笑成一片,一直持续了好长时间才逐渐安静下来。

    等周围彻底安静了,陈乔山才接着说道:“我当时很不服气,又想起一茬,就追问我爷啥是文化产业。”

    “我爷琢磨了好一阵,才最后来了句:文化产业应该就是吹牛逼、出洋相了吧!”

    整个会场直接轰动了,还没经过网络段子洗礼的人们哪里见过这些,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很是肆意,陈乔山很满意现在的效果,根本就不用细看就能感受到,只听背后主席台上的阵阵刻意压抑的笑声,就能明白这个段子的威力有多大。

    段子毕竟只是段子,陈乔山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他解释道:“其实这只是一个笑话,之所以要去光华,是因为我本身对经济学很有兴趣。”

    “以前学过的语文教材里有篇课文,叫《多收了三五斗》,当时我很好奇,为什么收成好了日子反而更难过,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经济学的意识,只能在心里好奇地琢磨着。”

    “后来我又在政治教材里看到一个新闻,外国农场主宁愿把滞销的牛奶倒在河里,我又很纳闷,他们为什么不免费送给别人呢,我私下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直到这个暑假,接触到网络,我才稍微解开心里的谜团。”

    “多收粮食跟倾倒牛奶,这两件事本身关联不大,不过究其根本它们都属于经济学的范畴。”

    “从微观上来看,如果一户农民家里丰收,他肯定会很高兴地认为家里今年的收入会增加。”

    “而在宏观上,如果风调雨顺,家家户户都大丰收,那么粮食的行情八成会往下降,搞不好就会出现谷贱伤农的情形,收入或许还会减少。”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微观上好的宏观上不一定好。”

    “我想这就是宏观经济学跟微观经济学的区别,当然,经济学是一门科学,来不得半点猜测,正是基于此我才选择来光华,选择了金融学专业。”

    陈乔山把心里的想法一股脑说完,这几天被折腾出来的那点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当着校领导的面,这也算是给面试的那些人上了点眼药,或许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可陈乔山心里的那点郁气算是彻底的没了。

    他也不想继续讲什么段子了,这里毕竟是开学典礼,陈乔山也不想白来一回。

    他想了想接着说道:“在座的各位同学,我们大家努力了十二年,才有幸一起走进北大,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们何不再继续努力四年,争取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在座的众人都是些年轻人,几句话就被鼓动了起来,陈乔山对着台下微微躬了躬身,就直接走下了演讲台,台下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开学典礼最后压轴登台的是校长许志宏,这也是历年以来的惯例,陈乔山听着校长的寄语,心里却在琢磨着接下来的事情。

    专业的事到这里已经告一段落,他现在更多关注的还是学校以外的事情。

    开学典礼一结束,陈乔山就被周围的同学围起来打趣,杜军更是拉着他不让他走,只嚷嚷着让他请客。

    宿舍四人只有陈乔山获得一等奖学金,另外三人都有二等或三等奖学金,不过陈乔山还是爽快地答应了请客的要求。

    开学到现在几人还没正儿八经地聚过餐,陈乔山最近也有点馋,老吃食堂也怪腻味的,这辈子算是头次进京,怎么着也得饱下口福。

    这年头北大的奖学金还没后世夸张,可也不是一笔小数字,一等奖学金每人一万六,后世一等奖学金是每人五万,不过十年后五万块钱的购买力,未必抵得上如今的一万六。

    看看燕京目前的房价就一目了然,这年头报纸上成天鼓吹着供大于求,明年房价就会往下掉,陈乔山真想把这些报纸挨个买一份,过个几年拿出来打打脸,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媒体要是还要脸,那报社估计早就开不下去了吧。

    看着如见燕京的房价,陈乔山有时候就琢磨着,是不是想想办法弄点钱先屯个十套八套,毕竟过个十年,很多地段直接涨了十倍有余,很多公司一年的收益还不一定买得起燕京市内的半套房。

    陈乔山可是知道,后世很多上市公司为了年报能够好看点,时不时的就会抛售几套北上广的房产。

    一些业绩不好的上市公司为了规避带帽,也用卖房来抹平账面上的亏损,想想也挺可笑的,这个锅也不知道该谁来背。

    北大奖学金的奖金额度很奇怪,陈乔山也不清楚这一万六学校是怎么计算出来的,不过现在也不是琢磨这些事的时候。

    他现在算是有了初步的启动资金,后面就可以放心的辗转腾挪了。

    陈乔山找到元培这边,严小沁正被一群女同学围着。

    看到他找了过来,她旁边一个女同学笑呵呵地打趣道:“陈乔山,你还真是不读书娶不上媳妇啊?”

    陈乔山认识说话的女生,她叫钟新新,跟严小沁是一个宿舍的姐妹。

    “那是!”想了想,他又笑着说道:“对了,我还忘了一茬,来北大报道之前,我妈还拉着我气冲冲地去找村里算命的算账。”

    “算什么账?”钟新新很是好奇地追问道,周围的一群女生也都好奇地等着他的回答。

    陈乔山笑着说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个算命的以前给我批八字,说我十八就会结婚,二十就有孩子,二十五岁就儿女双全了。”

    “我妈当时挺高兴的,结果我现在都十九了还没娶媳妇,我妈自然知道上当了。”

    “那最后怎么样了?”

    “算命的看到我妈找后账,也没惊慌,只是打量了我两眼,然后摇头晃脑地掐指一算,扔下一句话就扬长而去,我妈也拿他没办法。”

    严小沁也来了兴致,追问道:“他说什么了?”

    “算命的说这怪不得他,知识改变命运,我这是书读多了的缘故!”

    周遭的人一阵懵圈,好一会钟新新才笑骂道:“陈乔山,你也太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