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奇葩的并购

    T中燕前景堪忧,今年继续亏损已成定局,目前已经处于退市风险警示期内,危机近在眼前。

    德隆系01年入手ST中燕,直到03年才真正入主董事会,不过处处被第二大股东中燕集团牵制,到手的完全是个无法掌控的烫手的山芋。

    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只有实行资产重组才能避免被强制退市,德隆集团曾接连推出过两个重组计划,不过全部被证监会否决。

    由于重组失败,ST中燕股价股价连续暴跌,陈乔山买入的时候,股价正处于历史低位,刚刚结束连续的9个跌停。

    由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重组获批的希望渺茫,股价下跌的势头明显还会继续。

    陈乔山之所以选择在此时入手,是因为他清楚地记得,中燕集团会在最近几天选择退出,把股权悉数出售给了德隆系,自此,ST中燕持续了两年的内斗终于结束了,企业内部最大的障碍被清除,资产重组也看到了成功获批的曙光。

    陈乔山知道,德隆系为了获得绝对控股权,斥巨资购得中燕集团手里的股权,付出的代价不是一般的大。

    可如今这个局面,要说德隆系是受害者,还真算不上,商场上的那些事,真真假假很难说清,不是一句简单的对错就能概括的。

    ……

    德隆系一向很强势,不管是从事资本运作还是企业并购,一向以凶悍著称于世。

    股市中,德隆系有“庄王”的美誉,老三股就是铁打的标杆,任他大盘风吹雨打,股价就是不跌,让很多人真正见识了唐万新的手段。

    在企业并购过程中也同样如此,只要被德隆瞄上的目标,没有一个能逃脱被控制的命运。

    当然,也不是没人反抗,不过一般都以失败告终,德隆系的并购手段花样翻新,有些案例甚至可以写进企业并购的教科书。

    而ST中燕的并购案,手段之奇诡,绝对让人叹为观止,堪称并购史上最奇葩的并购。

    01年,ST中燕的最大股东燕京国合跟二股东中燕集团有矛盾,决定出售手里持有的股权。

    他们很快就找到合适的下家,接手方是中经国际,两者一拍即合,很快就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只是还没有具体执行。

    就在这时,德隆系强势杀入,这无异于从中经国际那里虎口夺食。

    德隆系是过江龙,中经国际也不是善茬,这家公司是由国家经贸委牵头成立的,背景可谓深厚,就在今年3月份,经贸委的牌子被撤销,竖起了商务部的牌子。

    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在燕京地面上,按说德隆系应该退避三舍,可唐万新就不信邪,偏偏就跟中经国际顶上了。

    中经国际手握ST中燕的股权转让协议,心里自然是一百二十个安心,丝毫不把北疆来的土鳖放在眼里。

    德隆并没有把那一纸协议当回事,不就是一张有法律约束力的白纸吗,那咱们就从法律入手。

    不得不说,德隆集团确实有不少人才,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绝对精妙的对策。

    他们先是找到股权出让方燕京国合,私下做通了工作,然后一场并购大戏正式开演。

    屯河股份先是对颐和丰业注资五千万,由燕京国合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结果不出意外地出了意外,颐和丰业第一时间把这五千万挪用了。

    紧接着,屯河股份马上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很快就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颐和丰业和担保人燕京国合。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经过法院调解,燕京国合诉苦说手里没钱,不过提出可以用手里还没交割的ST中燕股权抵偿屯河股份的五千万损失。

    中经国际有股权认购合约,德隆手里有民事裁决书,事情到这就应该结束了,可事实并非如此,毕竟这才是一审,并不十分保险,为了规避法律风险,大戏还得继续演下去。

    法院一审给出了裁决,可燕京国合又拒不履行,屯河股份顺势提起上诉,高院很快就下达了民事裁定书,裁定燕京国合必须用手里持有的ST中燕的股份抵偿德隆集团的损失。

    自此,德隆系成了ST中燕的最大股东,背景深厚的中经国际就这样被糊弄了,手里的股权转让协议成了一张废纸。

    随着ST中燕易主,风波应该是平息了,不过这并不意味这争端的结束,中经国际是国字头的企业,岂是那么好欺负的?

    随着德隆系入主ST中燕,先是被第中燕国际把控董事会,接着是重组方案接连被证监会否决,反正各种烂糟的事层出不穷,比如二股东私分上市融来的资金,私自搬空集团总部……诸如此类的,监管机构愣是没人理会。

    这里面的猫腻当事各方其实心里都很清楚,德隆系几年后的悲情结局,早在ST中燕的股权争夺战中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T中燕的重组历时三年,是德隆系旗下所有上市公司中,重组时间最长,也是操作最正规、最专业的一次资产重组。

    讽刺的是,也正是由于有第三方的存在,ST中燕反倒成了德隆系历史上唯一成功整合,具有绝对控制权的上市公司。T中燕如今没有贷款、没有违规担保、没有高息融资、没有资产抵押,简直干净的令人发指,也难怪德隆系在重组成功之后,转手就把它出售套现了,圈不到钱,又始终被有心人盯着,要你何用!

    或许,一代大鳄唐万新心里是后悔的吧!

    ……

    陈乔山感觉有点苦逼,刚买的股票接连两个跌停,忙活一个多月的收益,两天时间赔了一半。

    好在他早有心理准备,话虽说如此说,可到底还是有点心疼,得亏买的带帽股,涨跌幅度只有5%,不然就赔干净了。

    陈乔山心里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他知道,德隆系会在最近收购中燕集团手里的股票,完成了对ST中燕的绝对控股。

    当然,这次收购付出的代价肯定不会小,有些利益集团不捞到足够的好处是不会轻易退出的。T中燕的主要问题就是两大股东互相拆台,在德隆系摆平障碍以后,第三次重组方案很快就顺利地获得了证监会的批准。

    陈乔山不确定股权转让的具体时间,只知道发生在十月底,消息公布以后,ST中燕连续两周的涨停板,最终股价蹿升了一倍有余。

    这无疑是一个机会,陈乔山原本还琢磨着,出去找券商配资,不过想想还是放弃了,接连两年的熊市,估计那些小配资公司早卷包跑路了。

    如今证监会严令禁止配资炒股,正规的券商不会再给个人提供融资服务,大的金融机构也不再参与。

    当然,也不可能完全杜绝,还是有些小券商会提供融资,不过会严控风险,收费也不低,想炒ST中燕这样的股票,百分百会被拒绝。

    “喂,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严小沁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陈乔山抬眼一看,发现她正盯着自己。

    “没事,就是突然想起点事了。”

    严小沁叮嘱道:“离考试只剩几天了,你要再加把力。”

    陈乔山点了点头,考试在11月2号进行。

    这次考试由央行出面组织,海淀这边的考点被安排在人大,为这事他还被孙光明好一通嘲笑。

    陈乔山这段时间除了关注网上的消息,剩下的时间基本都用在备考上了,难得有个能检验自己真实能力的机会,他也想好好努力一把。

    “你放心吧,我这次肯定没问题。”陈乔山自信地说道。

    严小沁眉毛微蹙,很是有点不放心,她说道:“我听说这次考试很难,通过率很低的!”陈乔山笑道:“怕什么,我可是省状元,还怕这个?”

    严小沁没理会他,只是叮嘱道:“你还是认真点,千万别出什么意外,我可听说了,实验班里就你跟李晓-琳参加这次考试,要是万一没通过人就丢大了!”

    “这你都知道,你听谁说的?”

    严小沁露出个笑模样,说道:“你猜猜看!”

    陈乔山稍一琢磨,便说道:“是王芊吧?”

    “你怎么知道的?”严小沁有点莫名其妙,心里也有点奇怪,这都能让他猜到?

    “你不是跟王芊关系挺好吗,我估计也就她能跟你说这些。”

    严小沁有点不服气,反驳道:“实验班的人我基本都认识,你怎么就能确定是她告诉我的?”

    “关键除了王芊,我也没见你私下跟谁聊啊,平时上自习我们可都是一起的。”

    “李晓-琳不行吗,我跟她也很熟的。”

    陈乔山有点奇怪,问道:“平时也没见你们怎么接触啊,你俩什么时候凑一块了?”

    严小沁笑着说道:“不知道了吧,她经常去蹭我上的专业课,我俩自然就熟了。”

    陈乔山心里一动,这事有点蹊跷。

    元培实行通识教育,专业课校内任选,严小沁在他的建议下选的传播学的课程,世界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刚好她俩就碰上了。

    “你们平时都聊了些什么?”陈乔山不动声色地追问道。

    “也没说什么,基本上就是学校的事,对了,李晓-琳还跟我打听过你的情况。”

    陈乔山恍然,看来跟他想的一样,这一切很有可能不是巧合。

    他一直都觉得李晓-琳怪怪的,早就想着跟她聊聊,可惜总是找不到机会,看来是得寻个机会好好说道说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