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二百零二章 透彻

    网吧待了一个上午,陈乔山感觉人都快麻木了。

    现如今,网吧对青少年的不利影响,还没有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总理进网吧碰到小孩上网的事,其实就发生在04年,只不过多年以后才被人翻出来,弄成了社会热点新闻,其实是一个彻底的假新闻,在当下压根就没人当回事。

    那是家社区网吧,所谓老板被严厉处罚,也都是媒体杜撰出来的,如今还没有禁止未成年人进网吧的规定。

    陈乔山不抽烟,不过网吧里最不缺的就是烟民,他也习惯了。

    既然改变不了这个社会,就只能学会适应,这跟混金融圈是一个道理。

    规则摆在那,即使有猫腻存在,对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来讲,面对的就是一个有限的竞争机会,优势劣汰的法则同样存在。

    陈乔山活了两辈子,很多东西他都看得很透彻,没道理别人混得风生水起,自己就得吃糠咽菜,真要是这样,他还不如待在前王村做个乡野村夫来得自在。

    想到陈家,陈乔山就离开了网吧。

    马上就要过年,有陈妈打理,家里的年货想来是不缺的,不过想到几个妹妹,陈乔山又在集市上逛了起来。

    镇子口热闹,镇子里却没多少人,不知不觉,陈乔山走到了镇子上唯一的那家批发部门前。

    他知道,这里曾是周瑞家的产业,不过如今已经烟熄火尽,周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周家了。

    因为陈乔山救人受伤的事,周家人被社会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虽说已经过了道德杀人的年代,可在乡野间,名声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寒假刚回家,陈乔山就听说了周家的遭遇。

    因为一些原因,周家经营的批发部门面房被镇上收回,砖厂的合同也被提前终止,好在周家这么些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最终举家搬进了城里。

    对于周家的遭遇,陈乔山一点都不意外,他清楚,这就是最真实的现实社会。

    “陈乔山?”

    “袁静,你怎么在这?”

    陈乔山有点惊讶,没想到能在镇上碰到袁静,不过也就那么一想,她家就在镇子里,能碰到也不奇怪。

    袁静没理他的问题,反倒是问道:“你怎么在这?”

    陈乔山看了看边上的批发部,解释道:“我随便逛逛。”

    袁静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忍不住开口说道:“这里已经不是周瑞家开的了。”

    “我知道。”陈乔山笑道:“我就是来买东西,是不是周家的都没关系。”

    袁静明显很不理解,磨蹭了一会,她追问道:“周家人那样对你,你不恨他们吗?”

    “恨他们有用吗?”陈乔山不以为意地说道:“周瑞那家伙命好,也就是碰到我,不过人都救了,难不成事后找个机会再把他扔水里去?”

    袁静被他的俏皮话逗得笑了起来,“他还命好?刚买的车都掉河里了。”

    陈乔山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心里却是知道,要不是因为他私下的动作,周家做的事也不会捅上报纸,周家人也不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人都来了,自然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陈乔山买了几提可乐,又搬了个大礼炮和一捆各式的烟花。

    过年就得有个过年的气氛,他始终认为,过年就得听个响动。

    陈家以前是不宽裕,如今有条件,不妨多买些,想来几个妹妹没有不喜欢的道理。

    陈乔山找批发部要了个蛇皮袋,一股脑装好,捆在二八车后座上,倒不是很沉,就是架势不小。

    “哎,你也挣了不少钱了,怎么还骑自行车啊?”袁静不由问道。

    陈乔山知道她的意思,逗乐道:“骑自行车怎么了?环保,健康!”

    袁静瞪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陈乔山也没解释,笑道:“这眼看着就过年了,我先走了啊,不耽误你逛街了。”

    袁静翻了个白眼,心里也是无可奈何。

    看着陈乔山蹬着那辆已经可以光荣退休的老二八,晃晃悠悠地朝镇子口过去,她知道,那里是他回家的方向。

    袁静心里藏着许多疑惑,她仔细琢磨了一阵,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陈乔山初中时候的模样,只模糊记得是一个木讷的性子的男孩,平时不言不语,在班里不怎么起眼。

    无论如何,袁静都不能把记忆中的陈乔山跟现在的他联系起来,不光是北大的种种,还有网上那些事,那都不是一个农村青年该有的举动。

    ……

    陈乔山丝毫没有意识到,袁静对他的怀疑,他这会儿正一脑门官司,镇上连接前王村的路还是机耕道,雨天被车撵出来一道道沟,自行车走在上面,那叫一个费劲,尤其是后边还绑着一包年货的情况下。

    到家的时候,陈乔山已经一身的汗,刚进陈家的院门,小五就迎了过来,他有时候也挺羡慕小五的,精力好像用不完似的,哪哪都有她。

    “二哥,你这是买的啥?”

    陈乔山把车停在院子里,刚脱下外套歇口气,小丫头就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

    “汽水,烟花。”

    农村没那么多讲究,管所有的可乐都叫汽水。

    当然,小一辈的还是分得清的,比如陈夕喜欢苹果味的醒目,而陈婉则喜欢喝橙汁,小五却没那么多讲究,只要是饮料,是来者不拒。

    陈乔山琢磨着,回头可以买点秋林格瓦斯,或者崂山百花蛇草水回来,不知道小五能不能接受,当然作为哥哥而言,这么做难免会显得很不厚道。

    小五哪听得了这个,一听是这两样东西,马上就开始动手解车后座的绑带。

    陈乔山连忙嚷嚷道:“哎,我来,你别把自己给崩到了。”

    自行车的绑皮是橡胶的,弹性大,就小五那不牢靠的劲,一不小心估计又得哭鼻子。

    小五很是着急,催促道:“二哥,你快点吗!”

    陈乔山很是无奈,“你着什么急啊,东西又不会长腿跑了,再说了,这大白天的,你也放不了烟花啊。”

    听到他如此说,小丫头到底是安静了几分,不大工夫,陈夕陈婉也围了过来。

    小五马上兴高采烈地说道:“姐,二哥买了好多烟花回来,还有可乐。”

    陈妈也过来了,听到小闺女的话,不禁埋怨道:“老二,就知道瞎花钱,买那些做啥?”

    老三老四已经到了知世物的年纪,都没吭声,倒是小五年龄小,小孩心性,她挽着陈妈的胳膊撒娇道:“妈,你不也爱喝汽水吗,二哥买来孝敬你的。”

    陈乔山哑然,小五这丫头拍马屁的本事渐长,这还一套一套的。

    “你个死妮子,也就嘴巴会说。”陈妈嘴上虽然埋怨着,可脸上的神情到底是出卖了她,看得出来,对于小五的腻歪,陈妈的抵抗力也不大。

    陈乔山正解着绑带,放在一边的羽绒服兜里的电话响了,他正准备去拿,小五说道:“二哥,我帮你。”

    也没等他答应,小五已经从衣兜里把电话拿了起来。

    “二哥,010,是燕京的号码。”

    陈乔山一愣,小丫头知道的挺多,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他也经常用宿舍电话往家打电话。

    他知道,这应该是联想的电话,或许可以在抻一抻。

    想到这,他说道:“小五,你帮着接,就说我没在家,让他们下午再打过来。”

    小丫头也没细想,一口就答应下来,电话自然是惯熟的,她熟练的按下了接听键,刚一张嘴,就一口道地的豫省方言,把陈乔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陈夕连忙在边上提醒道:“用普通话。”

    很明显,电话那头也没听懂,小五有点慌神,只听她对着话筒用朗读课本的节奏说道:“我哥说,让我告诉你他没在家,让你下午再打过来。”

    这回用上了普通话,还是朗读课本的节奏。

    小五刚挂断电话,陈妈和老三老四已经笑得不行了,倒是把小五弄得莫名其妙。

    陈乔山也没在意,他知道,再精明的人,也有犯傻的时候,这在资本市场可太常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