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二百零六章 陈家老三

    这个春节,陈乔山忙得够呛。

    考上北大,自然就有了大出息,他顺理成章地成了陈家人的脸面,几个伯父家,但凡哪家来了客人,陪席必定少不了喊他。

    可惜狗肉上不得席面,每次陈乔山都是人模狗样地上门,然后东倒西歪地回家。

    农村人待客,酒水都是乡里自酿的粮**,口感确实不错,不过后劲也大,虽说陈乔山如今的酒量见长,不过到底抵不过那些乡下亲戚。

    下苦力的,一般都好酒,就连陈卫国都不例外,虽然酒量不咋地,兴致来了,在家偶尔也小酌两杯。

    初六这天晚上,二伯家待客,陈乔山照例得陪席。

    来的是二婶的娘家人,他得喊舅,作为晚辈,他自然得陪尽兴了。

    这场合也不适合偷奸耍滑,酒场如战场,酒品即人品,在陈家的地界上,陈乔山自然不能怂。

    不出意外,他又喝高了,好在陈家人都过来了,老三老四搀着胳膊,小五在后边推,就这么着把他往家拽。

    陈乔山虽然有点晕,可脑子很清醒,他知道,不能再这么喝下去,因为股市即将开市,最大的考验要来了。

    “二哥,明天我开学,你得送我。”走半道,陈夕突然开了口。

    陈乔山有点奇怪,他问道:“明天不是初七吗,今年这么早?”

    陈婉帮着解释道:“高二高三初七开学,我们高一得等到十二才开学。”

    陈乔山又清醒了几分,他记了起来,前几天还听人说一高想弄个省重点,想来这回也是拼了,其他一切都是假的,只有成绩才是真的。

    小县城里的学校,想来也只能从时间上下工夫了。

    想清楚这些,他随口说道:“你俩不一起啊,那我不得跑两趟?”

    老三老四听着这很有抱怨意味的话,不约而同地松开了手,陈乔山本来就走不稳当,又有小五在后边推着,差点蹿出去,好在她俩也就不忿他的言语,倒没真想看他出丑。

    这可是自家亲哥,她们还是有分寸的,很快就扶助了,陈乔山很是狼狈,三姐妹倒是没心没肺地笑得开心。

    “我就是那么一说,你们至于吗?”

    不说还好,一说三人笑得更厉害了,陈乔山知道,陈家几个闺女都不好惹,以后说话还是得注意点,不然说不准就得吃个大亏,那就不值当了。

    ……

    陈爸陈妈对几个闺女确实不赖,丝毫没有别家所谓的重男轻女,老三老四的被褥什么的,放寒假的时候,都是陈卫国亲自去一高背回来的。

    被单被罩都是新准备的,陈妈仔细用米汤浆洗过一遍,摸起来很是板正,又换上新打的被套,都是自家地里去年收的新棉,最是暖和不过。

    陈乔山知道,这大抵就是农村父母对子女最大的看顾了。

    老三的行李不少,陈乔山没准备背着去一高,家里如今买了车,他可不会为了省那点油钱而背到市里去。

    他径直把包袱皮包着的被褥扔后排,又把陈妈准备的吃食一股脑放到车里,这才催促着正拉着手嘀咕着什么的陈家母女说道:“好了没,还没说完呢?”

    陈妈没好气地说道:“你长能气了?一边待到去。”

    陈乔山闹个没脸,只得灰溜溜爬进了车,他刚坐上驾驶位,却看到小五也拉开车门,熟练地蹭了上来,“你上来干嘛?”

    小五央求道:“二哥,带上我一块呗!”

    陈乔山笑道:“也不是不行,可你寒假作业怎么办,昨天我可看了,这都初七了,你数学还一个字没写,你说怎么办吧?”

    小五最头疼的就是作业,让她自觉写作业跟上皂荚树有得一比,一听这个,她哪还待得住,都不用往下赶,一溜烟就没影了。

    对于陈乔山的驾车技术,陈家人是不担心的,春节期间没少开车,过了年,路上也没了拦车收费的,自然是一路顺畅。

    到了市里,陈乔山把车开到了学校附近那家农行,陈夕问道:“二哥,来这干嘛?”

    “你农行卡呢?”

    陈夕愣了下,不过很快就说道:“二哥,我有钱,你上回给的一千块都没花了!”

    陈乔山说道:“拿着吧,我是你哥,用不着跟我客套,用不上就存着,生活方面也别想着省钱。”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刚进一高那阵,家里每月才给一百八,吃饭都够呛,看别人买这买那,我早上就只能啃馒头,连份汤都买不起,咱家日子现在好起来了,你在学校也别亏着自己,你放心,凡事有我,咱家差不了。”

    “二哥!”陈夕听着他的话,眼眶都红了。

    陈乔山笑道:“没出息,这么大了,怎么还掉眼泪,这是好事,你不是爱喝苹果味的可乐吗,喜欢就买,也别见天的喝,那玩意没营养,还坏牙,倒不如多买点苹果……”

    陈乔山交待了不少,陈夕连连点头,她年龄虽然不大,不过对于陈家过去的状况自然是清楚的。

    家里虽然从没短了吃喝,不过日子也是过得抠抠搜搜的,几个女娃还好点,二哥当初的境况她是一清二楚的,上初中那会,有条裤子的膝盖还带着补丁,兄妹俩在校园遇上,她都没好意思当着同学的面打招呼,现在想想还颇觉心酸。

    陈乔山又往陈夕的卡上存了一千,钱不算多,可也不少,现如今,货币的购买力还是很足的。他知道,女孩子要学会自尊自爱,首先就是要经济独立,最终才能人格独立。

    陈乔山以前在外贸行当厮混,见识过太多的名利场,陈家女儿太多,这些都是债,他做大哥的,自然有义务帮着把好关,权当多了三个闺女吧。

    陈夕也就伤感了这么一阵,来的快去的也快,进了一高的校园,就成了她的主场,立马又精神了。

    陈乔山有点感慨,时间是最能消磨人的,这才半年,一高的校园就多了些许陌生。

    他先帮陈夕把被褥送到女生楼,就准备离开,陈夕却说道:“二哥,你先在这等我会。”

    陈乔山也没犹豫,一口就答应下来,今天的校园分外热闹,到处都是孩子和家长。

    他却独独瞅见了那排数光秃秃的树,这时节,芙蓉已失去了夏日的模样,丝毫没了往昔的娇艳与旖旎。

    陈乔山还清楚地记得,当初每晚上完晚自习,送严小沁过来,他总能瞅见那如盖的树冠,还有上面那一层娇艳的花,即使在夜晚也很是惹眼,不亏了它合欢的别名。

    “二哥,你张望什么呢?”陈夕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打断了陈乔山的回忆。

    “没什么,就随便看看!”陈乔山随口敷衍道。

    陈夕往那边打量两眼,笑道:“很怀念是吧,我可记得你当初可是经常站那边往女生宿舍张望的。”

    陈乔山有点尴尬,没想到老三也是个心明眼亮的主,他只得转移话题道:“喊我留下来干嘛?”

    “走,二哥,跟我看榜去。”

    陈乔山哑然,他瞬间就知道了这丫头的打算,一高的成绩单虽然邮寄到了陈家,不过年纪排名并没有公布,想来老三这是很有信心,想在自己面前显摆显摆了。

    陈乔山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心气很高,谁也不服气,即使他这个省状元,也未必能让她心服口服。

    榜单就贴在荣誉墙附近,打边上过的时候,陈乔山又看到了自己半年前的照片,当时的他很是青涩,看起来很不起眼。

    “二哥,我将来也会上光荣榜的。”陈夕看他盯着墙上的照片发呆,不由信心满满地说道。

    陈乔山笑笑,也没吱声,省状元可没那么好拿,不过他也不会说破,陈家有一个状元就足够了,再多一个陈夕当然更好,不过想来也不会那么容易。

    不出意外,她又是年级第一,足足比第二名多出二十七分。

    陈乔山有点惊讶,这个陈家老三还真不简单,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陈家说不定真会出第二个省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