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二百零八章 不待见

    苏琼这半年的日子过得很是顺心,在高考中,女儿出人意料地拿下了全省第二的好成绩,如愿地考上了北大,不管是在小区还是单位,作为榜眼她妈,苏琼都出尽了风头。

    年前,一直在正科上徘徊的丈夫,突然进了市里的副县级后备干部考察名单,眼见着就能走上领导岗位,这个年,严家自然是热闹无比。

    不过居家过日子,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严家自然也不例外,嫁给严文刚这么些年,苏琼最重视的就是家里的独苗,好在女儿从小就听话,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很少让家长操心。

    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掉以轻心,在单位,苏琼见多了去妇科预约手术的十七八的年轻女孩,也听多了各种版本的糟心事,作为一个医生兼母亲,她是既痛心又担心。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刚高考完,她就撞见女儿跟陈乔山腻歪的场面,这让苏琼如何能接受?

    社会太复杂,女儿又太年轻,她是苦口婆心地讲道理,可惜原本听话的女儿一夕之间就变了。

    苏琼是不怎么待见陈乔山的,不管是外在条件还是家庭底蕴,当妈的都认为,对方配不上自己女儿。

    可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她的预料,那个有点邋遢的年轻人突然间就名声大噪,不光拿下省状元的名头,后来更是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报纸上炒的话题人物。

    这有点超出苏琼的预计,不过不管怎样,她总是看陈乔山不顺眼,在家里闲聊的时候,还惹得丈夫笑话,说她是有偏见。

    苏琼也有点纳闷,想了很久才找到原因,她发现陈乔山这个人很复杂,几次打交道都是不卑不亢,让人摸不着虚实,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城府,自然不符合她心中女婿的人选。

    可事情很难办,陈乔山跟女儿一起进了北大,总不能陪着闺女上学,苏琼只得每天晚上打女儿宿舍的电话查岗。

    陈乔山要是知道未来丈母娘的手段,估计得气吐血,难怪打了几次主意都落空了,原来背后还站着这么一位老佛爷。

    看着寒假回家的女儿,苏琼总算是放了心,女儿不仅回来了,还带着一笔奖金回来,这让严家夫妻都很高兴。

    苏琼今天的心情本来挺高兴的,不过接到邻居的短信,她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虽然短信里语焉不详,不过苏琼不用想也知道,是陈乔山那小子上自己家了,这还得了,她马上托人代班,又叫上丈夫一起回了家。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听着女儿的问话,苏琼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倒是严文刚还是一副好脾气,他也没提陈乔山的事,“单位的事忙完了,就接上你妈回来吃个午饭。”

    严小沁何其聪明,医院里值班可没那么方便回家,这明显是奔着陈乔山来的,她也是无可奈何。

    陈乔山暗暗琢磨着,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啊,这也太邪门了,怕啥来啥,不过都被人堵家里的,他也无话可说,很是光棍地迎了过来,“叔叔、阿姨,过年好。”

    人家都主动打招呼了,大过年的,苏琼也不好板着脸,只得勉强挤出个笑容说道:“小陈来了!”

    严文刚倒是没多大意见,女儿大了,总有谈朋友的时候,话又说回来,这小伙子还是不错的,他不由招呼道:“都别站着了,都坐。”

    末了又对着女儿说道:“家里来客人了,也不知道招呼下,怎么什么都没准备啊?”

    严小沁娇嗔道:“爸!”

    陈乔山心情稍微放松了下,看得出来,严文刚还是很好相处的,话虽如此,他也没掉以轻心。

    果然,接下来基本就是刨根问底的老戏码,陈家的详细情形被苏琼问了个详细,陈乔山什么都没隐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把家里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严文刚没什么反应,倒是苏琼的面上有点变化,也难怪,农村家庭,兄妹四个,家里能宽裕才叫怪事。

    严小沁毕竟没什么经验,她没发现母亲的异样,只是听着陈乔山跟父母的谈话,心里却琢磨着,这或许就是他口中所谓的见家长吧,想到这,她心里就涌起一阵别样的心思。

    严家人还是比较有涵养的,并没有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也可能是因为初次登门,都还保持着克制,不管哪方面的原因,第一次会面算是比较和谐的。

    陈乔山也没多待,他是惯会察言观色的,苏琼面上虽然始终带着笑,不过那丝牵强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日子还长,惦记人家的闺女的,就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听到陈乔山要走,严小沁明显很不乐意,这马上就是饭点了,没道理男朋友来家里连顿饭都混不上。

    “小陈啊,留下来陪我喝两盅,哪有中午往外走的道理。”严文刚是真心留人,女儿如今也大了,不管怎么样,面子总得顾上。

    陈乔山笑道:“叔,还是下回有机会吧,我今天是真有事。”

    众人心里都清楚,这是明显的托词,不过谁都没再说什么,陈乔山还是告辞离开了。

    严小沁跟着送了出来,她明显带着点情绪,脸上一点笑意都没,陈乔山笑道:“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就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严小沁本来还冷着一张脸,不过听他这么一说,哪还能绷得下去,马上就笑得不行了。

    陈乔山也乐了,看来这句玩笑话还是有效果的。

    “讨厌啊你,总是戏弄人家。”严小沁笑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又忍不住埋怨道。

    “你这不是冤枉我吗,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

    两人都是聪明人,谁也没再提刚才的事。

    严家所在的单元离小区大门不远,可两人愣是走了老半天,很是意外地,严小沁腻歪得紧。

    倒不是陈乔山故意拖延,他知道,苏琼这会儿八成就在阳台上盯着下边的动静,可他也没办法,严小沁挽着他的胳膊,牢牢把握住了节奏。

    陈乔山不傻,严小沁应该看出了点什么,这是母女俩在斗法。

    他有点感动也有点心疼,她的做法无疑是幼稚的,母女间的战斗肯定会助长家长一方的疑虑,最终只会加深苏琼对自己的偏见,可他并没有说什么。

    陈乔山心里清楚,苏琼的担忧很正常,做法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哪个做家长的恐怕都会从长远的角度考虑,最起码,她也就脸色难看了点,如果连这点都接受不了,又何必去惦记人家闺女。

    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房子、车子、票子,已经渐渐成为结婚最主要的衡量指标,这不是因为社会太功利,而是因为生活太现实。

    生活是残酷的,有时候,你不得不被迫做出一些选择,哪怕是违心的。

    陈乔山这辈子最不用担心的就是钱,最忧心的却是怎么去守住一段平凡的感情。

    他看着身边明显有些神思不属的严小沁,笑着说道:“别想多了,你妈那点问题压根就不算问题,你放一百个心,这辈子你肯定是我陈家的人。”

    严小沁不禁气结,笑骂道:“陈乔山,你太不要脸了,谁是你的人啊……”

    两个年轻的男女,在小县城的路口笑闹着,引得过往的行人侧目不已。

    没人能够想到,就是这两个神采飞扬的年轻人,在几年后,会给这个小城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