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二百零九章 天生犯冲

    每年腊月是最忙的时节,于是民间有了忙年的说法,其实,年后也丝毫不轻散。

    年初八,谷日,乡下百姓在这天祈求天朗气清、五谷丰登,是难得的吉利日子,商人也大多在这天开张,国内的股市也选在这天开市。

    择吉选期,这无关风水玄学。

    几千年的老传统,经年累月传下来,总得有点剩下的,真要细究起来,这或许就是底层百姓的信仰。

    说信仰或许有点夸张,图的无非就是一个好兆头,陈乔山也不能免俗。

    昨天路过镇口的时候,那里已经支起了不少摊子,不过生意很是冷清,陈乔山停车看了看,最后选了顶帽子,大红色的,头前嵌着一个牛头,很是招眼。

    “这是那个美国篮球队,姚明的,十五块,你要就便宜点,十二。”那个摊主老太太是这样推销自家商品的。

    虽然话里漏洞百出,不过陈乔山并没有计较。

    他没好意思跟人讲公牛跟火箭的区别,也没计较这帽子为啥连牛角都是红的,十来块钱的东西,质量也就差强人意,他看重的就是那个意思,红色和牛,在股市都是极好的兆头。

    初八,陈乔山起了个大早,不过陈卫国跟陶秀英起的更早,这是两人多少年养成的习惯,也是陈家四个儿女能吃饱穿暖的最大保障。

    “老二,起这么早,怎么不多睡会儿?”看着儿子在院里洗脸刷牙,陈妈问道。

    “妈,我就不能早起啊?”

    “你们兄妹几个,哪天早上不是等饭好了喊你们才起?”陈妈很是不屑。

    陈乔山琢磨了下,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也没好意思再提这茬,“妈,我一会去镇上,估计得下晌才回来。”

    “你又去干嘛,自从考上个鬼大学,心就野了,在家一天都待不住。”陈妈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

    陈乔山凑上前笑道:“我哪惹您不高兴了,你说出来,我马上改。”

    “一边去。”陈妈很有点气不顺的样子,“我算是明白了,养儿子是真没什么用,操不完的心。”

    陈乔山感觉挺奇怪,这明显是话里有话,陈妈的性子一向爽利,不过今天跟平时完全是两个样子,他小心地问道:“妈,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你这是生的哪门子气?”

    陈妈瞪了儿子一眼,没吭声,自顾自地忙活着,陈乔山只得尴尬地待在一边,好半晌,陈妈才开口问道:“你昨天干嘛去了?”

    “送老三去一高啊,你不是知道吗?”

    “送完以后你又去哪了?”

    陈乔山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不过一时也没想明白,去严家的事怎么就传到陈妈耳朵里了,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小五,这倒霉孩子昨天晚上拿着手机捣鼓半天,八成是她告的密。

    不过现在也不是找小五算账的时候,他只得讪笑着说道:“昨天送完老三,时间还早,我就顺路去同学家坐了会儿。”

    “是暑假来咱家的那个女同学吧?”

    “妈,你记性真好,她就来那么一回,你就记住了。”陈乔山上赶着说着奉承话。

    陈妈才不吃这套,又瞪了他一眼,教训道:“你也不小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年初几的,空着手就敢登门,这是谁家的规矩?你这不是让人看咱陈家的笑话吗?”

    陈乔山只能老实的听着,虽说他真的挺冤枉的。

    他昨天原本没想着去严家,谁能想到苏琼跟严文刚突然就杀回家了,早知道那样,他肯定不会去找不自在,不过这话不能跟陈妈说,不然还得挨埋怨。

    陈妈唠唠叨叨好一会,不过听了一阵子,陈乔山就感觉有点不对味,她这是把严家人也埋怨上了。

    “你说也是的,不管怎么说人都上门了,这严家连顿饭都没留,也真好意思,大年初几的,上门就是客,大中午的让人往外走,这是哪门子道理,让我说,这严家的屋里人也是有问题……”

    陈乔山这是听出来了,陈妈这是在抱不平,不过这事还真不好办,他理解陈妈,也同样明白苏琼的心思,谁家的儿女谁心疼,这丈母娘跟妈恐怕就是天生犯冲。

    问题有点严重,陈妈这就把严家人惦记上了,将来两家要是真走到一块,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

    陈乔山有点头疼,这事还真不好说什么,他又不敢触陈妈的霉头,不然肯定被唠叨个没完,只得老实待着,且捱着吧。

    时间还早,陈乔山坐在灶门口陪着陈妈做早饭,他心里清楚,陈妈也就是嘴上不饶人,只要这阵过去了,事情也就平息了。

    好不容易,等到早饭做好,陈妈终于停止了唠叨,这才去把两个闺女喊了起来。

    看到小五揉着眼睛出来了,听了一早上唠叨的陈乔山是气不打一处来,“陈月,你今儿老实在家写作业啊,白天要是再敢乱跑,看我不捶你。”

    小五睡眼惺忪的,刚睡醒,脾气能好了,一听他这话,顿时就懵在那,委屈地盯着陈乔山,眼眶竟然慢慢泛红了。

    陈乔山立马就警觉起来,这位也是有脾气的,真惹急了一会儿就别想清静,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小五竟然站在那哭了起来,很快就把一家子全引了过来。

    “我的小姑,你这刚起来怎么就开始嚎上了?”陈妈很是头疼,不过到底是当妈的,女儿哭得伤心,她也只能上前,一边劝着还一边熟练地把闺女乱蓬蓬的头发挽了马尾,又从手腕上拿了个皮筋扎了起来。

    “妈,二哥欺负人,我刚出来,他就说要捶我……”小五果然是个厉害的,重点是一点没提,这扣帽子的本事真是一等一的。

    陈妈闻言不禁瞪了儿子一眼,陈乔山没辙,只得申辩道:“我让小五写作业,这都初几了,她寒假作业一点没写。”

    “怎么没写了,我语文都写完了。”有了陈妈在身边,小五可不怕陈老二,直接反驳道。

    陈乔山感觉脑仁疼,他瞅着在边上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陈婉,皱了皱眉,直接开口交待道:“老四,你今天在家看着她写作业,要是敢不听话,你就揍她。”

    陈婉也是人精,浑当没听见,施施然提溜着热水瓶去一边洗脸刷牙。

    陈乔山没辙了,也只能自认倒霉,好在陈妈是镇得住场面的,小五很快就止住了声气,低着头让陈妈帮着把脖颈上的头发理顺,趁着有闲,她还哽咽着问道:“妈,早上有锅巴吗?”

    ……

    陈乔山看着眼前这对配合默契的母女,差点没气出个好歹,他总算是明白了,为啥陈家父子以前在家总不吭气,家里有这么几个厉害角色存在,保持沉默才是上上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