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215章 乱起

    国内经济界,学者之间的理念冲突一直都存在,骂战就成了必不可少的戏码。

    这也不是国内所特有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学术之争比起民间口角往往更加火爆。

    学者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大部分都是比较有涵养的,不过那只是在一般情况之下,真要惹恼了知识分子,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邹恒甫骂张维迎下九流,许小年骂李稻葵斯文扫地、学界悲哀……此类事是数不胜数。

    当然,这些都是口舌之争,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学术打压,在学界也是再正常不过。

    有个舶来词叫霸凌,是从“bully”这个单词音译过来的,内里就含有极强的攻击性,可见,古之一理,概莫能外。

    在国外的经济学界,因为学术争论或者意见纷争,受到打压甚至霸凌的例子很不鲜见。

    虽说西方崇尚言论自由,不过真实的情况也没好多少,所谓自由,就是你的观点跟主流意识形态相左,那么你就找个旮旯自个和泥儿去,别出来碍眼。

    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丢工作那都是小事,对于搞学问的人而言,观点不被人接受才是最苦闷的。

    陈乔山是一点都不苦闷,他虽然经常开炮,不过那都是有目的的。

    想出头,你就得熬着,被人骂那是轻的,不得不说,最好的出名方式就是炒作,而最好的炒作就是骂战。

    有来有往才叫热闹,而国人又都喜欢看个热闹,经过半年的纠葛,北大乔山在金融界算是有了那么点名声,说扬名立万还嫌太早,不过好歹有了点影响力。

    陈乔山知道,炮轰这炮轰那,效果其实很一般,年底的那次经济预测才是最受关注的。

    不管在哪个领域,从来都不缺聪明人。

    有问题,明眼人都看得明白,看明白不等于说出来,有些是不愿意出头,有些是不能出头,明哲保身毕竟是聪明人的第一选择。

    陈乔山不蠢,他懂得其中的道理,不过想成功,你就得付出点代价,有的代价他能承受,有的他担不起,这中间就得有个取舍,虽然大多数时候他很难做出判断。

    不过对于李素这样的,陈乔山还真不用犹豫什么。

    这个自称把互联网跟风险投资引进国内的牛人,他翻遍了北大图书馆,也没检索到相关的资料信息,不得不说,这人肯定是个骨骼清奇的人才,可奇怪的是,这么些年下来愣是没人站出来说破。

    对于这样的人,自然怎么来的怎么骂回去。

    陈乔山并不清楚网上的详细内容,孙胖子说的不清不楚,不过从只言片语中他也大概了解了些相关的信息。

    他有点好奇,这李素怎么就知道自己买st中燕的事了,琢磨了很久,陈乔山才找到点头绪,问题应该出在严教授的那堂课上,他听严小沁提过一次,说是课堂上的事被人贴上了一塌糊涂,想来消息就是通过这个渠道流传出去的。

    想到一塌糊涂,陈乔山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能跟fm365比肩的民间论坛,注定活不了多久,他心里也有点遗憾,在论坛跟域名之间,他注定只能选择一个。

    ……

    人跟人是有区别的,骂人也得找个适当的地方。

    《人明日报》曾经在同一期的相同版面,刊登了两个经济学者争锋相对的两篇文章,同台打擂,这在九十年代初还是很罕见的,其中一个作者就是光华的现任院长。

    陈乔山自然不指望登上传统媒体,他还没那个资历跟人望,唯一能露露头的也就网络上。

    如今的网络监管很松散,各种乱七八糟的网站是层出不穷,陈乔山跟搜狐财经的编辑有联系,想发个文章还是比较容易的。

    当下的财经频道还比较小众,即使是十年后,也是受众有限,各大网站间的竞争自然是刀兵相见,有争论自然是最受欢迎的。

    第二天一早,陈乔山又跑了趟镇上,不过这次待的时间不长,弄得那个很是熟悉的网吧老板都有点奇怪,这小伙经常在角落一坐一天,今天这是咋了,网吧老板心里泛起了嘀咕。

    陈乔山自然不会注意到网吧老板的异样,他刚才看了眼屯河股份的走势,标准的教科书级洗盘方式,缩量阴跌。

    看得出,主力的操盘手还真是个人物,就这走势,多大胆的散户估计也得被吓跑。

    陈乔山也无计可施,看着心烦,还不如早点回家。

    刚进家门,就看到陈妈把两块已经熏干的肉块拿了出来,晾在院子里。

    “妈,这是什么肉,怎么这鬼样子?”

    “兔子肉。”陈妈看到他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不由有点高兴,儿子大了,在家也住不了几天,她自然也想多看看,不过嘴上却是不会说的。

    “啥时候买的,过年咋没弄点。”陈乔山来了兴致,兔子肉虽说不稀罕,不过味道确实不错,作为一个标准的吃货,看着两块丰美的食材,他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陈妈解释道:“不是买的,是小陈他妈腊月间送来的,说是小陈他舅在地里抓的野兔子。”

    “哪个小陈?”陈乔山有点疑惑。

    陈妈白了儿子一眼,“还有哪个小陈,不就你在砖厂处的那个朋友吗?”

    “你说陈猛啊。”陈乔山恍然,“他不是跟他爸一起去东莞了吗?”

    这年头的东莞,远没有后世那么大名声,不过也是劳动力紧缺的地方,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在东莞,除了市区,基本都是电子厂的地盘,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倒闭潮是迟早要到来的。

    陈妈笑着说道:“就是他,他家也是个有心的,去年咱家盖房,上梁那天小陈跟他爸还特意跑来帮忙,年前,他妈又过来一趟,还了两千块钱,说是他爷俩都进厂了,这不,还送了不少风干的兔子肉。”

    陈乔山笑了笑,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子女。

    小陈跟他非亲非故,头次见面,就帮了他不小的忙,这不是那些看你可怜,给你十块二十块的,那是真正的下苦力,在泥地里捡泥球,没干过这活的永远体会不到其中的辛苦。

    不过陈乔山很快就发现点问题,“妈,不是送了不少嘛,怎么就剩俩了?”

    陈妈没好气地白了儿子一眼,“拢共五块,你爷奶不得送一块啊,送恭贺的时候又用掉两块,剩下的全在这了,你个没良心的,难道我跟你爸偷吃了不成?”

    陈乔山有点尴尬,他讪笑道:“妈,看你说的,我就是随便问问。”

    顿了顿,他又问道:“你这是准备全做了?”

    “先晒晒,回头老四去一高,让她带一只跟老三分分,你走带一只。”

    陈乔山顿时乐了,这可是稀罕玩意,前王村这地方虽然是丘陵地带,可山上全是石头,野兔子都少,就是有也你也逮不着。

    因为少,才尤其显得珍贵,不止是野兔子。

    陈乔山把稿子发到了搜狐财经编辑的邮箱,就没再管,后面的事不是他能掌握的。

    可事情就那么邪门,就在他稿子发出去的第二天,那个套牢千万股民的股市刺激政策,提前两天出炉了。

    2004年1月29号,注定是历史性的一天,******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证券市场宏观管理的通知》,这则通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国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