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关门弟子

    陈乔山心里清楚,盯着一塌糊涂BBS的,可不止自己一家。

    由于一塌糊涂的源代码是开源的,做一个翻版的论坛相当简单,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论坛被关以后,前后出现过几家相似的站点,却基本都惨淡收场。

    陈乔山并不急于整合,太匆忙或许会适得其反,先留住用户再慢慢导流,好在青山网络介入的早,时间很充裕,倒不用担心会被人横插一脚。

    孙光明的动作不慢,没用多久,联想裁员门再次发酵,网上又掀起讨论的热潮。

    热度总有消散的时刻,高潮到了,离平息也就不远。

    从新闻炒起来的那一刻起,事态就偏离了原来的方向。

    在水军的刻意引导下,网民对联想裁员失去了兴趣,话题逐渐转移到收购IBM的八卦上面。

    猎奇是人类的天性,不管怎么看,如今的联想都不是IBM的对手,可蛇吞象的故事又是民众所喜闻乐见的。

    在一帮有心人的推动下,联想并购案瞬间就成了街谈巷议的焦点。

    国人多少都有一些大国情结,希望被西方认同,尤其是加入世贸组织以后,这种情结就更加凸显。

    联想如今还是一家本土企业,更是国内的一家行业标杆,如果并购案真的实现,影响力自然非同一般。

    在一番推波助澜之下,因为联想并购案,网民又互怼了起来。

    有支持者就必然有反对者,观点不同的两帮人针尖对麦芒,在网上斗得很是热闹,裁员门反倒被人遗忘了。

    仅仅三天时间,网上的舆论就波及到了传统媒体。

    《联想并购IBM?》,类似的新闻连续被纸媒转载,话题的热度不断被推高,不可避免引来了市场的波动。

    联想的高层很高兴,不仅裁员风波过去了,公司的股票竟然也止跌回升。

    并购案暂时不宜对外公布,联想集团也出面澄清这是谣言,可连番炒作之下,愣是没人理会,声明发出去以后,相信的人反倒越来越多。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谣言多重复几遍,假的也成了真,联想的股价竟然接连暴涨,让一些投机者狠赚了一笔。

    陈乔山对眼前的形势很满意,挖地基挖出贵金属的谣言都能让地产股涨停,相比之下,并购案靠谱多了。

    联想并没有联系这边,不过肯定清楚这次事情的因由,陈乔山也不担心,大不了多等两天,想来对方总不至于赖账。

    ……

    事情有了眉目,陈乔山暂时清闲下来,还没等缓过劲,他就被严教授的一通电话给叫了去。

    严智杰教授这学期没有开课,已经彻底告别了讲台,年龄到站的学者很少继续参与教学,一方面是精力毕竟不如年轻人,与此同时,编制问题也是个难题。

    熟门熟路地找到市场经济研究中心,陈乔山敲开了严教授办公室的门。

    “进来。”严教授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陈乔山推门而入,进入里间,他笑着开口说道:“严教授,您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来着?”

    几次接触下来,陈乔山对严教授已经相当熟悉了,他心里有几分佩服,也有几分感激,学术成就暂且不论,眼前这位最起码是一个正直的学者。

    “来了,你先随便坐一会儿,我忙完剩下这点咱们再聊。”严教授显得很随意,压根没拿他当外人。

    陈乔山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得在会客沙发上坐下,他可是有心里阴影的,上回来这愣是被晾了几个小时,印象可谓深刻。

    好在今天没等多久,严教授不久就从办公桌后走了过来,径直坐在陈乔山对面,笑着问道:“说说,你最近怎么样?”

    陈乔山略感尴尬,他这段时间经常逃课,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自是不会说,只得敷衍道:“还成吧。”

    严教授笑道:“这段时间没见你折腾,我倒是有点不习惯。”

    陈乔山一滞,没成想严教授倒开起了自己的玩笑。他稍微放松了点,尝试着问道:“严教授,您今天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看得出来,严教授心情确实不错,“跟我说说,上次的出口从量税是怎么回事?”

    陈乔山松了口气,原来是为这件事,他不由轻松不少。

    “我是无意间看到的,当时不清楚从量税是怎么回事,这才去图书馆找资料仔细研究了一番。”

    “你倒是看得明白。”严教授感叹了一句。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种事靠网络是不行的,你就没考虑过写成论文?”

    “论文?”陈乔山不由苦笑:“还是算了吧,我的水平有限,再说了,就是写了估计也没地儿发啊。”

    这是实话,在国内,资历很重要,不管干什么,都得论资排辈,国内学术界,很少见凭借一篇论文扬名的,尤其是经济学界。

    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年轻的经济学天才,国内却很少见到,这也算是学术界的悲哀吧。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严教授这句话意味深长,陈乔山也有点拿不准他的意思。

    “你稍等一下。”说完,严教授就起身走到办公桌边,拿起电话拨了出去,简单说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

    陈乔山有点疑惑,不知道严教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对方不开口,他也不好多问什么。

    不久,一个中年人走进了严教授的办公室。

    “老师,您找我?”

    “来,我给你们介绍下。”严教授笑呵呵地说道:“小刘,这位就是陈乔山,北大乔山,你想必是听过的。”

    “这是刘伟教授。”

    刘伟?陈乔山心里一惊,他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

    眼前这人四十不到的模样,相貌儒雅,带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颇具学者气度。

    陈乔山知道,这人就是严教授的衣钵传人,是经济学院新上任的一把手,也是位著名的经济学者,可惜最终却弃学从政走上仕途。

    “刘院长,你好。”陈乔山主动招呼道。

    “你就是北大乔山?”刘伟盯着陈乔山,眼里的探究怎么也藏不住。

    严教授笑道:“这还能有假,人我给你找来了,后面的你俩自己聊。”

    陈乔山有点莫名其妙,他忍不住疑惑地看了严教授一眼。

    “不用看我,刘伟是我的学生,算是你的师兄,有什么疑问,你问他好了。”严教授看穿了他的心思,笑着补充了一句。

    刘伟已经毕业小二十年了,可在严教授这里就平白就矮了一辈,陈乔山可没攀交情的打算,问道:“刘院长,今天是你找我?”

    刘伟浑没在意严教授的说辞,他笑着说道:“对,是我找你,我听老师提过,你是他的关门弟子,以后咱们平辈论交。”

    陈乔山这回是真的被惊住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严教授的关门弟子了,这事透着古怪,他下意识地看了严教授一眼。

    严教授很是平静,“刘伟从本科到博士,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他不仅是产业经济学方面的专家,也是《经济科学》的主编,你以后有问题多向他请教。”

    陈乔山有点明白严教授的苦心了,心里有点感动也有点惭愧,这分明是在帮自己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