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五百一十七章 劝服

    这一顿饭吃下来,不仅是陈乔山,张伊一也有些神思不属。

    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弟不假,可关系并不相熟。

    虽然彼此间都好奇对方这些年来的生活经历,不过毕竟是第一次私下接触,能聊的话题不多,而且也不好过多打探。

    张伊一知道,网上那些流言很多都是无稽之谈。

    陈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更没有深厚的背景,一切都只不过是谣言而已,不过张伊一心里的担忧并未尽去。

    细究起来,陈乔山与李晓·琳是对等的存在,于她都是亲人,虽然两人的生活并未有过交集,但是惦念了父亲二十多年,遇到陈乔山,她心里自然而然便多了一份亲近。

    张伊一能感觉出来,两人之间有一些尴尬。

    有血缘关系不代表有亲情,她和李晓·琳与亲姐妹无异,但跟陈乔山相处起来,多少还是有一些隔膜存在,短时间内肯定是无法消除的。

    张伊一本就是文静的性子,平时话也不多,问了几句网上的事,便没了话题可聊。

    陈乔山能觉察出张伊一的关心,不过如今这个情况,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两人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聊着,总算是把时间应付了过去。

    散场之前,陈乔山说道:“小五一直惦记着跟你联系,上次没见着,她很是遗憾,我送她们回家的时候,她特意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说着,陈乔山就把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这是一张小五和陈卫国的合影,照片是去年拍的,当时陈乔山刚成为省状元,记者去前王村采访,帮着陈家人拍了不少照片,这就是其中一张。

    照片里,小五喜笑颜开地挨在陈卫国身边,小丫头脸上的笑容外溢,使得整张合影都显得很是明快。

    照片拍自于陈家的老房子前,周围的环境看着不是很好,依稀还能看到屋脊处的几根野草,陈家老屋的沧桑一览无遗。

    张伊一却没时间想这些,不用说她也知道,站在小丫头身边那个皮肤糙黑衣着土气的中年男人,就是她的父亲无疑。

    她曾无数次幻想过陈卫国的样子,望着照片,父亲的影子终于彻底清晰,她心里是百感交集,眼眶都微微泛红。

    去年的时候,陈家的条件很是不宽裕,陈家姐妹的穿着远没如今这般时新,小五自是不例外。

    可看着照片,张伊一心里仍然满是羡慕。

    从小到大,她从未体验过完整家庭的温暖,从记事起,张伊一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外公外婆生活,不提父亲,连母亲都少有陪在身边的时候。

    看着站在父亲身边笑得跟一朵花似的小五,张伊一心里很是难过。

    看得出来,陈家的条件并不是太好,不过小丫头却是无忧无虑的,反观自己,张家虽从未短了她的吃穿,可看着身边的同龄人,张伊一很少有真正开心的时候,哪怕是面对李晓·琳,她心里也隐隐有着几分自卑。

    看着张伊一泫然欲泣的模样,陈乔山心里也很是唏嘘。

    虽然活了两辈子,不过他仍然无法体会张伊一的心境。

    陈卫国和老奶心心念念都是她,陈乔山不知道张伊一的想法,不过促成父女团圆总是不会错的。

    照片当然不是小五交托的,那丫头也不可能想到这些,不过惦记张伊一倒是真的。

    照片是陈乔山准备的,他挑选了很久,最开始选的是陈家六口人的合影,后来又换成陈卫国父女四人,最终,他挑了这张只有两人的合影,原因很简单,看着小五,张伊一或许会有更多的感触。

    等了一阵,见她情绪稍微平复下来,陈乔山开口说道:“这就是咱爸,他以前在砖厂做工,干的都是力气活,照片有些显老,这一年多没在砖厂下苦力了,人精神了不少。”

    张伊一怔怔地看着照片,一直不吭声,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陈乔山也没多想,又继续说道:“二十多年前,跟张家比,陈家就是个农村的破落户,当年的事,咱爸未必有选择的权利,但是他肯定一直惦记着你。”

    “我跟老三老四从小就知道上头还有个姐姐,在家里,我排行老二,村里人经常这样叫我,就是小五那丫头,惹恼了也会喊我陈老二,在咱爸心里,你才是陈家的大丫头。”

    听到这,张伊一哪里还忍得住,泪珠子夺眶而出。

    张伊一姓张,可打小她就知道,自己不是张家人。

    张家的当家人是大舅和小舅,虽说两人对她很亲,可在两个舅妈眼里,她仍然是个外人,相处起来亲热中却带着明显的疏离。

    至于李家,除了李晓·琳,恐怕没人把她当亲人看待,这一点她很早就看得明白。

    张伊一心里是万般委屈,在燕京生活了二十多年,可丝毫没有归属感可言,只有千里之外的陈家当她是自家的孩子,仔细想想,她是既感心酸又带着几分期待。

    陈乔山这次过来,就是想完成陈家老奶和陈卫国的心愿,不求张伊一能认祖归宗,能让她回一趟前王村,他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见张伊一情绪好像有所松动,陈乔山趁机说道:“老奶一直惦记着你,咱爸也是如此,你如果愿意回老家看看,不拘什么时候,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不管你姓什么,也不管你将来何去何从,你都不必想太多,陈家不会要你付出什么,只希望有机会你能回去看看。”

    话说到这,陈乔山也就不再多说。

    他不知道张伊一愿不愿意去前王村走一遭,不过这不是能勉强的事,既然答应了老奶,做到这一步,陈乔山也算是忠人之事了,至于结果,就不是他能左右的。

    出乎陈乔山的意料,等了一阵,张伊一突然开口道:“十一有时间,不知道你到时方不方便?”

    陈乔山问道:“国庆节期间?”

    张伊一点了点头,算是确认下来。

    陈乔山很想说没时间,时机太过凑巧,不出意外,那阶段油价将到历史的最高点,薅羊毛正当时,他必须去香港盯着。

    更为重要的是,这是做空原油期货的最佳时期,一旦错过了,最近几年很难再找到这样的机会。

    虽然可以全权委托给UBS,不过这么大手笔的金融投机,不去看看,总是有些遗憾的。

    思来想去,陈乔山到底还是答应下来,“成,到时候我带你回老家走一趟。”

    虽有犹豫,陈乔山却不敢不答应,要是让老奶知道他胆敢放张伊一的鸽子,说不得,这以后在陈家,他耳边就别想有个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