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五百五十七章 预测

    再次遇到到陈乔山,田源自然想跟对方好好聊聊。

    国际市场鱼龙混杂,投机客遍地,各类消息满天飞,尤其是国际原油,见天嚷嚷着看穿大势的不少,但真正敢于下注豪赌的不多,在资本为王的期货市场,二八法则同样适用,能成功的只能是极少数,一着不慎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以小博大一夜暴富的也不是没有。

    同为董系企业家之一的卢健,九十年代初曾在国际期货市场豪赌一把,一次投机,挣下了足够一辈子花用的财富,这在当时曾引起好一阵波澜。

    正是那次投机,卢健一举完成财富积累,这也让他成为师兄弟里这十几年来过得最自在的,这一切田源都看在眼里。

    如今陈乔山极有可能复制卢健的旧事,作为当年的见证者之一,田源难免会有几分好奇,他说道:“陈总,青山资本在鹏城也有业务?”

    陈乔山道:“那倒没有,我是路过,借道去香港。”

    “是嘛,那我们是同路人。”田源心头一动,没话找话随口就来了一句。

    陈乔山当初的预测言犹在耳,国际原油价格接连突破历史高位,一切都被印证了,他选择这时候去香港,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两人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要是一见面就往投资上扯,未免有点交浅言深,田源只得捡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聊着,“陈总,你是南阳人?”

    “邓州人。”南阳和邓州几十年的纠葛,作为一个地道的邓州人,陈乔山特意纠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徒劳,在外人眼里,南阳无疑要知名许多。

    “我是开封人,咱们算是半个老乡。”田源套了句近乎。

    开封和邓州两地差了七八百里,这老乡未免远了点,不过好歹是一个省的,陈乔山笑道:“田总,咱俩不仅是老乡,还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这话怎么说?”田源有些不明所以,两人一共就见了两次,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战友是从哪论的。

    陈乔山把手头的杂志露了出来,这是刚在机场买的,封面标题极其显眼:天津一年丢失三千井盖,损失三百余万。

    田源略显无奈地笑了,不用看内容,他已经明白了陈乔山的意思。

    这几年关于井盖丢失的新闻很多,每次提起,豫省人必定被提及,搞得好像不偷井盖就活不下去似的,这种偏见的由来已经不可考,但很有时代气息,帽子实打实戴在豫省人的头上,洗都洗不脱。

    “看来得抽时间去大街上搞搞副业,不然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豫省人。”田源很是配合地自黑了一句,倒是让两人的关系拉进不少。

    两小时的航程,田源也不着急,聊了一阵闲话,这才问到正题,“陈总,你果然是慧眼如炬,上次说起原油的走势,我原本还没放在心上,结果最近油价连续突破历史高位,我算是见识了,陈总还真是年轻有为。”

    “田总见笑了,你才是期货界的前辈,我一个后辈,班门弄斧两句,当不得什么。”陈乔山谦虚了一句,对于田源这一代企业家,他还是相当敬重的。

    包括董系企业家在内,这帮人有一个特别的标签,92派企业家。

    邓公92南巡之后,大批政府和科研院所的公职人员受此影响,纷纷辞职下海,这帮人成了国内第一批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者。

    田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曾是国内最年轻的司局级干部,再如卢健,是琼州省内最年轻的处级干部,这样的例子不要太多。

    “陈总,你这次应该所获不菲吧?”田源半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

    卢健挣了一笔在当时堪称天文数字的财富,转身就跑到欧洲游山玩水晃荡了几年,最终在瑞士迷上了滑雪,还一滑就是一辈子,最终还搞起了专业的滑雪场。

    不过在田源眼里,他那个师弟明显把做企业当成副业,更主要是为了满足他的个人爱好,不然燕京南山滑雪场的山背面就会对外开放了。

    田源有几分好奇,陈乔山如此年轻,他如果投机成功,将来会有什么打算?

    陈乔山笑了笑,他不知道田源的想法,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这一次确实赚了不少,但陈乔山并没有金盆洗手的意思,钱还没到手,用途都已经规划好了,还真没选择的余地。

    “赚了一些辛苦钱,不足挂齿。”陈乔山很是低调,但真要保持低调,也是不可能的,这笔期权一旦交割,一个多亿港元的收益,必然会在全港引起轰动。

    田源没继续追问收益的问题,毕竟两人还没熟到这份上,他趁机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陈总,你对后市有什么看法?”

    陈乔山料到会有此一问,要是只谈油价大趋势,他比资深交易员都专业,但涉及到具体的走势,却不好多说,尤其是近期的走势,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还是清楚的,“我觉得5美金不是,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

    “还会继续走高?”

    目前的行情已经远远超出历史高点,而且消息面也不太好,美国都开始动用原油储备平抑油价,在这种情况之下,承压已是必然。

    “这是我的判断,至于能涨到多少,我不敢断言,但继续走高是肯定的。”陈乔山的语气相当地坚定,丝毫不给人质疑的余地。

    田源感觉有点不靠谱,不过想到上次见陈乔山的情景,他觉得还是不能过早下结论,“按照历史走势判断,油价还没有如此剧烈地波动过,这有些解释不通?”

    “很多人习惯于用历史数据分析当下的经济走势,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或者说是错误的,历史行情有参考性,但数据迟早是要被改写,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陈乔山自然不会跟田源谈理论依据,那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但论起做神棍的水平,却无人能出其右。

    “所有人都认为今年的油价高,但我觉得不尽然,说不定再过五年,今年或许会成为历年的低点,未来的走势谁又说得准?”

    陈乔山用车轱辘话给糊弄过去了,他的预测现在看来很是可笑,但该来的总会来,油价在这次震荡过后,将一路走高,最终在08年达到每桶147美元的高位,这是谁也料想不到的。

    两人聊了一路,陈乔山没有太过出奇的观点。

    田源有些失望,但凡投机客,性格都比较强势,甚至偏执,习惯于向旁人输出观点,他从陈乔山身上完全看不到这点,但又能感受到对方的自信,田源感觉有点矛盾,但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下了飞机,已经是凌晨时分。

    刚下廊桥,田源问到:“陈总,有安排没,本地我有朋友来接机,这么晚了,要不一起?”

    陈乔山说道:“谢谢田总,不用麻烦,我已经预定了酒店的接机服务。”

    油价处于高位,形势瞬息万变,是一泻千里还是再创新高,局势随时可能见分晓。

    田源犹豫了一下,他也想看看陈乔山的预测会不会再次命中,想了想,他说道:“今天不早了,也没机会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我明早就得去香港,陈总,要是方便的话,不妨在香港聚一聚。”

    田源身份不一般,作为老乡,结交一下还是可以的,陈乔山道:“好啊,我这次在香港的行程不算短,田总要是有空闲,可以随时给我电话。”

    “那我们一言为定,我们电话联系。”

    直到上了车,田源心里还在思量,主要是陈乔山这人太年轻,当年卢健折腾的时候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可这位小老乡看着面嫩,不用说,离三十还远。

    田源琢磨着,明天或许可以找人了解一下陈乔山的虚实,这人的路数有点诡异,他也想看看,这次的预测到底能不能应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