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五百九十章 盘算

    就在中航油自曝亏损的前一周,陈乔山便已提前入场。

    以瑞银的渠道,再加上陈乔山的财力,如果有必要,肯定能筹集到更多的筹码,但艾略特还是相当谨慎的。

    按照早前的计划,艾略特从新加坡和香港两地的八家做市商手里,一共拆借到一千八百万股,占中航油流通股的0.9%左右。

    按照新加坡的市场监管条例,超过%才需要淡仓申报,艾略特控制了交易规模,从而避免了交易流程被强制披露,相对减少了沽空的风险。

    如果过早曝光,大股东必然会进行反击,尤其是对中航油这样的绩优股,轧空的可能性会无限放大。

    作为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之外的第四大国有石油公司,中航油在如今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艾略特不觉得做空是个好主意,他也不清楚陈乔山坚持做空的依据,尤其是在缺少消息面支撑的情况下,风险无疑会放大,但他也并未出言反对。

    最近油价暴涨暴跌,陈乔山选在此时下手,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而且他已经接连两次成功预判了原油的走势,艾略特也不得不承认,他手中的这位大客户做原油衍生品交易还是很有些门道的。

    …………

    大手笔的抛单必然会带来市场的震荡,即便是通过八家中间商,中航油股价的波动仍是未能幸免。

    即便如此,艾略特仍是把握住了时机,将卖盘价控制在两新元附近。

    在中航油亏损曝光之后,他心中的担忧终于是尽数散去。

    仅是周一一个交易日,陈乔山就已经实现大笔的账面浮盈,在事情未明朗化之前,明眼人都能看清楚,股价还有进一步下挫的空间,获利或许不仅止于此。

    艾略特也只能感叹陈乔山的好运气,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准确把握住了市场的节点,除了归结于运气,艾略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针对中航油的自爆亏损,市场的反应不一。

    中航油不是期货衍生品投机商,按照业内常态,套期保值属于风险对冲,即便期货市场出现亏损,现货的收益也足以弥补损失。

    按照市场的猜测,中航油过往业绩亮眼,即便出现亏损,也不会伤筋动骨,毕竟还有巨大的国内市场做支撑,市场普遍认为中航油的股价下挫幅度有限,但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月22日,市场爆出消息,三井能源突然向中航油发出违约函,催缴保证金。

    作为中航油在原油衍生品贸易中的主要对家,日夲人的突然出手,令情况陡添变数。

    市场第一时间给出了反应,中航油的股价应声下跌,跌幅一度超过7%。

    新加坡股市虽没有涨跌幅限制,但连续两天大幅下跌,对于中航油这样的权重股来说,还是头一回遇到。

    23号,法国兴业银行也出具了违约函,追缴原油期货保证金,紧跟着,巴克莱资本、伦敦标准银行相继出手逼仓。

    暴跌再也难以避免,市场顿时一片混乱。

    本年度前三个季度,中航油的股价累积上涨超过80%,丝毫没有坠了亚洲最具成长性企业的名头,但涨得猛跌得更快,前后只用了不足五个交易日,一年的涨幅便被抹平了。

    市场的反应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即便没有准确的消息放出,但中航油的危机已经显露人前。

    市场总会先于预期做出反应,而先于市场做出反应才是最成功的投机。

    毫无疑问,陈乔山再次把握住了节点。

    艾略特心里也是惊疑不定,如果前两次是运气使然,但这次做空却有别于前者,不是仅凭运气就能做到的。

    反复琢磨之下,他觉得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陈乔山有不为人知的消息渠道,或者他有过人的眼光,艾略特心里更倾向于相信后者。

    对于中航油巨亏危机的爆发,陈乔山更多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关注事态的发展。

    截止到周五,中航油的股价已经直接腰斩,期间甚至一度跌破一新元。

    中间虽有投机资金入场,股价也一度出现小幅回调,但依旧难掩败局,大笔投机资金连同跟风的游资一起悉数被埋。

    陈乔山感觉这种情况似曾相识,这差不多类似于A股的翘板资金的套路。

    可惜的是,大部分套路都玩成了圈套。

    整个过程中,不同于艾略特的担忧,陈乔山很是淡然,怎么看都像是局外人,但是不管过程如何,利润是实打实的。

    截止到周五休市,陈乔山的账面获利已经接近一千八百万新元,折合人民币超过九千万,而且这还不是终点,最终能拿到多少,目前看来还言之尚早。

    陈乔山对此并不担心,他记得很清楚,下周还要坚持四个交易日,中航油才会迫于压力对外公布亏损5亿美金的事实,然后紧急停牌。

    想全身而退,目前看来完全不成问题。

    …………

    贾一楠还是很有效率的,只用了一周时间,便与北大就捐赠一事沟通停当。

    做空中航油的股票初见成效,陈乔山的心情自然差不到哪里去,对于一百万美金,他更是没放在眼里,掏起钱来也格外爽快。

    用贾一楠的话说,陈乔山如今还真有点暴发户的气势,花起钱来一点不心虚,当然,更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暂时找不到可以花钱的地方。

    男人和女人毕竟是有区别的,最起码严小沁就没有这份担忧。

    自从知道陈乔山将出席捐赠仪式,并正式接受媒体的专访,严小沁便多了一份工作,她开始负责打理起乔山的个人形象。

    “来,试试这两件。”严小沁拿着两套西服外套,让陈乔山试穿。

    捐赠仪式就安排在明天,届时不仅有学校和学院的相关领导,还有光华和经院的学生一同参与。

    这将是陈乔山第一次以投资人的形象示人,而且做的还是公益,尤其还是事关北大,严小沁颇为看重,容不得半点的马虎。

    她不担心陈乔山会怯场,能在开学典礼上插科打诨,应付这点场面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对于陈乔山的审美,严小沁实在不敢苟同。

    倒不是陈乔山喜欢特立独行,活了两辈子,他实在欣赏不来如今的潮流。

    只是翻看一下时尚杂志的封面,双旦双冰个个头顶着杀马特,这就是当下的时尚潮流,搁在十年后,完全就是辣眼睛的存在,他能欣赏才叫有鬼。

    陈乔山随意看了两眼,说道:“这不是一样的颜色吗,随便挑一件就成。”

    “一个藏青,一个藏蓝,怎么就一样了?”严小沁不满于陈乔山的敷衍,愣是拉着他把两套搭配都试了一遍。

    “藏蓝色看起来有点老气,适合我爸那样的老干部,你还是穿那件吧,刚好跟衬衫很配。”严小沁自顾自地发表着意见,不过她的话倒是让陈乔山笑了。

    “我要是没记错,你爸才四十多吧,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怎么就成老干部了?”

    严小沁笑道:“按我妈的说法,我爸那单位就是个养老的部门,听说一把手正在办退休手续,眼看我爸就要接班,这不是老干部是什么?”

    陈乔山知道,严文刚在市里的政研室工作,不大不小也是个副处,跟老干部完全不沾边。

    职级是上去了,但待在有职无权的部门,具体能走到哪一步,还真不好说,毕竟是后备干部,一直后备到退休的也不是没有。

    要说严文刚是老干部,确实有点言过其实,能爬到副处,能力肯定是有的,缺的只不过是机遇。

    琢磨着严文刚的事,陈乔山的心里不由有了些想法。

    这年头,招商引资是各地官员的第一要务。

    573即将迁往邓州,而在此之前,必然要敲定融资,毕竟李骁君还在等着。

    按照陈乔山的计划,573的首轮融资将控制在一千万美金,这不过是重复了上一世的轨迹,几乎没有难度。

    即便IDG资本谈不拢,陈乔山也不介意单独注资。

    对于当下任何一座城市,一家资本过亿的互联网企业的入驻,怎么说都是一笔政绩,是谁也无法拒绝的。

    陈乔山心里有了主意,与其便宜外人,倒不如让严文刚从中牵线搭桥。

    毕竟不是外人,推一把严文刚也是应当应分。

    陈乔山盘算着,以573未来的体量,严文刚今后的仕途或许将进入快车道,这恐怕是严家怎么也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