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六百三十六章 邀请

    见严家父子说起买房的事,陈乔山对着严正华说道:“严哥,要是有需要,你尽管吱声。”

    严正华自是不会应承,不过还是得承陈乔山这份人情,“已经够麻烦你了,我想想办法,皇城根的不指望,位置偏点的还是可以考虑的。”

    陈乔山也不强求,仅是他那三处宅子翻建完,严正华就不少赚,而且在外头跑了几年的工程,手里肯定有点盈余,买套小点的四合院应该不成问题。

    知道自家老爷子的脾性,严正华跟陈乔山聊了几句工程进度,便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很是自觉地把书房留给师徒俩,虽然他老子是经济学大家,但严正华本人对经济实在不感兴趣,与其留在这听天书,还不如出去待着。

    新年初几的,严教授也没有考校陈乔山学业的意思,见儿子出去了,他问道:“过几天你有时间没?”

    没头没尾的,陈乔山只得问道:“老师,具体是哪一天?”

    严教授也意识到问题,陈乔山不是普通的学生,自然不能以学生的标准要求他,当下便解释道:“我收到邀请,元宵节前后要去东北参加一个经济论坛,你要是有时间,不妨一起去看看。”

    陈乔山稍一愣神,便下意识地问道:“亚布力论坛?”

    “你怎么知道?”严教授很是惊讶,“难道说你也接到主办方的邀请了?”

    不怪老爷子这么问,陈乔山实在太过妖孽,如果他愿意,绝对有望成为国内学界翘楚,无奈这个学生志不在此,严教授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与十年后相比,亚布力论坛在当下的影响力稍嫌不足,后世几乎囊括了国内所有知名企业家,如今却还声名不显,不过能请到严教授,可见组织者所图非小。

    面对严教授的疑问,陈乔山说道:“我倒没接到邀请,不过认识论坛的主要组织者,对论坛也有所了解。”

    严教授知道亚布力论坛的背景,不过这帮人跟陈乔山显然不是一个层级,他奇道:“你认识田源?”

    大概能猜到严教授的疑虑,陈乔山笑着解释道:“我跟他是老乡,去年在飞机上认识的,后来在香港又聚过一次,不算很熟,就是比较聊得来。”

    “难怪。”严教授点了点头,随即又补充道:“田源是董老的弟子,去年老爷子去世,他和几个师兄弟找上我,说是想搞个研究院,希望由我出任亚布力论坛的首席经济学家,被我拒绝了,不过我欠他师傅一个人情,就答应今年参会。”

    听完严教授的介绍,陈乔山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亚布力论坛背后站着的竟然是董系企业家。

    严教授口中的老爷子,就是董辅礽,包括陈东升、田源、卢健这一批学生,被外人称为董系企业家。

    对于民营企业家来说,圈子很重要。

    亚布力论坛其实和泰山会、华夏同学会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经营的都是圈子,民营企业家的圈子,只不过背后站着的势力不同而已。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信奉圈子,比如杭州那位做饮料起家的宗老板,就从不参与,像是百位企业家力挺联想的行动中,作为过去的国内首富,就不曾出现在名单中。

    “你不是喜欢在金融圈子里厮混吗,跟着去看看,拓展一下人脉总是好的。”严教授也是用心良苦,哪怕是刘伟,都不曾得到这般关照。

    陈乔山有心去看看,不过想到小五,他又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主要是时间不凑巧,跟元宵节凑一块,小五才刚到燕京,把她一个人留下,即便小五没意见,要是让陶秀英晓得,陈乔山肯定逃不脱一顿数落。

    “老师,我还真脱不开身。”

    见严教授似是不解,陈乔山只得解释道:“小五是跟着我来燕京的,我父母都在老家,这丫头才刚来,又碰到元宵节,我这会儿离开肯定不合适。”

    理由足够充分,严教授也不好劝什么,只得说道:“以后还有机会,你先把小五安顿好,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书房这头商量着,隔壁正房,严妍和小五也玩到了一起,小丫头嘴甜,一口一个“小五姐姐”地喊着,把小五高兴得不行,从小到大,她都是老小,还从没人喊她姐姐。

    直到在严家吃完饭告辞离开,小五还是笑盈盈的,陈乔山打趣道:“哟,这会儿高兴了,是谁下午还在家哭鼻子的?”

    小五也有些不好意思,“二哥,你就知道挤兑我。”

    陈乔山说道:“行了,收收心,以后燕京就剩我们俩,你要听话,遇到什么问题,记得第一时间跟我说是你哥……”

    “哎呀,我晓得了。”

    小五一贯是不耐说教的,稍微叮嘱了几句,她就有些不耐烦,学着陶秀英的语气回了一句。

    陈乔山很是无奈,这也就是自己妹子,换成旁人,给钱他都懒得理会。

    …………

    隔天一大早,陈乔山就去楼下买了早餐。

    已经是年初八,昨晚上就见小区外的店面亮着灯,显然是在为今天的开门做准备,果然,早上再去,店里已经有不少顾客光顾。

    回家的时候,陈乔山刻意把关门的动静弄大了些,刚把豆浆油条放下,小五就睡眼惺忪地爬了起来,瞅见是他,便去洗了把脸,又窝在客厅的吊篮里打瞌睡。

    “哎,你这脸洗得很抽象啊,毛巾都不用,够省水的,还有,你刷牙了吗?”

    小五在吊篮上蹬了蹬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说道:“好困,我再睡会儿。”

    陈乔山问道:“今天去学校报名,你是想住校,还是走读?”

    蓝旗营距离人大附中也就几站地,来回很方便,刚来头半年,肯定需要一个适应期,先住家里比较好,不过陈乔山还是希望小五能住校,如果她自己愿意,当然更好,不同意也不勉强。

    小五这时也精神了,她想了想,问道:“二哥,要是走读,你每天去接我吗?”

    陈乔山点了点头,即便在一初上学,陈卫国也是每周接送,更何况是刚到燕京,肯定得适应一段。

    “那我住家里。”小五也不傻,她也是经过集体生活的人,住校哪有住家里舒服。

    “赶紧刷牙吃饭。”见她拿定主意,陈乔山也不再等,催着小五赶紧收拾。

    兄妹俩正在吃早餐,家里的门铃响了。

    不等陈乔山起来,小五就兴冲冲跑了过去,她还是很谨慎的,够不着猫眼,就小心地把门拉开一条缝,不过见到来人,顿时顾不得许多,径直打开门,惊喜地喊道:“伊一姐,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张伊一笑着帮小五把脑门上的刘海捋顺,这才对着陈乔山埋怨道:“你们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要不是早上跟爸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们已经到了。”

    见到张伊一,小五可算是找到主心骨,她当下就揭发到:“伊一姐,我们昨天上午就到燕京了,你不知道,是二哥不让我给你打电话的,我可想你了,还有老奶,走之前还让我们给你带礼物了呢。”

    听到小五的投诉,张伊一瞥了陈乔山一眼,眼里似笑非笑。

    陈乔山也不辩白,对于张伊一,他心里肯定是有几分隔阂的,但是陈家三姐妹跟她倒是相处甚好。

    见张伊一手里还拿着包东西,陈乔山说道:“来就来吧,还带礼物干嘛?”

    张伊一笑道:“你想多了,这是给四妹妹的,不是给你的。”

    陈乔山有些好奇,问道:“给她拿得什么?”

    张伊一说道:“爸上次说四妹妹想出去留学,让我帮着留意一下,这不,我和我妈收集了不少资料,爸不会发短信,我怕地址填错了,就拿过来让你看一下。”

    一听这个,陈乔山当下就沉下了脸。

    去年陈婉提起留学的想法,他当即就打破,后来知道事不可为,老四生了两天闷气便没了动静,没成想私下里偷偷做通了陈卫国的工作,倒是瞒过了他,陈乔山如何能不生气。

    对于陈婉出国留学的想法,陈乔山肯定是反对的,起码在本科阶段,他是不支持的,要走,也得在国内把本科学业完成。

    瞧见陈乔山变了脸,张伊一有些意外,又注意到小五正偷偷把食指放在唇边,向她做着噤声的手势,显然是事出有因,她不禁很是疑惑,这兄妹几个到底在搞什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