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六百五十三章 祸国殃民

    作为老师,严教授是相当负责的,而且待陈乔山也是不薄,他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收到消息,于情于理都得到严家走一趟。

    赶到镜春园,小院一切如常,李老太太正在教严妍看图识字,表情一如往常,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见此情景,陈乔山稍感心安,严教授的情况应该不算太严重,否则严家也不至于这般平静。

    “小五姐姐。”见到陈乔山带着小五进来,严妍高兴坏了。

    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她可没什么兴趣认字儿,如果不是奶奶盯着,肯定是片刻都坐不住的。

    见到陈乔山带着小五到了,老太太有些意外:“小陈,你不是在香港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中午刚到家,听小五说老师病了,就先过来看看。”陈乔山急于知道严教授的情况,便直接问道:“师母,小五也没说清楚,老师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什么太大问题,他不是去东北参加一个会议吗,结果高血压犯了,人被主办方送到医院,目前已经稳定下来,倒是让你也跟着担心。”老太太说着,还不忘宽陈乔山的心。

    “老爷子的身体一向不都是挺好的吗,怎么会突然犯病?”陈乔山又问了一句,严教授待他不错,出了这种事情,必要的关心还是要有的。

    “老头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电话中什么都问不出来,好在人没事,医生说再观察两天就能出院,会议主办方安排了人在医院看护,正华也已经赶过去了,估摸着再过两天就回来了。”李老太太忍不住叹了口气,几十年的老夫妻,说不担心那肯定是假的。

    严教授毕竟是经院的老院长,虽然看着没什么架子,退休后也只是待在经研中心,不为其他琐事分心,可级别在那摆着,自身又是资深学者,到了地方,还真不用担心会被慢待。

    听老太太话里的意思,陈乔山只以为是一场小变故,可拨通了严正华的电话,他才发现严教授生病一事并不简单。

    老爷子是被人气得住进医院的。

    “小陈,你给评评理,哪有这门子道理,老爷子一辈子都是死脑筋,生怕占了学校丁点的便宜,虽然混了个两袖清风,不过好歹也算得上桃李满天下,这也就罢了,临了倒好,被人指着鼻子骂祸国殃民,生生给气得住院……”接到陈乔山的电话,严正华也是一肚子火。

    亚布力只是个小镇,医疗条件有限,为稳妥起见,严教授病情稍一稳定,便被主办方送到了哈尔滨做进一步的检查。

    严正华赶到的时候,见自家老子被安排得很是妥当,他原本还心存感激,可问明了事发经过,却是气得差点当场骂娘。

    陈乔山也是听得莫名其妙,严教授不管是治学还是立身,都是有口皆碑的。

    虽说性子方正了些,有些难相处,却也无碍他人,老爷子治学严谨是出了名的,做学问也耐得住寂寞,即便他的学术主张与主流不相符,也从来都是有一说一。

    祸国殃民的指控相当严重,甚至于说恶毒,换成一般人或许也就忍了,就严教授那认死理的脾气,也难怪能把他气到住进医院。

    陈乔山实在想不出,这祸国殃民从何说起?

    “严哥,到底什么情况?”陈乔山追问道。

    抱怨两句,严正华也冷静下来。

    事情有点糟心,一个处理不当,恐怕会让不明真相的人看自家老爷子的笑话,不过陈乔山不是外人,作为老爷子的关门弟子,告诉他也是无妨。

    严正华说道:“前天晚上出的事,老爷子现在闭口不提当晚的事,我也是听组委会的一个主任说的,当时是论坛研究中心的成立仪式,本来他们是准备请老爷子做首席经济学家的,他没同意,后来组委会便请他做了个主旨演讲。”

    “末了现场提问环节,有人问起房地产行业的趋势,老爷子的观点你也清楚,结果有人跳了出来,现场跟老爷子顶牛……”

    听到这,陈乔山心里清楚了个七七八八,难怪严教授被骂,实在是他的观点太不受主流市场欢迎,不仅如此,非主流经济学家也未必待见,完全就是08年之前,罗伯特·席勒在耶鲁大学境况的翻版。

    自从被陈乔山撺掇,开始研究国内的房地产市场,严教授陆续发表了一些文章。

    房产经济在中国不是新鲜词,早在十几年前,清华便有了房地产研究所,不过北大这边还是新鲜课题,这也是严教授肯答应陈乔山的原因之一,他也是想填补一块空白。

    由于时间比较仓促,严教授也只是联系现有的经济数据和市场大环境,对未来几年的房市做了一番科学论证,但得出的结论很惊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未来会有一轮不小的涨幅,这还只是最基本的观点。

    严教授的观点一抛出来,便遇到极大的阻力,因为这与当前主流的学术意见不相符,不仅如此,也与民意不相符,结果可想而知。

    月工资买不起一平米房子的问题早已有之,高房价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虽然如今五道口的房价才五千上下,不过燕京的平均工资也才两千。

    学界目前的主流观点是政府应出面控制房价,但去年松绑的土地交易政策又变相推高了行业成本。

    严教授的观点很明确,面对房价的涨幅,应该从根子上找原因,而是不简单粗暴的政策干预。

    市场的问题应该交给市场去解决。

    这是思想市场理论的核心衍生观点,是一种古典经济学理论,也是罕有的有长久生命力的学术理论。

    本来市场就存在两派争论,严教授一加入,局面就更热闹了。

    错误的经济学理论往往导致不恰当甚至是错误的经济政策。

    国内目前的主流声音是市场失灵理论,这必然导致政策干预过多,也使得非完全竞争成为中国经济的主流。

    市场失灵理论与思想市场理论相对立,两者都不完美,但孰优孰劣还真的不好说。

    严教授精深的就是古典经济学,对于思想市场理论,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观点,他认为失衡的不是市场,因为市场是永恒存在的,不存在失衡一说。

    无数历史早已证明,产业政策很少有能成功的。

    经过一系列的推导,严教授也给出了他的结论,房地产经济值得反思。

    反思什么?

    明眼人都清楚,往大了说,严教授要反思的是刚被纳入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房地产经济,往小了说,反思的是政府的房地产干预政策。

    至于对房价走势的预判,那不过是些边角料而已。

    当然,严教授并没有说得太过直白。

    在房价不断上涨的时刻,反对政府干预房价?

    严教授的观点一出来,瞬间就吸引了无数火力。

    这在去年底就曾出现,陈乔山也不意外,他的学术修为虽然不足,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说严教授反对低房价,那都是扯淡。

    调控并不能平抑房价,虽然短期内有一定效果,但治标不治本,相反,容易造成人为的供需失衡,使热钱向二三线城市蔓延,这是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清楚的,但偏偏大多数人都视而不见。

    人们常说学以致用,但扪心自问,真正能做到的又能有几人?

    严教授做了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如今被骂祸国殃民,也就说得通了。

    陈乔山从来不强求有太多的学者良心,那跟道德一样,都是稀缺品。

    他心里也很是有些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鼓动,严教授也不会趟这趟浑水,也就没了今天这桩糟心事。

    稍微平抑了下复杂的心情,陈乔山冷声问道:“严哥,知道骂人的是谁吗?”

    “谢国重,听说也是个经济学家。”说起这,严正华也是气得咬牙,“老爷子进医院,他连面都没露,也就是他运气好,要是让我碰到,非揍得他满地找牙。”

    严文刚虽然是个包工头,但他可是真正的学者出身,如果不是下海,如今恐怕都在清华混上副教授了,能把他逼得爆粗,可见心里怨气之大。

    “是他?”得到答案,陈乔山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他的声音虽小,却是让严正华听到了,他问道:“怎么,小陈,你认识那个谢国重?”

    “不认识,不过经济学圈子不大,有名有姓的拢共就那么些人,我以前读过几篇他的文章。”陈乔山解释了一句,随即又说道:“行了,严哥,你先忙,明天白天赶不及,明天晚上我一定赶过去,咱们到时再聊。”

    严正华吓了一跳,忙劝道:“你就不用折腾这一趟了,我问过医生,老爷子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只要这两天没反复,就能出院了,有什么事咱们回去再说。”

    陈乔山也没在电话里坚持,老爷子进医院,他肯定是有责任的,两人是实打实的师徒关系,有事弟子服其劳,走一趟也是应该。

    他去哈尔滨并不是接严教授那么简单,老爷子在亚布力出事,主办方总要给个说法,还有谢国重,这件事肯定没完。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学术之争,当年任大炮只不过说了几句大实话,便被骂得狗血喷头,人家是商人,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严教授不一样,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名声就毁了。

    陈乔山自然不能坐视,他可不是什么良善性子,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却是一夜都嫌长,他心中拿定了主意,这件事绝对不能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