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689章 喝出来的毛病

    农家办喜事,通常都要热闹好几天,陶秀英难得回趟娘家,加上侄子的婚事,她便准备多住几日。

    陈夕只有三天假,中午的喜宴过后,陈乔山就得开车送她回学校。

    临走前,陶秀英有些不放心,赶过来叮嘱道:“老二,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想了想,陈乔山从车里把手包拿了出来,递给陶秀英道:“妈,这里有些钱,回头你拿给姥爷姥娘,就当是我孝敬二老的。”

    儿子愿意孝敬外祖家,陶秀英心里很是受用,这比孝顺自己还让她高兴,不过打开一下,却是厚厚一沓,她吓了一跳,忙问道:“这里面是多少?”

    “来之前在银行提了两万,就昨天加了两箱油,剩下的都在这了,姥爷那边你看着给,其余的你拿着花,算儿子孝敬你的。”

    见陶秀英想推拒,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陈乔山便劝道:“妈,你儿子最不缺的就是钱,给你就拿着,别舍不得用,存银行那点利息,都未必够一顿饭钱,你就别替我节省了。”

    陶秀英感觉有些窝心,终是把钱收了起来,儿子到底是懂事了,不过她并没有改变消费习惯的想法,

    子女也渐大了,眼见着连小陈乔山许多的陶凯都结婚了,她如何不惦记儿子的婚事,那才是花钱的大头,现在攒着才是正经。

    …………

    把陈夕送到学校,回到家,陈乔山倒是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家里冷锅冷灶,晚饭都还没着落,一个人在家,他也懒得做饭,想起小区外好像有家露天烧烤,干脆收拾了一下,一个人出去撸串。

    还不到吃烧烤旺季,烧烤摊上人却是不少,陈乔山一个人在角落占了张桌子。

    等老板娘递过来菜单,他先点了花生毛豆,凑齐了花毛一体,又要了些羊肉、脆骨之类的,撸串哪能没有啤酒,他本想要瓶燕京的,结果摊子上没有,陈乔山只能要了瓶本地的金星。

    啤酒和毛豆先送了上来,老板赔了个不是,说是客人多,肉串得现烤,还要等一段。

    陈乔山也没介意,他对吃喝挺讲究的,之所以肯过来,就是因为食材都摆在店门口,半扇羊挂在那,肉串都是现场制作的,起码不用担心以次充好。

    品了口啤酒,可能是水质的问题,也可能是工艺没跟上,本地产的金星口感上差点意思。

    放下杯子,陈乔山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变得挑剔了。

    想当年,为了女友他留在鲁省发展,刚开始的时候很是艰难,不要说崂山或者青岛了,一块钱一大杯的没名堂的扎啤照样喝得开心,说白了,喝酒要的是气氛,孤家寡人一个,就是来杯茅台也照样没滋味。

    看着附近的男男女女,陈乔山仿佛回到了上辈子,印象中,他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出来过了。

    如今虽然不用再为钱发愁,却也失去了很多。

    陈乔山忍不住想着,如果没有重活一次,他或许已经和女友顺利成婚,说不定如今连孩子都有了,也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是像自己多一点,还是更像孩子他妈……

    恍惚间,陈乔山有些伤感。

    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如今才明白过来,当初费尽心思得来的一切,又怎么可能放得下。

    陈乔山知道,他心里那些秘密,终其一生,都只能烂在肚子里。

    他是陈家的儿子,却又不是以前那个纯粹的陈乔山。

    没来由的,陈乔山感到一阵的心悸,或者说是孤独,感觉有些荒谬,却又真实无比。

    陈乔山忍不住叹了口气,上辈子的事原原本本地印在他脑子里,想忘掉,是何其艰难,终归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串来了,二十串羊肉,十串脆骨,三份烤辣椒,一个鸡翅中……”老板娘端着盘子过来,终于让陈乔山缓了口气,她帮着把烤架的炭火拨旺了点,这才说道:“您先吃着,要什么喊一声。”

    陈乔山觉得有些无谓。

    跟上辈子比,现在的生活无疑要舒心得多,想想以前的日子,虽然苦了点,但好歹有奔头,如今除了无休止地赚钱之外,他好像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陈乔山突然有点怀念从前,想了想,他问道:“老板娘,你这有烟吗?”

    老板娘倒很是热心,问道:“你要什么烟,我帮你去买?”

    “十渠吧。”陈乔山如今的生活很是自律,不过上辈子却是烟酒俱全,他这会儿倒是想回味一下香烟就酒的滋味。

    “行,稍等一会儿。”老板娘说着就准备离开。

    横竖晚上也没什么事,烟都买了,陈乔山索性酒戒也开了,今晚醉一场,明天起来便什么都忘了,他说道:“再给我拿瓶啤酒。”

    “好嘞,再加一瓶金星。”等陈乔山点完,老板娘这才走了。

    等烟酒都齐了,陈乔山才想起忘了要打火机,好在也不是没办法解决。

    就着烧烤架上的炭火把烟点燃,陈乔山迫不及待地深吸了一口,顿时一股熟悉的味道直钻入肺,然后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身体还不习惯烟草的刺激,不过陈乔山的脑子倒是颇为享受尼古丁的味道。

    这顿烧烤陈乔山感觉很实在,烤肉没怎么动,烟抽了不少,两瓶啤的更是滴酒不剩。

    感觉差不多了,陈乔山就准备起身结账,不过刚站起来,他就觉得一股劲从胃部直冲而上,紧跟着就是一阵眩晕。

    这种感觉很熟悉,他心知要糟,不过两瓶啤酒,竟然喝大了,没容他多想,酒劲上来,他的身子已经不受控制,脑袋也晕乎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再醒来的时候,陈乔山感觉浑身难受,刚睁眼,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陈乔山使劲揉了揉额头,这才想起来昨晚好像是喝断片了,他不禁苦笑,当年也是纵横酒场的好汉,谁成想被两瓶啤的放倒,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丢人。

    清醒了一阵,陈乔山才反应过来,他住了个单间,手上还扎着吊瓶,看了看环境,自己应该是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也没心思琢磨怎么进的医院,陈乔山就想先起身,可还没等他使上劲,腹部就是一阵痉挛般的剧痛,霎时他冷汗都出来的。

    陈乔山难受得紧,可身边也没个人,他琢磨着是不是嚎两嗓子,好歹弄出点动静。

    恰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看到陈乔山痛苦的模样,连忙上前问道:“小陈,怎么了这是?”

    见陈乔山满头是汗,女人忙跑出病房,对着外头喊道:“小周,快去叫王主任,病人醒了,疼得厉害。”

    医生护士很快便赶了过来,一番检查之后,又给陈乔山打了一针,医生又询问了下症状,便带着护士离开了。

    陈乔山缓了口气,他也不敢折腾了,这才对刚进门的中年女人问道:“苏阿姨,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严小沁她妈苏琼,陈乔山心里也纳闷,不过醉了回酒,怎么就进医院了,关键腹部还疼得厉害。

    “小沁半夜给家里打电话,说你进医院了,正在抢救,她在电话那头都急哭了,这会儿正往回赶呢。”苏琼是一脸的不高兴,放假都好几天了,女儿都没说回家来看看,现在倒好,火急火燎地往回赶,想想她都觉得窝火,这女儿看来是白养了。

    可能是止疼针的缘故,陈乔山好受了点,就是觉得有些恶心,腹部倒是没那么难受了,面对苏琼,他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苏阿姨,麻烦你了,您知道是谁送我进的医院?”

    “听护士长说,是个烧烤店的老板把你送来的,进来的时候你人都休克了,没带身份证,手机又有密码,也联系不上你父母,后来还是小沁给你打电话,被护士接了,我这才收到消息赶过来。”

    陈乔山有些无奈,醉酒进医院也就罢了,偏偏被苏琼逮到,想来她对自己的观感又差了几分。

    生气归生气,可陈乔山到底是女儿相中的,苏琼也不好当面说什么,“怎么样,感觉好点没?”

    当着未来丈母娘的面,陈乔山哪敢认怂,忙说道:“好多了,等这瓶水挂完,估计就能出院。”

    苏琼脸上似笑非笑,说道:“你还是老实躺着吧,年纪轻轻就学着酗酒,想出院,哪有那么简单,你都喝成急性胰腺炎了,不等症状消失,你哪都去不了。”

    “什么,急性胰腺炎?”一听之下,陈乔山脸色都变了,不怨他大惊小怪,他可是知道,急性胰腺炎致死率甚至高于胃出血。

    他上辈子有个同事,就是因为喝酒喝出了这毛病,中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人都差点挂了,前后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好在最终捡回一条命。

    见陈乔山脸色难看,苏琼终于舒坦了些,她说道:“行了,你也别太担心,各项指标都检查过了,你这个不要紧,主要是胰腺水肿,伴发有轻微腹膜炎症状,安心在医院躺着吧,未来几天不能进食,你稍微忍着点。”

    苏琼也是医生,虽然是妇产科大夫,可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胰腺炎的治疗,需要等到症状完全消失才能出院,期间要禁食水,这一点尤其痛苦,不过她是乐见的,折腾一下陈乔山也好,年纪轻轻的就不爱惜身子,让他长点记性最好不过。

    听说没有性命之忧,陈乔山倒是安心不少。

    至于几天不吃饭,他也没当回事,上辈子他做过阑尾手术,前后也是饿了好几天,虽然难受了点,可与生死相比,余者不过小事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