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传奇时代 楼城西

第八章 行业老三的尴尬

    对风险资本来说,资本不是关键,项目也不是关键,核心在于团队。

    青山资本体量不大,陈乔山勉强还能应付,集富亚洲管理着数亿美金的基金,项目众多,团队不稳,对周正宁的影响可想而知。

    康盛的账目自然是没问题的,经过丁巨吹毛求疵一般的审计,要是还能找出其他毛病,他这个新任财务经理也就不用干了。

    既然查不出问题,双方自然是皆大欢喜,不过事情并未就此完结,对网上的不实消息,公司定然要有所应对。

    康盛没有公关部门,更没有应对网络舆情的相关预案,好在有贾一楠,她原本在门户网站做记者,如今进入青山资本,处理这些事也是驾轻就熟。

    周正宁既然来了,陈乔山岂能让他轻易离开,账查完了,当然要聊一聊公司董事会的设置问题。

    按照计划,康盛将设五名董事,未来可能再增补一到两人。

    董事会成员采用交叉到期的任期制,而且陈乔山明确要求确保大股东的权益,坚持唯一的一票否决权。

    按照这种设计,公司上市之后,如果有人从二级市场买入足量的股份,企图通过临时股东大会改组董事会,不论表决结果如何,只要没有通过董事会,就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甚至于,没有董事会的许可,临时股东大会都无法召开。

    这是沿用的西方套路,交叉任期制拉长了董事会改选周期,可以有效遏制恶意收购。

    这种方式也存在不少弊端,却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创始股东的权益,对陈乔山也是最有利的。

    对于这个方案,周正宁谈不上满意。

    如今集富亚洲可以查账,甚至可以干预康盛核心层的人事任免,可一旦到了董事会层面,,一切都得照规矩来,准确来说,是遵照陈乔山的规矩。

    对于初创公司而言,董事会不是必须的。

    虽然在法律层面上,董事会服从于股东大会,可相对而言,股东与公司之间多了一层隔膜,一些利益诉求便得不到有效的表达。

    周正宁心里有些悔意,陈乔山被今天住住了机会,今后如何可就难说了。

    中午,康盛宴请了周正宁一行。

    陈乔山不能喝酒,不过席间的气氛不错,期间难免提到集富亚洲近期的状况。

    “陈总,你我如今也算是同行,给你个建议,今后投资到了收益期,千万不要急着撒钱。”周正宁看来也是被逼急了,颇有点交浅言深的意思,酒后吐真言,他以过来人的身份感慨了好一阵子。

    集富亚洲陆续从几个项目中成功退出,创业团队也分享了大笔红利,都说共患难易,共富贵难,一旦有了钱,人心散了,队伍也就不好带了。

    陈乔山笑着应了,心里却不甚在意。

    青山资本的情况与集富亚洲是有本质的区别,陈乔山是给自己打工,没有业绩要求,团队成员也都是他亲自挑选的,相对稳定。

    论及找项目的能力,国内肯定无人能出其右,即便队伍散了,陈乔山的损失也有限,反倒是中途离开的人,他们早晚会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集富亚洲最先投资康盛,双方也算是有些机缘,对于往别人伤口上撒盐的行为,陈乔山不感兴趣,他也没这方面的恶趣味。

    陈乔山本打算找个周期短、见效快的项目,两家合作捞一把,一方面是拉近关系,另外一方面,他也想赚一笔。

    陈乔山最大的优势是超前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对他来说,最简单的就是挑项目,可惜受制于资金,目前阶段大都是有心无力,浪费是可耻的,集富亚洲财力雄厚,背景也是不凡,双方合作倒是不错的选择。

    席间,陈乔山试探着提了几句,不过周正宁不是很积极,他便不在多说什么,合作讲究你情我愿,项目是做不完的,别人没兴趣,也没必要强求。

    …………

    青山资本从中银贷了一个亿,全数投到了框架,但这次耗用不多,完成整合之后,还剩下不少。

    资金闲置显然是不合算的,在陈乔山的坚持下,谭智开始了扩张,目标就瞄准了京沪两地金融行业的广告份额。

    框架做的是住宅平面广告,分众和聚众主攻高端写字楼市场,就此而言,分众和聚众才是生死对手,作为行业老三,框架还有些不够看。

    京沪两地市场,除了各大商圈,就剩金融中心,这都是分众和聚众的自留地,框架想杀进去,有困难是一定的,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对于陈乔山而言,这是一次商业试探。

    两家头部企业大本营都在沪上,框架根在燕京,是以谭智首先进攻的就是金融街的业务,想也知道,这时候去陆家嘴,只能是被围剿。

    为了08奥运,燕京正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各类五星级酒店项目相继上马,金融街也在此列。

    洲际酒店是金融街第一家豪华酒店,月底即将营业,这样的优质客户,分众和聚众自然不会放过,不过最终却被框架收入囊中。

    对于第一次拓展市场之外的业务,谭智看得很重,他清楚整个计划,手里的底牌越多,框架就越有价值,因此这次他是亲自出马。

    打补贴战不是十多年后的专利,在04年,分众和聚众相继完成大笔融资,然后就开始了行业内战,在沪市,两家投入巨资抢市场,斗到现在,也未能分出胜负。

    燕京这边,两家的动静要小很多,而且目前分众和聚众都在谋求上市,自然不会节外生枝,这才被框架捡了便宜。

    除了洲际,框架还拿下了丽思卡尔顿和金融街公寓的合同,这两家都未开业,不过主体工程基本完成,最晚明年就将投入使用。

    丽思卡尔顿不用多说,一般是同类别酒店的首先,金融街公寓却是陈乔山点名拿下来的。

    相对来说,金融街才是燕京真正的商圈。

    作为过来人,陈乔山知道,金融街公寓不是最好的酒店,条件最好的当然是丽思卡尔顿,然后才是洲际,还有后来的威斯汀,都是碾压般的存在,金融街公寓甚至只是四星级,但它却是最特殊的存在。

    这家酒店的条件一般,客房分散不说,连早餐都是外包的,不过来这的都是资本玩家,也不看重这些。

    金融街公寓边上就是证监会,因此这里便成了跑会的首选,住在这的不是准上市公司的老板,就是老板雇的各类IPO马仔,而且这里是消息的集散地,隔壁稍有个风吹草动,这边就有了反应,久而久之,颇有点情报站的意思。

    拿下这三处酒店的合同,都是陈乔山的意思,他没有不良企图,充其量存着些恶作剧的意思,外人当然不知道这些,只能算是自娱自乐。

    金融街不止是酒店,更多的是写字楼。

    在这方面,谭智的进展要慢很多,老楼基本被分众和聚众瓜分殆尽,框架想拿合同,必然要提高入场租金,这时候就得看团队的能力。

    陈乔山没有插手,谭智最近几年虽然更多的在做资本掮客的生意,但早年间可是正经做企业的,他把人请过来,也有学习的意图。

    陈乔山不找谭智,谭智却自己找了过来,框架遇到了麻烦,事情还很棘手。

    “陈总,我们主营业务针对社区,广告主体多是些生活消费品,如今进入金融街,受众变了,物业也很挑剔,比如洲际酒店,就对广告有要求,事前必须经过审核才能进行投放。”谭智有些着急,洲际开业在即,他们或许不会在意广告位空置,但那都是花钱租来的,晚投放一天就意味着赔钱。

    广告是讲受众的,老中医上不得台面,所以广告只会出现在犄角旮旯,同样的,A级写字楼跟生活快消品不搭,硬凑在一起也是不合时宜的。

    问题出在己方,也不怨不着人家酒店,陈乔山也有些伤脑筋。

    合同都签了,要是因为广告内容不过关而被闲置,那框架在业界可就成了笑话。

    陈乔山肯定不想沦为笑柄,想了想,他问道:“我们没有相对合适的广告?”

    谭智摇了摇头,也是颇为无奈,“洲际是首家进入金融街的豪华酒店,入场租金本就相对较高,我们有相应的预案,不过他们要求高,连续几套方案都没通过。”

    陈乔山只想骂娘,洲际的确是最先来的,可也是最先滚蛋的,成了第一家退出金融街的五星级酒店,看看人家威斯汀,才是真正的接地气。

    即便洲际的高冷不受人待见,陈乔山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两句,问题出在自家身上,也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可问题在于,高端楼宇广告是分众和聚众的势力范围,他们几乎垄断了IBM、惠普、LG、戴尔之类的国际厂商,作为行业老三,框架就有些不够看,广告主也不是瞎子,一旦跟框架合作,差不多就等于丢掉了其余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