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11章 最后的狼牙(上)

    “首长……”

    警卫员望向牧卫民,轻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啥子事情?这么墨迹!说,别和个娘们似的。”牧卫民不耐烦的喝道。

    “狼牙特战队……在利比亚执行任务之后,不知道被什么人给袭击了,除了狼牙之外,都牺牲了!”警卫员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啥子?”牧卫民听到这句话,脸色一变,喝道:“你小子好大的胆子,这种玩笑也敢跟我开!狼牙特战队是什么部队?这可是我一把手带起来的,亲眼看着他们长大的!全军覆没?啥子部队有这么大的能耐!”

    “首长,若是论战斗力,的确没几个部队能将狼牙特战队打成这样,但是……敌人是B-2‘幽灵’轰炸机和白磷弹!您也知道,当时那个任务,狼牙特战队是以什么形式去参加的,他们的武器装备只不过是维和部队的标准,怎么对付B-2‘幽灵’轰炸机呢?”警卫员轻声说道。

    “你个瓜娃子,没和老子开玩笑!”牧卫民整个人瘫在后车座上,脸色很是难看。

    “首长,这种事情,我怎么敢开玩笑!”警卫员说道。

    “狼牙呢?我要去问问那瓜娃子,到底怎么回事!不,你让他过来,自己和我说!”牧卫民对着警卫员喝道。

    “他恐怕过不来了,因为他被关在军事监狱,听张参谋长的意思,很有可能会上军事法庭。”警卫员说道。

    “啥子?”牧卫民听到这句话,直接蹦了起来,大声吼道:“老子的兵怎么跑到军事监狱去了?谁他MA的敢关老子的兵?老子的兵为国为民,为国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付出了这么多,回来之后,就他娘的进军事监狱去了?哪个军事监狱这么大的胆子!不想活了是嘛!”

    警卫员看到牧卫民大怒,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因为牧卫民的护犊也是出了名的。

    “首长,这件事情……”警卫员开口,不等他说完的,牧卫民打断,大声喝道:“别废话了,立即赶到那个军事监狱,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我牧卫民的兵!”

    “是!”警卫员应了一声,立即将车发动,朝着北京军区驶去。

    至于为何去北京军区?很简单,出了这种事情,牧卫民怎么可能还开车回去?肯定直接直升机了!

    ……

    下午,三点钟。

    一架直升机降落在了某军事监狱。

    “首长,您怎么来了。”军事监狱里的人齐齐走出,望着从直升机上走下的威严老人。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牧卫民。

    “我为啥子来了?你们还好意思问我!”牧卫民大吼。

    军事监狱中,不少人都是曾经在牧卫民手下待过的,都十分熟悉这位老将军的脾气,他们其实已经猜到了,但是碍于规矩在这里,他们也没办法。

    “老子的兵呢?”牧卫民喝道。

    “在关押室。”军事监狱一名中校回了一句,说道:“首长,我知道您为什么来,但是您也知道我们的难处,我们……”

    他们肯定知道牧卫民是来要人的,不,准确的来说,是来强硬带人走的。

    “扯啥子犊子哟。”不等中校说完的,牧卫民打断,喝道:“你要是说任何部队出了叛徒我都不多说什么,但狼牙特战队,是我一手带起来的!我以前带着狼牙特战队和敌人打仗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个坑里用尿和泥巴呢!”

    “我的兵,为人民流过汗,为国家流过血,现在又为国家付出了生命!好不容易有一个兵回来喽,你们却把他给老子关在了这军事监狱里,啥子意思哟?欺负人,欺负到我牧卫民头上来了!”

    话语落下,中校立即开口,说道:“首长,欺负谁,我们也不敢欺负您啊!我们也没说陈塘是叛徒,只是现在事情还没有着落,我们需要进一步查实!这样也是为了陈塘好,尽早的彻底给他排除嫌疑嘛。”

    “老子不管你们查实到啥子程度了,我就问你个瓜娃子一句话,如果是你,你为国家流了这么多的血,回来之后却被关进了军事监狱,国家不信任你,战友不信任你,你咋子想哟?你的心,寒不寒哟?”牧卫民喝道。

    “……”军事监狱的所有人听闻此言,齐齐沉默了下来。

    “别屁话了,感觉给老子放人,出了啥事,老子担着!”牧卫民大喝。

    “可是……”中校还是有些犹豫。

    “老子今天把话放这里,如果陈塘那瓜娃子是叛徒,和叛徒有任何的关系,在枪毙他之前,老子先把这脑袋当尿壶给拧下来,给你们当球踢!”牧卫民喝道。

    “首长别这么说。”中校等人立即回话,然后对着军事监狱的人命令道:“放人!”

    ……

    关押室内,陈塘躺在那里,他的伤口刚换了药。

    此时他望着天花板,眼神平静。

    “吱!……”铁门打开,军事监狱的人对着陈塘说道:“你可以走了。”

    “都查清楚了?”陈塘起身,对着军事监狱的人问了一句。

    这么快就查清楚了?这根本不可能啊。

    这时候,军事监狱的那个人被推开,牧卫民的身影显现在陈塘眼中。

    看到牧卫民之后,陈塘一愣,紧接着泪水‘哗’的就流了下来,他跑到牧卫民身前,跪在地上,哭的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

    “老首长,我对不起您,我对不起狼牙的弟兄们……”

    陈塘嚎啕大哭,他先前压抑着的情绪,那表面坚强的一面,在见到牧卫民之后,所有的防御都彻底崩塌了。

    牧卫民站在那里,任由陈塘抱着自己,他老眼中,也闪过一抹泪花。

    警卫员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事情他们已经了解了一下,知道陈塘亲手为三十九个战友解决了痛苦,虽然子弹是打在战友身上,但这三十九颗子弹,同时也狠狠的打在了陈塘自己的身上!

    一个军人最痛苦的是什么?

    没有人比牧卫民这个老兵更清楚,陈塘所做的那一切,就是最痛苦,最自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