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12章 最后的狼牙(下)

    “好了瓜娃子,别哭了。”

    牧卫民用手掌揉搓着陈塘的脑袋,轻声说了一句。

    陈塘控制了一下情绪,擦了一把眼泪,起身,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要哭,回咱们地方自己哭,别在外人面前……给老子丢人!”牧卫民望着陈塘,大声说道。

    “是!”陈塘对着牧卫民敬礼,大声应道。

    军事监狱的人面色齐齐尴尬,他们知道,这次将陈塘带到军事监狱,是彻底的惹怒护犊的牧卫民了。

    牧卫民,狼牙特战队的创建者。

    曾带狼牙特战队参加过不下于数百次真枪实弹的战斗,打过非法武装分子,也打过境外贩毒分子,更打过不计其数的雇佣兵,还执行过一次机密任务。

    在那次机密任务中,敌人直接被狼牙特战队追击的大声求饶,说:那边的兄弟们别追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狼牙特战队是辉煌的,他们的辉煌,都是打出来的!

    尽管现在牧卫民已经不是狼牙特战队的直接负责人了,但是……他对狼牙特战队的关注却一直没少过!大到狼牙特战队的征兵选拔,小到狼牙特战队的伙食住宿,牧卫民都会亲自询问考察。

    所以,狼牙特战队里的每一个人,牧卫民都是了解的!他了解陈塘等人,自然也就清楚,陈塘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和叛徒这两个字擦边的!

    至于为何如此自信?很简单,如果一个将军,连自己手下的兵都看不透,那他是怎么当到这个将军的呢?

    陈塘跟着牧卫民离开了军事监狱,警卫员给陈塘办好了一切该办的手续。

    陈塘这次出狱,类似于外界的取保候审,但性质又不太一样,不过这里不太方便详细的解释,只能点到为止。

    红旗车上,警卫员开着车,牧卫民和陈塘坐在后车座。

    这辆车是军事监狱的车。

    “狼牙,你肩膀上的担子……很沉重啊。”牧卫民若有所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语重心长的对着陈塘说了这么一句。

    “报告老首长,我知道。”陈塘点头,他现在肩负着太多了,一个不小心,这沉重的担子就会把他压垮。

    “你有什么打算吗?”牧卫民对着陈塘问道。

    “基地我不想回,因为现在回去的话,我感觉不太合适。”陈塘轻声说了一句。

    “触景伤情嘛,我懂。”牧卫民点头,说道:“这样吧,弟兄们还都没回家,你现在这状态也不适合待在部队,我给你放一个月的假,送弟兄们回家,顺便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我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吧?”陈塘问道。

    “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情报部门正在查那个黑色骷髅加闪电的标志,只要查到了,你就摆脱嫌疑了,也就彻底的自由了。”牧卫民说道。

    陈塘低下头,一言不发。

    牧卫民将手掌放在陈塘肩膀上,开口说道:“狼牙,不要有顾虑,也别去多想,那种情况下,你的做法是正确的!”

    他说的是陈塘为战友们解决痛苦的事情。

    “老首长,我也知道正确和错误的判断标准,但是……这种事情,不是简单就能用正确和错误来区分的!”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眼眸闪烁泪花,继续说道:“我们一起参加训练,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同生共死!我们熟悉了彼此的性格,熟悉了彼此的味道和习惯,我知道狼首喜欢吃猪肘子,我知道狼尾不喜欢吃韭菜,我知道战狼一吃辣椒身上就会冒痘痘,我还知道……”

    说到这里,陈塘说不下去了,他语气哽咽了起来,用手捂着脸,无声的大哭。

    牧卫民面色严肃,警卫员咬着牙,开着车。

    “现在……这些都没有了!”陈塘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很多时候,我在回国的时候,我在军事监狱被关着的时候,我都会自己瞎想,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该多好?可惜……胸口的伤告诉我,它不是梦!”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牧卫民面色严肃,对着陈塘说道:“狼牙,现在的你什么都不需要想,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最后的狼牙!狼牙的传承,在你一个人的身上!”

    陈塘笑了笑,目光坚定的望着车窗外,轻声说道:“老首长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牧卫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牧卫民将陈塘送到军分区某部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陈塘见到了胡元斌,从胡元斌那里将装有骨灰的装备包取走,趁着夜色,他自己开着一辆吉普车来到了烈士陵园。

    骨灰盒都已经准备好了,是胡元斌给准备的。

    足足两百四十四个骨灰盒,其中,一百二十二个骨灰盒是要留在烈士陵园的,剩下的一百二十二个骨灰盒是要陈塘逐个将其送回家属那里的。

    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陈塘将一百二十二个骨灰盒埋在了烈士陵园中,虽然有着墓碑,但是墓碑上却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名字!

    狼牙特战队,是不需要任何记载的!这是狼牙特战队的潜规则,在进入狼牙特战队的第一天,陈塘就知道,哪怕有一天自己真的成为了烈士,那么墓碑上面也不会有自己的任何名字和功绩。

    一片空白,是对狼牙特战队最好的诠释,也是最大的荣誉!

    陈塘站在那里,对着这一百二十二个空白的墓碑敬礼。

    他足足站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一直到早上八点半,陈塘才放下手臂,对着一百二十二个空白墓碑说道:“狼牙曾失去一切,便再无什么好失去!唯一剩下的,只有狼牙的传承!”

    “弟兄们放心吧,等我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彻底摆脱那一丝的嫌疑了,我一定会重组狼牙特战队!我一定会让狼牙特战队……再次拥有曾经的荣光!我一定会为弟兄们报仇,不会让弟兄们死的不明不白!”

    说到这里,陈塘咬牙,继续说道:“这是我,也是狼牙特战队最后的狼牙,给你们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