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25章 来陈家求情

    陈塘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安安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两人聊了很多日常,但都是无关紧要的一些话。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陈塘起身,对着安安说道。

    两箱啤酒已经下肚,陈塘的面色只是稍微有些红润,并没有醉。

    “明天有时间的话,一起吃个饭?”安安对着陈塘问道。

    “不用了,这顿饭,咱们就两清了。”陈塘说道。

    “我安安的命就值这一顿饭钱啊?”安安黛眉微挑,对着陈塘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应该明白,何必故意说这种话呢?”陈塘摇头,轻声说道。

    “我爸肯定知道这件事情了,那两个人是我爸的保镖,他们肯定会告诉我爸的!我爸这个人吧,最不喜欢欠人家人情,如果你不让他请你吃顿饭,那多不合适?”安安说道。

    “叮铃铃!……”陈塘刚想拒绝,但不等他开口的,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是自己父亲的电话,陈塘立即接起,道:“喂,爸。”

    “你在哪儿呢?”手机中传出陈恩光的声音。

    “我在外面呢,马上回去。”陈塘说道。

    “那赶紧回来吧,你张叔叔、李叔叔、王叔叔他们来了。”陈恩光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陈塘眉头皱起,张叔叔?李叔叔?王叔叔?

    这不是张子豪以及那几个包厢男人的父亲吗?而且还一句他们,现在焦佳怡他们的父亲也都去了!至于为何去陈塘家里?很简单,安远征那边他们插不上话,但陈塘家里他们可以啊!毕竟十几年前都是一个小区里的人,那时候都是认识的。

    “这几个混蛋!”陈塘眼眸中闪过一抹冷芒,竟然把事情闹到他家里去了。

    不过,张子豪等人也是没办法,毕竟他们了解陈塘的脾气,从陈塘这里下手是百分百不可能的,毕竟陈塘有安家公主罩着,谁敢惹?

    自然,就从陈塘家里人这边下手求情了。

    “怎么了?”安安看到陈塘表情不太对,开口问道。

    “没事。”陈塘没有告诉安安这件事情,说道:“我先走了。”

    说完,陈塘就朝着电梯口走去。

    “需要帮忙的话就说。”安安对着陈塘喊了一句,然后走到正在等电梯的陈塘身前,夺过陈塘的手机,按下了自己的号码。

    陈塘没有回话,电梯到了之后,他进入电梯,离开了镜中花。

    待到陈塘离开,安安摇头一笑,端着红酒轻抿了一口,说道:“真够逞强的,真当你不说,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吗?先不说我已经猜到是哪几个人搞的鬼,就算猜不到,在这H市里,只要我想知道,还有什么能瞒过安氏的眼睛和耳朵吗?”

    ……

    陈塘家里所处的那个老旧小区门口,今天意外的停了七八辆豪车。

    不少人都唏嘘不止,要这么是奔驰,要么宝马,要么宾利的,没有哪辆是低于一百五十万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房间,客厅内,陈援朝的声音响起。

    “陈叔,事情是这样的,这都怪我们的孩子不懂事,招惹了小塘,本来他们是想着,和小塘这么久不见了,开个玩笑,但没想到小塘真的生气了!更没想到小塘是救过安氏集团老董女儿的那个人,正巧那时候安氏集团安董的女儿出现了,一出现就是让我们离开H市,一点儿活路都不给啊!”

    “陈叔你想啊,这本就是小孩子打闹,大家之前也都是邻居,孩子们也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这我们要是离开了H市,别的不说,我这办公楼是租的,虽然年限还差两年到期,但离开H市,也赔个几千万!”

    “老张最难受了,因为他的办公楼是直接买下来的,就算卖,但着急卖也卖不出好价格,这得赔个几亿啊!陈叔啊,你想啊,这么多钱,咱们募捐给灾区和贫困地区的儿童那多好是不是?但因为孩子们的打闹白白浪费这么多钱,不值啊!”七八个人,在对着陈援朝说着。

    他们知道陈援朝是个老军人,而且很讲原则,自然就从灾区以及贫困地区下手。

    至于他们募捐?拉倒吧,就算募捐,他们也就捐个十几万意思一下,怎么可能全部募捐那几千万和几个亿?

    陈援朝沉默了下来,陈恩光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陈爷爷,都是我们不好,开玩笑没分寸,但我们知道错了。”焦佳怡开口,低头对着陈援朝说道。

    “他马上回来了,等他回来之后再说吧。”陈援朝开口。

    他了解陈塘,陈塘不是那种没事就招惹别人的人,更不是那种喜欢给别人下死路的人,既然陈塘这次给他们下了这么绝的路,显然这几个孩子是触碰到陈塘的底线了。

    陈援朝是老了不错,但他还没糊涂,自然要等陈塘回来,听听陈塘怎么说。

    十几分钟之后,陈塘回到了家里。

    “小塘啊,还记得我不,我是你张叔叔啊。”

    “小塘,我是你李叔叔……”张子豪等人的父亲齐齐上前,和陈塘打招呼。

    陈塘心中不免冷笑,之前在大街上见到他们,也没见他们认出自己,今天……倒是都认的自己了。

    “不知各位叔叔来我家干嘛?我家又小又烂,容不下几位大佛啊。”陈塘走到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光。

    “你喝酒了。”陈援朝瞥了陈塘一眼。

    “喝了一点儿。”陈塘点头。

    张子豪等人的父亲对着张子豪等人使了一个眼神,张子豪等人立即走到陈塘面前开始道歉,其中还有一个全脸都被纱布包着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被陈塘一酒瓶给打到昏死的那个人。

    陈塘面对张子豪等人的道歉,熟视无睹。

    如果这个世界上道歉可以解决事情的话,那还要法律干什么?

    杀了人,道歉完事,放了火,道歉完事?

    张子豪等人见自己道歉了,陈塘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顿时齐齐咬牙,心中想着:你他MA的狂什么狂,如果不是安家公主给你撑腰,我们早就找人把你揍的连你亲爹都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