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26章 陈塘的靠山

    “小塘啊,刚才你几位叔叔也都说了,会将这些原本损失的钱募捐给贫困地区!爷爷觉得这是个好注意啊,你和安氏那边打个招呼,就可以造福这么多的贫困地区儿童,多好的买卖。”

    陈援朝对着陈塘说道。

    陈援朝的话落下,陈塘就不能假装没听到了,毕竟陈援朝是一家之主。

    “既然爷爷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陈塘点头。

    如果没有找到陈塘家里来,陈塘是无所谓,但既然找到家里来,自己爷爷都发话了,那陈塘这个面子还是要给老人家的。

    “我就说嘛,小塘肯定能想到我们的苦衷和难处的。”张子豪的父亲立即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对着陈塘家里打量了一眼,说道:“这样,我们几家合伙给你们买一套房子,这样行不行?”

    “这就不必了。”陈援朝开口说道。

    “那……好吧。”张子豪等人的父亲点头,心中想着:这么一个老顽固,真是一个傻子,白给房子都不要。

    “那好,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休息,我们就先离开了。”焦佳怡的父亲说完,就准备离开。

    “等等。”陈塘开口,望着这几位‘叔叔’,说道:“不是说好了募捐吗?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这次迁移,你们损失多少,就得募捐多少!我也不是傻子,对着行情也有所了解,更知道你们几个人的企业位置,那些地盘,可都是黄金地盘,一年租金都得几千万不等。”

    “……”陈塘的话语落下,张子豪等人的父亲脸色齐齐难看了下来。

    “我来列一个单子吧。”陈塘说完,拿起笔纸,几分钟后,他将单子递给张子豪等人的父亲。

    其中,张子豪的父亲是要募捐两个亿,焦佳怡的父亲是募捐四千万,其他人的父亲都是几千万不等。

    “这……”张子豪等人的父亲齐齐相视,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陈援朝点了一根旱烟,抽了几口,一言不发。

    他也是因为听到这几个人说募捐,所以才说情的,如果这几个人不募捐的话,陈援朝也不是那种善辈!毕竟别人都欺负自己孙子了,陈援朝还能去帮别人?

    他可是一个老兵,一个手上有着无数敌人生命的老兵,怎么可能是一个善辈呢?

    “小塘啊,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给你家一千万,这样……”张子豪的父亲开口,不等他说完的,陈塘脸色一变,吼道:“谁他MA稀罕你们的臭钱!我家是没你们有钱没错,但那是因为我们坚守了自己的原则底线,如果和你们一样,现在的安氏,就是我们陈家!懂吗?”

    话语落下,张子豪等人的父亲脸色齐齐尴尬了下来。

    张子豪等人心中也都齐齐不屑的冷哼。

    但只有陈恩光以及方慧君知道,陈塘没有说大话,如果当初陈援朝,哪怕是行一点儿方便,此时的安氏,就是陈氏!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你们是想通过找我的家人,来给你们自己省去迁移所造成的损失!但我明着告诉你们,没门!你们想留在H市,可以,但必须募捐,按照单子上的价,少一分钱都不行!”

    “其实这样你们也赚了,因为H市的市场,可不是其他城市能堪比的!”陈塘一口气说道,丝毫不给这几个‘叔叔’留任何的面子。

    张子豪等人的父亲齐齐沉默,显然他们在考虑。

    “如果你们答应,我就低下脸面,去和安氏说一下,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也懒得去丢这个人!”陈塘说完,看了一下时间,继续说道:“不早了,各位请回吧。”

    “好,我们答应。”张子豪等的父亲齐齐开口。

    “关于募捐,明天就可以开始了,我会在三天时间之内,跟进每一个细节。”陈塘说道。

    “这个放心,我们一定办好。”说完,张子豪等人的父亲面色难看的离开了这里。

    待到他们离开,方慧君说道:“小塘,你做事这么不留情面,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中国目前就是个人情社会。”

    “不怕,我有靠山。”陈塘开口。

    “你说的是那个安氏?”方慧君问道。

    “不是。”陈塘摇头,说道:“我的靠山可不是安氏能比的,我是一个军人,我的靠山是国家和人民!但前提是……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情!这样,他们才是我永远的靠山!”

    话语落下,方慧君和陈恩光齐齐一愣,他们知道,陈塘,是真的长大了。

    “说的好!”陈援朝望着陈塘,大声喝道。

    ……

    与此同时,安氏集团。

    “那三个人审问的怎么样了?”安远征给警察局长打了一个电话。

    “没有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哪怕是那个头头,也不知道他的上家是谁,安董,你想的很对,这是一场有计划的绑架案,是针对你们安氏的。”手机中传出警察局长的声音。

    “我知道了。”安远征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门推开,安安哼着小曲儿走了进来。

    安远征望着安安,笑着说道:“看你这么高兴,今天是和那个人见面,吃饭了吧?”

    “您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嘛。”安安对着安远征做了一个鬼脸。

    “明天我请他吃饭,答谢他救我女儿的事。”安远征说道。

    “我就知道您肯定会请他吃饭,所以分别的时候,已经和他打好招呼了。”安安说道。

    “就你贼。”安远征起身,看了一下时间,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家。”

    ……

    境外,美国纽约。

    “事情搞砸了,老板很生气。”房间里,一个身高一米九,体格魁梧,戴着眼罩的独眼龙西方人坐在那里。

    “十分抱歉,我们也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一名华人模样的胖男人低着头,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这个人是谁?找出来,除掉。”独眼龙望向胖男人,继续说道:“另外,安氏那边就先别动了,以安远征的精明,如果这时候继续行动,怕是会打草惊蛇了。”

    “明白。”胖男人立即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