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31章 唯一一次的‘后门’

    狼牙特战队要被取消编制?

    开什么玩笑!

    听完胡元斌的话,陈塘对着手机低吼,道:“凭什么!他们凭什么取消狼牙特战队的编制!他们询问过我的意见了吗?狼牙特战队是不能被取消的!”

    “狼牙,你先别激动,听我说。”胡元斌可以理解现在陈塘的情绪,说道:“你也清楚,经过‘白色葬礼’事件之后,狼牙特战队已经名存实亡了!如今整个狼牙特战队只剩下你一个人,相比起再组建一支狼牙特战队的经费而言,自然是取消编制,或者由其他特种部队来代替狼牙特战队比较合适!”

    白色葬礼,也就是非洲西部利比亚白磷弹事件。

    中国将这次事件称之为‘白色葬礼’。

    “我不同意!”陈塘语气沉重的喝道。

    “这不是你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这是上面的决定!这件事情别说是你,哪怕是牧老首长都无能为力!能争取的,我们都已经帮你争取了!你是特种兵,你比谁都清楚,要重组狼牙特战队需要的经费和训练经费是多么庞大的一笔数字!”胡元斌说道。

    一个特种兵吃掉的子弹就是不可估计的,更别说一支特种部队了!每个人都知道,一个优秀的军人是子弹喂出来的,子弹,就是钱!

    陈塘咬牙,挂断胡元斌的电话,然后给牧卫民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三声之后,接通了。

    “喂。”手机中传出警卫员的声音。

    “我是狼牙,老首长呢?”陈塘对着手机问道。

    “首长在,我让首长接电话。”警卫员好像知道陈塘是为了什么事而打来的电话,片刻之后,传出牧卫民的声音:“狼牙。”

    牧卫民的声音显得有些憔悴和无奈,显然他已经为这件事情争取过了,但效果并不理想。

    “老首长,难道这件事情就没别的办法了吗?”陈塘对着牧卫民问道。

    “狼牙,这件事情我真的尽力了!狼牙特战队是我一手创建的,我也不想它被取消编制!如今,狼牙特战队要被取消编制,我的心也很痛!”

    牧卫民说到这里,继续说道:“其实也不算是取消编制,只是狼牙特战队由西北狼特种部队接替而已,换个名字,编制还在。”

    “这和取消编制有什么不同?”陈塘轻声说道。

    “这件事情等你回来再说吧,到时候你直接来我这里,我们再探讨一下,有没有其他解决办法。”牧卫民说完,继续说道:“对了,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你的出路我已经为了铺好了!如果你不想在西北狼,那我就举荐你去被称之为中国最强的特种部队,龙牙特种部队!”

    “龙牙?”陈塘摇头,说道:“我不会去龙牙的,我生是狼牙的人,死也是狼牙的军魂!我答应过狼首,不会让狼牙特战队消失!我会让狼牙特战队重归它之前的荣光!”

    “哎……”牧卫民叹气,没有再说什么。

    他是真的尽力了。

    “好了老首长,您休息吧。”陈塘说完,待到牧卫民挂断电话,他也收起了手机,朝着家里走去。

    自己的假期还有几天时间了,陈塘还用这几天时间解决自己父母的事情。

    然后回部队!

    但是回部队又能如何?这可是连老首长牧卫民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他一个小小的少尉,能干嘛?

    无奈的表情再次出现在陈塘脸上,他低着头,郁闷的回到了家里。

    “回来了。”陈援朝看到陈塘回来,问了一句。

    “嗯。”陈塘点头,情绪不高。

    “事情这么棘手吗?”陈援朝以为陈塘是因为陈恩光和方慧君的事情犯愁,轻声问道。

    “爸妈的事情不棘手,我已经查出来了,在我离家回部队之前,我肯定会解决好的,这点儿爷爷您放心。”陈塘说道。

    “那你这是怎么了?”陈援朝问道。

    “没什么,我先去休息了,爷爷您也早些休息。”陈塘说完,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人老了,睡不着。”陈援朝笑了笑,跟着陈塘一起进了房间,然后将房门关上,说道:“小塘,你的性子我是了解的,如果不是遇到无能为力的事情,你是不会这副表情的!和爷爷说说,到底怎么了?”

    陈塘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一根白将军,点燃,抽了一口,说道:“爷爷,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好没用。”

    “怎么这样说自己。”陈援朝皱眉,继续说道:“我的孙子,可不是没用的人。”

    “可是这件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了!我答应过我的战友,我的大队长,我会活下来,我会让狼牙特战队再次重回它的荣光!但是现在……我要食言了!作为一个男人,我连自己的承诺都办不到,爷爷您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男人的承诺重于泰山,军人的承诺,更是重于一切。”陈援朝说完,走到陈塘面前,继续说道:“和爷爷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狼牙特战队要被取消编制了,被西北狼特种部队代替,今天晚上我刚得到的消息,哪怕是连我的老首长,狼牙特战队的创建者,都无能为力。”陈塘咬牙,握拳说道。

    “这样啊。”陈援朝听完,点了点头,面色平静。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又该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一切。”陈塘捂着脸,面色不甘。

    “做好你自己该做的就可以了。”陈援朝拍了拍陈塘的肩膀,朝着门外走去,顺口说道:“小塘,记住你对着战友们的承诺,可不要食言。”

    陈塘一愣,旋即叹气。

    他是不想食言,但如今他又能怎么办?

    陈援朝没有再说什么,他离开了陈塘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房间之后,陈援朝在床底下拉出一个箱子,然后打开。

    箱子里面是一身被洗的发白的军装,还有数不清的军功章。

    陈援朝将军装和军功章小心翼翼的拿出,摆放在床上。

    是的,这个老人要出马了。

    这个一生正直不阿,从没有给自己家人谋取过任何福利的老人,为了自己孙子的承诺和梦想,准备去走一次‘后门’!

    这辈子唯一一次的‘后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