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39章 陈援朝的震慑

    “小塘啊,我们不会打扰的,我们就去和陈叔说几句话。”张子豪的父亲望着陈塘,笑着说道。

    “你们还是走吧,第一次你们来的时候,面子和机会我都已经给足你们了!做错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尽管这是你们的孩子做错了事情,但子不教父之过,你们这些做父母的,自然也有责任!”陈塘冷声说道。

    张子豪等人的父亲直接忽略陈塘的话,朝着陈塘家的方向走去。

    “看在之前我们是邻居的份上,我不想把事情闹的太难看!”陈塘低吼了一句,张子豪等人的父亲立即停住脚步,陈塘继续说道:“我话放在这里,你们再往前走一步,那我不介意亲手把你们给扔出去!当然,扔出去之后的你们,可都是躺着的!”

    “陈塘,你别给脸不要脸,这么下去我们是会破产,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破产后的我们,想弄死你,也轻而易举!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私立学校的公子哥指着陈塘大声喊道。

    “哦?”陈塘双眼眯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威胁我?”

    “啪!……”私立学校公子哥的父亲一巴掌打在公子哥的脸上,对着陈塘赔笑,道:“孩子不懂事,你可千万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这群商人,如果真甘心破产的话,也就不会聚集在一起来这里了。

    “小塘,我们就和陈叔聊几句,没别的意思。”张子豪的父亲赔着笑,说完,他对着其他人的父亲使了个眼神,然后一起朝着陈塘家里走去。

    他们完全没将陈塘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只要再次把陈塘的爷爷忽悠好了,这件事情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

    “你们是……把我的话当放屁了啊!”陈塘低下头,脸色阴沉。

    猛然,陈塘动了。

    夜色下,陈塘的速度很快,宛如鬼魅一般。

    张子豪等人,以及张子豪等人的父亲都只是看到一道黑影从他们身后冲过,然后……张子豪的父亲感觉自己肩膀被抓住了,再也难以迈步分毫。

    “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锅是铁打的这个道理!”陈塘低喝了一声,举起拳头,一拳朝着张子豪父亲面部砸去。

    “呼!……”拳头带风,力道很大,这一拳下去,张子豪的父亲肯定好不了样。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随着声音的落下,陈塘停了下来,拳头距离张子豪父亲的鼻梁只有不到一厘米距离了,张子豪的父亲面色苍白,额头都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

    声音是陈援朝的声音,否则陈塘也不会住手。

    “陈……陈叔。”张子豪等人的父亲看到陈援朝,宛如看到了救命的稻草。

    陈塘哼了一声,松开张子豪的父亲。

    张子豪等人的父亲一起朝着陈援朝走去,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但不等他们开口的,陈援朝举手,没有给他们机会,道:“你们的来意我清楚,不过这次的事情我也很生气,所以各位还是请回吧!”

    陈援朝的话落下,张子豪等人的父亲脸色难看了下来。

    “当然,如果你们之中有人感觉我这个老头子不近人情,你们也可以对我这个老头子进行报复!随时都可以放马过来,前提是你们得有这个能耐!”陈援朝眼神凌厉的盯着张子豪等人的父亲。

    张子豪等人的父亲看着此时的陈援朝,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花甲老人,而是一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

    杀气纵横!

    “陈叔,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张子豪的父亲低着头问道。

    “陈家人,可以温和待人,但千万别把陈家的温和当成懦弱!如果你们想鱼死网破,那好,今天开始,就换成我这个老头子来陪你们玩!”陈援朝盯着张子豪的父亲,低声说道。

    张子豪的父亲一言不发,瞬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他对着陈援朝微微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

    其他人看到张子豪的父亲离开,也都跟了上去。

    走出小区门口之后,焦佳怡的父亲对着张子豪的父亲问道:“老张,你就怕那个糟老头子了?”

    “你不懂。”张子豪的父亲叹气,说道:“如果只是陈塘发火,我还不在乎那个孩子,但如果是陈援朝发火了,那就证明……这件事情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什么意思?难不成这老头子比安氏还难对付?”私立学校的校长问道。

    “陈家是没有安氏集团有钱,但是这个时代里,我们小企业怕大企业,怕安氏!但安氏也有怕的人,安氏怕的,就是陈援朝这类人!”张子豪的父亲说道。

    “什么意思?”焦佳怡等人的父亲面生不解。

    “对啊爸,什么意思?就陈塘他们家,安氏怕他们?如果不是有安氏公主罩着陈塘,我早找人废了他了!”张子豪说道。

    张子豪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张子豪一眼,说道:“安氏集团再狠,也是无法和国家斗的!而陈援朝,他的靠山,是国家!”

    “什么!”话语落下,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齐变。

    “你们或许不知道,我也早就将这件事情给淡忘了,在十几年前的时候,我父亲和我说过,陈援朝来H市之前,身份大的吓人!还嘱咐我,以后千万不要得罪陈家,我也一直遵守着,但是我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忘记将这句话告诉我的儿子!”张子豪的父亲有些悔恨的继续说道:“刚才陈援朝说那些话的底气你们也可以感觉到,如果没有底气,谁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老张,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焦佳怡的父亲对着张子豪的父亲问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已经放弃了公司了,明天开始我就变卖一下家产,能卖多少,就拿着多少离开H市,到别的地方,东山再起!这次的事情,就权当是个教训了。”张子豪的父亲说完,继续说道:“你们怎么样,我管不了,但我劝你们一句,千万别有什么极端的想法,否则那时候,事情就真的无可挽回了。”

    说完,张子豪的父亲拉着张子豪离开了这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