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81章 特级小区

    西部军区,分军区,宿舍区。

    陈塘的临死宿舍里,餐桌上摆了七八个菜肴,餐桌下面是三箱未开封的军供茅台酒。

    西部军区分军区特种小队的六名特种兵和陈塘围坐在餐桌上,机枪手将三箱军供茅台酒全部打开。

    一箱是六瓶。

    他将六瓶茅台酒分别递给陈塘等人,然后自己从第二箱茅台酒里拿了一瓶,说道:“咱们是怎么个喝法?是按照咱们西部军区的规矩呢,还是按照中部军区的规矩来?”

    “随便。”陈塘将酒开封,轻声说道。

    “你们中部军区什么规矩?”狙击手对着陈塘问道。

    陈塘刚想说话,不等他开口的,特种小队队长开口,道:“我觉得就不用什么规矩了,怎么高兴怎么喝吧。”

    机枪手听到这句话,不乐意的说道:“那怎么行?我们几个还没报仇呢!尿没溅到你身上,你是没啥感觉,但我们五个人都‘挂彩’了!必须得报仇。”

    “那你说怎么喝?”特种小队队长对着机枪手问道。

    “还是和考核的时候一个规矩,咱们六个喝陈塘自己!”机枪手说道。

    话语落下,陈塘一愣,道:“扯吧?还能这么玩?”

    开玩笑,这就算再大的酒量,陈塘自己也喝不过他们六个人啊!毕竟特种小队的六个特种兵,再不会喝酒,熬个一斤白酒,也能熬下去吧?

    这样陈塘就是六瓶,六斤!

    陈塘祖籍山东,酒量是可以,但是也没能到六斤的地步啊!六斤白酒,而且是茅台这种酱香型高度数的白酒,可是会喝死人的!

    “放心,我们也不欺负你!这样,我们六个喝一斤,你喝两斤,这么喝行不行?”机枪手对着陈塘问道。

    陈塘听到这句话,点了点头,说道:“这样还勉强可以接受。”

    “那好,那就别闲着了,开始吧。”狙击手迫不及待的说了一句。

    七个人在宿舍里大喝特喝了起来,陈塘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应该是三瓶。

    面对西部军区特种小队的联合‘攻击’,他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喝醉了。

    喝醉之后,陈塘直接躺在地上睡了起来。

    陈塘喝了三瓶白酒,特种小队的六名特种兵喝了一瓶半,其中三个特种兵醉倒了,特种小队队长和机枪手、爆破手没醉,他们三人将陈塘抬到床上,然后扶着另外三名特种兵离开了宿舍。

    ……

    次日清晨,七点钟的时候,太阳升起,洒在床上。

    陈塘感觉到刺眼,睁开双眼,晃了晃脑袋,起身,看了一下时间,朝着洗手间走去。

    几分钟后,陈塘刚洗漱好,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陈塘瞥了一眼餐桌上面的酒瓶和剩菜,朝着房门走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人,少校。

    “首长。”陈塘对着少校敬礼。

    “休息好了吗?”少校对着陈塘问道。

    “休息好了。”陈塘应道。

    “那就走吧,你该离开这里了。”少校对着陈塘说了一声,朝着外面走去,陈塘立即跟上,问道:“首长,接下来我是去哪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会去北部战区。”少校开口。

    陈塘听闻此言,微微皱眉。

    少校这句不出意外,让陈塘心中很没底。

    这个世界上的意外可是很多的,特别是军队这个地方,意外是最多的。

    少校将陈塘带到了西部军区分军区的机场,然后便离开了。

    陈塘对着西部军区分军区扫了一眼,他没有看到特种小队的那六名特种兵,很显然,特种小队已经离开这里了。

    深吸了一口气,陈塘登上直升机,直升机舱门关上,缓缓升空,朝着前方飞去。

    ……

    与此同时,西部军区,成DU分军区,军区大院。

    住在这个军区大院里的,全部都是军人家属以及退休的老军人。

    军区大院的安全措施很到位,全场监控无死角,并且还有士兵真枪实弹的在站岗。

    在这个军区大院里,有一个特别区域。

    这个特别区域被军区大院称之为‘特级小区’,至于为何称之为‘特级小区’?很简单,这个小区里的家属都是特别的军人家属,没有人知道这些家属的配偶或者子女、父母是干什么的,在哪个部队服役。

    哪怕是少将级别,都无权知晓。

    ‘特级小区’内,一名年近三十的军嫂在大声哭着,满脸的自责和懊悔。

    “好了,别哭了,孩子肯定会找到的。”一名军嫂对着她安慰了一句。

    是的,这个哭的军嫂,就是丢孩子的那个人。

    但孩子不是从军区大院里丢的,偷孩子的人,本事再大,也进不了这个军区大院!

    孩子丢失,是因为军嫂带着孩子回了一趟娘家,在回军区大院的路上,孩子丢了。

    孩子,就是被陈塘救了的那个孩子。

    这时候,军区大院的负责人跑了过来,大声喊道:“孩子找到了!”

    丢孩子的军嫂听到这句话,立即起身,跑了过来,问道:“在哪儿?我的孩子有没有事儿?”

    “放心吧,没事儿,说来也巧,分军区正在搞考核,那个偷孩子的人在逃跑的路上,被一个少尉给看到了,然后被少尉给救下了!救下之后吧,少尉将孩子和偷孩子的人交给了警察局,警察局当天审问犯人,犯人说出了孩子从哪偷的,然后警察局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里。”军区大院的负责人说道。

    说完,他也松了一口气,暗自摸了一把冷汗。

    这可是‘特级小区’,如果孩子真没了,那他也别想好过。

    “孩子呢?”军嫂焦急的问道。

    “孩子在来的路上,还十分钟车程。”军区大院负责人说道。

    话语落下,军嫂便朝着军区大院门口跑去。

    十分钟后,警车来了,一名警察将那名小男孩儿抱了下来,军嫂抱着孩子,大声哭了起来。

    小男孩儿显然没明白怎么回事,自己的妈妈怎么哭了?

    但他很懂事,主动给妈妈擦眼泪。

    “那个大妹子,你没把这件事情和你老公说吧?”军区大院负责人顾虑的问了一句,如果要是军嫂和她老公说了这件事情,那问题可就大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