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88章 职业军人

    陈塘满脸惊骇的盯着这个来历不明的神秘男人,刚才自己竟然和小孩子一样被推开了!

    男人的手掌触碰陈塘的刹那,陈塘感觉自己面对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个婴儿面对一个大汉一般。

    生平第一次,陈塘感觉到自己的柔弱。

    是的,陈塘在方才一刹那,感觉自己比一个女人都要柔弱的多!

    陈塘将房门关上,面色凝重的盯着男人。

    男人将窗帘拉上,然后坐在床铺上面,瞥了陈塘一眼,说道:“不错,还知道关门。”

    “你今天没给我打电话,而是亲自过来,想必应该是出了某个问题了!你的衣服上,没有任何的军章和军衔。”

    陈塘说到这里,瞥了一眼男人的军靴,男人的军靴上沾着少许的泥土,鞋边上还有一根杂草。

    “你的军靴上沾着泥土,还有杂草,这足以说明你是偷偷潜入进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避开军区里几乎无死角的监控和防卫,但我知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来了这里。”

    陈塘的话语落下,男人笑了笑,说道:“推理的不错,但你怎么知道我这泥土和杂草是在潜入进来的时候弄上的?”

    “我在坐车来这里的时候,观察过周围,在离军区八百米外,就是这种杂草,面积大约一平方公里!这种杂草我虽然忘记叫什么名字了,但只有这边地域才会生长。”陈塘说道。

    “好了,不说废话了。”男人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铁制的小酒壶,然后喝了几口,说道:“你这里的座机被监听了,我没法直接联系你,所以就亲自走一趟了。”

    “监听?”陈塘一愣。

    “只是通过通讯局里的电话监听,你房间里没有监听,毕竟你又不是罪犯!他们监听你的电话,是察觉到我了!不过他们不知道是我,只是初步怀疑,因为……你今天的表现,对你们‘初中’水准来说,太过惊艳了。”男人说道。

    “你是五类部队,职业军人吧?”陈塘望着男人,轻声问道。

    话语落下,男人表情微楞了一下,诧异的盯着陈塘,问道:“你还知道五类部队和职业军人?”

    陈塘笑了笑,刚想开口,不等他开口的,男人打断,道:“哦,我知道了,五类部队和职业军人的事情,只有中将和上将级别的才知晓!而你一个少尉竟然知道,肯定是你爷爷告诉你的吧?”

    陈塘点头,紧接着摇头,道:“也不算是我爷爷告诉我的,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爷爷有天喝醉了,自己说胡话,然后我听到心里了。”

    男人轻笑,又喝了一口酒,说道:“也是,你爷爷那种人,不可能把这么机密的事情泄露出去!不过,你是他的孙子,如果他想让你走军人路的话,也有可能是你爷爷故意喝醉,然后故意让你听到的!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一直想成为五类部队的人吧?”

    “对。”陈塘点头。

    “这个念头,是不是就是从你爷爷那天喝醉,你听到关于五类部队的话,才有的?”男人继续问道。

    “是。”陈塘点头。

    五类部队,是高机密的。

    陈塘这个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只能从陈援朝那里听来。

    “看来你爷爷对的期望很高。”男人笑了笑,问道:“关于五类部队的事情,你没和其他人说过吧?”

    “……”陈塘面色有些尴尬,说道:“好像……说过了。”

    “说的什么?”男人问道。

    陈塘将那天和闫忠震等人说过的话和男人说了一遍,男人听完,点头说道:“这些倒是没什么,不过你有时间的话,还是嘱咐一下他们,别让他们到处乱说。”

    “知道了。”陈塘点头,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不是五类部队的?”

    “答案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男人笑着望着陈塘。

    “你为什么帮我?”陈塘继续问道。

    “你的问题好像很多。”男人将铁酒壶放在桌子上,说道:“但既然见面了,有些话还是说开的好,你前些天,是不是救过一个孩子?”

    “是。”陈塘点头,想起之前山林考核的时候。

    “那是我的儿子。”男人盯着陈塘。

    “什么!”陈塘一愣。

    “你救了我的儿子之后,我才知道你这么号人,然后开始调查你的资料,知道你正在参加考核,所以也就出手帮你一下!这样,咱们之间,谁也不欠谁了。”男人面色严肃的说道。

    “怎么称呼?”陈塘对着男人问道。

    “有缘的话,你自然会知道的。”男人望着陈塘,继续说道:“对了,不要怪我打击你,五类部队,职业军人的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可以这么说,如果不出意外,你是和职业军人无缘的。”

    “什么意思?”陈塘皱眉。

    “话说多了可不好,我点到为止,你自己领会。”男人没有告诉陈塘自己的名字,他看了一下时间,说道:“好了,我来不是和你啰嗦的,明天你的军事格斗比武,有多少把握?”

    “我还不知道是怎么个规矩,也不知道北部军区究竟会出多少人和我比武。”陈塘说道。

    男人沉默了下来,他沉默了足足几分钟的时间,才起身。

    男人仿佛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他望着陈塘,轻声说道:“那我就……教你几招吧!教你几招,真正的军事格斗术,但也是真正的杀人手法!当然,在切磋之中,也可以使用,但你要掌握好分寸,否则……出了人命,可怪不得我!”

    “真正的军事格斗术?”陈塘双眸发光。

    “之前我就和你说过,每个人都有适合每个人自己的方式和动作!我有我的方式,你也有你的方式,现在需要做的很简单,你和我过招,我观察你的招式和动作,然后改善你,编制出一种只适合你自己的格斗动作和方式!”男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过了今晚,你不能和任何人提起我,哪怕见面,你和我,都只是路人!懂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