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96章 给首长制造台阶

    “终于……结束了!”

    陈塘在听到北部军区首长那句‘结束’的时候,他心中的石头,也落在了地上。

    这块石头太重了,宛如泰山一样压在陈塘的头顶。

    但此时,彻底的放下了。

    陈塘半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颊上不断的滴落血水。

    血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汗水渗入伤口,火辣辣的疼。

    他的手掌都血肉模糊了。

    但现在,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只要狼牙特战队的编制还在,一切就是晴天。

    北部军区,西北狼特种部队的特种兵们逐渐散去。

    “狼首,哥哥,弟兄们,我做到了,你们的‘家’,还在……”

    陈塘血肉模糊的双手撑住地面,抓起那被鲜血混杂在一起的土壤,咬牙,眼泪从眸中流出,不断的滴落在地面上。

    没有人知道陈塘这一路走来受了多少委屈,本来执行任务,他是归来的‘英雄’。

    但是不等陈塘走出战友牺牲之痛的,又因为那个神秘的佣兵团,他进了军事监狱,还差点儿成为叛徒!

    之后,狼牙特战队的编制又差点儿被取消。

    这种事情,搁在谁身上,谁不委屈?如果可以的话,陈塘宁愿当初自己是牺牲的那一个人,由自己的战友活下来!

    因为……活着太累了!

    这种情况下的活着,是最煎熬的!他身上的责任太多了,肩膀上需要抗的东西,也太重了!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身上,有着狼牙特战队里所有的军魂!

    “你得立即去医务室接受治疗。”这时候,一名军医走了过来,对着陈塘说道。

    陈塘起身,在两名医务兵的搀扶下,朝着医务室走去。

    所有的首长们看着监控屏幕里的最后一幕,看到陈塘哭的时候,都沉默了。

    他们虽然不能完全理解陈塘的所有想法,不能感同身受,但是他们却知道这一路来,这个年轻的少尉,受了太多的委屈。

    这个年纪,本不应该需要考虑的事情,不需要肩负的责任,他全部接下了。

    陈塘被带到了医务室,然后医务兵开始给他消毒,包扎伤口。

    当伤口全部包扎完之后,秋立安来到了这里。

    “首长。”陈塘体力恢复了少许,想要起身,给秋立安敬礼。

    “好了,躺着就行。”不等陈塘起来的,秋立安示意陈塘躺下,继续说道:“我来一是看看你,二是和你说一件事情。”

    说话的功夫,秋立安拿起枕头,给陈塘当靠背。

    陈塘坐靠在病床上,问道:“首长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其实这次考核,你只要各项达到及格的成绩,就算通过,但上面想看看你的水准极限,所以没让告诉你,现在考核结束了,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这些。”秋立安说道。

    话语落下,陈塘一愣,问道:“西北狼特种部队的人也知道这些吗?”

    “知道。”秋立安点头。

    “我说呢。”陈塘低头,说道:“本来我还纳闷,上面怎么给我安排不可能完成的考核,我还以为是上面故意为难我,执意要取消狼牙特战队的编制呢。”

    “比起这些,我比较好奇,你枪械满分的成绩是怎么办到的?还有,你的格斗水准好像比之前的考核数据提高了很多。”秋立安对着陈塘问道。

    “首长,这是我的隐私,抱歉。”陈塘望向秋立安,说道。

    “好,我不问。”秋立安点头,没有再问,说道:“最后的格斗考核里,你把怒火都发在了西北狼特种部队身上,其实是没必要的。”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合格就是通过,我是被逼的,我觉得那时候如果我输了,狼牙特战队的编制就会被取消,所以我才下的狠手。”陈塘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秋立安摇头,说道:“模拟生死比武嘛,下狠手也不是不合规矩。”

    “那首长是说的哪个。”陈塘问道。

    “我是说,其实西北狼特种部队也很无奈的,如果让他们自己选择,他们绝不会去接替狼牙特战队的编制。”秋立安望着陈塘,轻声说了一句。

    “因为他们的编制也会被取消,或者接替么?”陈塘望向秋立安。

    “这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大家都是军人,都知道编制这两个字比生命都重要,这是传承,是精神!如果是你,你愿意去做这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吗?”秋立安问道。

    “不会,我懂了。”陈塘点头,说道:“我和西北狼特种部队,都是无奈的。”

    “是啊,由于‘白色葬礼’事件,上面首长很生气,所以一怒之下说出了要取消狼牙特战队编制的话,但其实首长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

    “编制是说取消就取消的么?但这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男人的话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更何况首长了!所以,首长又改口,说让西北狼特种部队接替狼牙特战队的编制!”

    “知道为何首长改了这么一个口吗?让首长收回那句话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再说出一句有台阶可以下的话来!因为他知道,你是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狼牙特战队被接替编制的,你肯定会闹,你一闹,一不乐意,首长就有台阶下了,然后你的考核就出现了。”

    说到这里,秋立安笑了笑,望着陈塘,继续说道:“当然,这些话我随便说说,你也随便听听,当不得真。”

    陈塘听到秋立安的话,笑了笑,没有立即回话。

    人情世故这点儿,陈塘还是懂得。

    越是高位的人,越是看重自己说的话,只不过因为想再收回这句话,陈塘和西北狼特种部队都成为‘棋子’。

    “首长,其实这罪魁祸首是那个黑色骷髅加闪电的佣兵团,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白色葬礼’事件,没有‘白色葬礼’事件,首长也不会生气,首长不生气,也就不会说出那样的气话,我和西北狼特种部队,也不需要营造‘台阶’。”陈塘笑着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