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97章 惺惺相惜

    “你说的对。”秋立安听闻此言,笑了笑,他看了看时间,起身,说道:“好了,你休息吧,我得回去了。”

    “好,首长慢走。”陈塘点头,应了一声。

    秋立安离开了病房,陈塘靠在病床上,瞥了一眼满是纱布的身体。

    病房都是单人病房,陈塘不知道丛林狼在哪个病房,更不知道丛林狼以及那些被自己打昏的西北狼特种兵醒来没有。

    回想起自己和丛林狼对决之前,丛林狼说的那句话:难道只有你们狼牙特战队的编制是编制,我们西北狼特种部队的编制就不是编制了吗?

    听完秋立安的话,再仔细琢磨一下这句话,陈塘心中生出了愧疚。

    “滴!……”陈塘按下了床头的按钮。

    几秒钟之后,一名医务兵走了进来,问道:“排长,你怎么了?”

    “那个最后和我格斗的西北狼特种兵,怎么样了?醒来没有?”陈塘舔了舔嘴唇,轻声问道。

    医务兵一愣,说道:“排长是说西北狼特种部队的教官丛林狼吗?放心吧排长,都醒过来了,他们身体素质都挺好的,问题也都不大,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陈塘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身体素质,能成为特种兵,身体素质能差的了么?

    “对了,丛林狼在哪个病房?”陈塘对着医务兵问道。

    “三号。”医务兵说道。

    “知道了。”陈塘点头。

    “排长还有其他事吗?没事的话,我出去了。”医务兵对着陈塘问了一句。

    “没事了。”陈塘说道。

    话语落下,医务兵离开了病房。

    待到医务兵离开,陈塘起身,披上外套,穿着拖鞋,朝着病房外走去,走出病房之后,陈塘朝着前方望了一眼,目光凝视在三号病房的门牌号上,朝着三号病房走去。

    “砰砰!……”

    陈塘敲了敲病房门,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丛林狼的徒弟,也就是那个想要和陈塘动手,却被北部军区首长拦下来的西北狼特种兵。

    “是你。”丛林狼的徒弟看到陈塘,面色很不好看。

    毕竟师父都成这样了,他肯定对陈塘没好感。

    “是。”陈塘点头。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丛林狼的徒弟对着陈塘说道。

    “怎么了?”丛林狼的声音响起,对着门外瞥了一眼,看到陈塘之后,他对着他徒弟说道:“行了,别犯倔,这又不是敌人,都是中国军人,只是比武格斗而已,让人家进来!”

    “可是……”丛林狼的徒弟不乐意,不等他说完的,丛林狼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是想让中部军区的人觉得我输不起是吗?”

    “不是。”丛林狼的徒弟听到这句话,立即给陈塘让出了位置。

    陈塘进入病房,在病床前坐了下来。

    “你先出去吧。”丛林狼对着他的徒弟说了一句,他徒弟离开了病房,随手将房门关上。

    待到丛林狼的徒弟离开,陈塘望着丛林狼,说道:“抱歉了,我下手有些重。”

    “我懂你。”丛林狼盯着陈塘,面色严肃的说道:“我懂一个亲眼看着自己战友牺牲,却无能为力的感觉,也懂编制要被剥夺的绝望,所以你没必要跟我道歉,如果我换做是你,我做的肯定不如你!”

    “因为十几年前,我亲眼看着我的战友牺牲,却无能为力!那时候的我,不如你,因为我差点儿被打击的站不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机缘,我怕是都脱下军装,回家了!陈塘,说真的,你很坚强,比那时候的我,坚强多了。”

    陈塘听着丛林狼的话,低头,轻声说道:“我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坚强,我只是硬撑着而已,我不敢放松,因为我怕一旦我放松了,肩膀上的责任,会把我压垮。”

    说到这里,陈塘望着丛林狼,继续说道:“谢谢,谢谢你能懂我,能理解我。”

    丛林狼笑了笑,说道:“我只不过是比你年长十几岁罢了,多吃了十几年的饭,所以才能懂你的感觉,你的无奈,你的愤怒和不知道多少黑夜里,流过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泪水,不知道多少个晚上,做过的同一个噩梦。”

    话语落下,陈塘呆滞了下来,惊骇的盯着丛林狼。

    是的,丛林狼说的很对。

    自从‘白色葬礼’事件发生,陈塘不是没哭过,没懊悔过,但这都是在没人的时候。

    他不知道做了多少个‘白色葬礼’现场的噩梦,几乎每天都重复着做。

    在这一刻,丛林狼说自己懂陈塘,他是真懂,是真的感同身受。

    如果自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是不会感同身受的!丛林狼,这个年近四十的老兵,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还得谢谢你。”丛林狼开口。

    “谢我什么?你是被揍的脑袋生锈了吗?”陈塘笑了起来。

    丛林狼也笑了起来,如果其他人在场的话,肯定不会想到这两个人在一个小时前还拼了个你死我活,谁也不让步。

    “年龄大了,特种部队我是待不了了,文书一个月前就下来了,我得转业了。”丛林狼漫不经心的说着,但眼眸中却闪过一抹伤感。

    他口中的转业,不是退伍,而是转到其他类型的部队中。

    “转业干什么?年龄大了又怎样,你的格斗术水准,在特种部队当个教官,是绰绰有余了。”陈塘说道。

    “这些由我徒弟来就可以了,给那小子一年半载的时间,他不会比我差的。”丛林狼说道。

    “好吧,那你是要去哪个部队?”陈塘问道。

    “文书上说的是去带一个加强营,好像是中部军区吧,虽然离北部军区这个老巢很不适用,不过无所谓了,哪个军区不是待,都是为人民服务。”丛林狼说道。

    “中部军区么?”陈塘一愣,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在转业之前,能败在你手里,算是给我的特种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吧。”丛林狼说道。

    “别这么说,技巧我不如你,你是年纪大了。”陈塘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战场上,敌人也不会因为你年纪大,或者年纪小,就不开枪了吧?”丛林狼笑了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