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102章 绑架事件的眉目

    “我们是不会跪的,有种你就弄死我们!”一名日本人眼神狠辣的盯着陈塘,大声喊道。

    “对,我们高贵的血统,是不会和你们低头的!”

    “我们宁死不屈!”最后一名日本人还说了一句中国成语,很显然这三个日本人都对中国文化有着研究。

    陈塘观察着这三个日本人,会说中国话,还会中国成语。

    虽然他们三个看上去像是来中国旅游的,但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他们是有着目的性的来到了这里,至于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目前是和陈塘无关的。

    “这么有骨气么?”陈塘笑了笑,朝着太极拳的训练室走去,随手拿起三块木板,然后朝着三名日本人走来。

    “你……你要干什么!”三名日本人看到陈塘的举动,脸色难看了下来。

    其中一名日本人拔腿就想朝着人群跑,但不等他迈步的,陈塘一把抓住他,然后朝着后方一拉,日本人的身体失去平衡。

    刹那间,陈塘将一块木板扔向这名日本人的胸口,在木板刚贴到日本人胸口的时候,陈塘一脚踢出。

    “嘭!……”

    木板碎裂,日本人惨叫一声,被提出三四米,他刚想起身,但完全站不起来了。

    同时,他的身上只有轻微的‘伤印’,估计明天一早,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陈塘望向那两名日本人,朝着他们走来,不等陈塘走到他们身前的,这两名日本人立即举手,大声喊道:“别,你别过来,我们跪!我们道歉!”

    “哦?不是宁死不屈么?”陈塘眉头一挑,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这两名日本人没有回话,立即跪在了地上,同时对着五名太极拳学徒和陈塘低喝道:“对不起。”

    “你呢?”陈塘望向那名倒在地上,不断哀嚎的日本人。

    这名日本人想爬起,然后跪下,但此时他也办不到。

    那两名日本人立即跑了过来,将这名日本人扶起,然后跪在地上,这名日本人虚弱的说道:“对不起。”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吗?只要你们听话的情况下,中国和日本,还是很友好的。”陈塘说完,对着体育馆大门处打了一个手势。

    一名警察看到之后,立即和警察局局长汇报,警察局局长带人将这三名日本人带走。

    陈塘走到那五名太极拳学徒身前,问道:“没事儿吧?”

    “没事,你也是学太极拳的吗?”一名学徒摇头,对着陈塘问道。

    他望向陈塘的眼神中夹杂着炙热的精芒,因为他也想学这种可以实战的太极拳,而不是这种强身健体的花花招式。

    “刚才不算,现在……勉强算一个吧。”陈塘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在人群的注视下,和五名太极拳学徒的不解眼神下,朝着体育馆外面走去。

    不少群众都跟在陈塘身后,其中以青年和少女居多。

    这个年龄段正是盲目崇拜的时候,方才陈塘的做法,在他们心目中就是‘英雄壮举’,新时代的‘霍元甲和陈真’。

    他们追到体育馆门口,想要和陈塘说几句话,合个影。

    但不等他们上前和陈塘搭话的,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因为体育馆外,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那里,车门打开着,一名身高一米七,穿着一身卡其色休闲装,扎着马尾,身材修长的女人站在那里。

    虽然他们不知道女人是谁,但这辆劳斯莱斯幻影那五个八的车牌号,却出卖了女人的身份。

    安家的公主兼安氏集团某子公司总裁,安安的专用车。

    陈塘看到安安之后,没有露出丝毫震惊的表情,也没有开口言语。

    “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惊讶。”安安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在警察局局长出现的时候,我就不惊讶了,他肯定和你通风报信了吧?”陈塘轻声说道。

    “回答满分,上车。”安安莞尔一笑。

    陈塘没有拒绝,和安安一起坐在了后车座。

    车辆发动,司机开着车朝着前方驶去,离开了体育馆。

    “你的伤怎么回事?”车上,安安对着陈塘问道。

    “工伤。”陈塘说道。

    安安听到工伤两个字,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你的穿着好像换了一种风格。”陈塘扫了安安一眼,轻声问了一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并不是我穿着换了一种风格,在其他时候,我还是之前那种风格,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变成这种风格!因为这样,我们看上去像是一路人。”安安说道。

    “呃……”陈塘应了一声,没有回话。

    这句话对安安来说,或许是无心插柳。

    但在陈塘听来,却多了很多不得不去考虑的问题。

    和安安说的那句话一样,因为这样,他们看上去像是一路人!但像,终归是像,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安安的这句话,让陈塘之前萌生的微弱情愫,彻底的被浇灭了。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是冲动的,但一个特种兵是清醒的,之前的陈塘冲动了,现在的他,清醒了。

    “我请你吃饭吧。”陈塘对着安安说了一句。

    “好啊,就等你这句话呢。”安安点头,说道:“你可以直接说去哪儿,司机会过去的。”

    “吃生煎馒头吧,好久没吃了,咋样?”陈塘对着安安问道。

    “可以。”安安点头。

    生煎馒头,也就是水煎包,H市称包子为馒头。

    就这样,陈塘和安安来到了一家生煎馒头的店铺,这家店挺大的,还有包厢。

    两人进了包厢,陈塘在吃着的时候,安安突然开口,说道:“这次来,不是为了你这顿饭,而是有事和你说。”

    “说吧。”陈塘点头,望向安安。

    在车上的时候,陈塘就感觉安安一直欲言又止的,可能是因为司机在那里,很多话安安没法说,现在司机不在了,她就没有避讳了。

    “在你回部队之后,我爸爸一直在调查绑架事件,现在这件事件有眉目了,初步查实,和在你家小区攻击你的那几个人有着联系。”安安压低了声音,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