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103章 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初恋

    安安的话语落下,陈塘双眸眯起,这双邪气凛然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精芒。

    这件事情从一发生开始,陈塘就考虑到了那几个人肯定和安安绑架事件有关,只不过那时候他没有证据,也没有时间去调查此事。

    如今,安远征调查出来了,结果和陈塘预料的一样。

    “安董还说什么了?”陈塘对着安安问道。

    “我爸爸一开始就说过,这可能是一家国外的企业,经过查实,的确是一家国外的企业!由于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国外,又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根本无法走国际法律途径。”

    “通过我爸爸埋下的眼线,那次攻击你的几个人,是国外一家华人安保公司的,他们对这件事情也不知情,他们也是受人雇佣的,至于雇佣他们的人,他们也不知道。”安安一口气说道。

    “国外的安保公司么……”陈塘双眸眯起。

    国外的安保公司可和中国的安保公司不同,中国的安保公司是保安,国外安保公司的意思和雇佣兵差不多的意思。

    那次的三个人身手虽然不咋滴,但下手极狠,明显是冲着陈塘的性命来的!可以看得出,他们生前要么就是亡命徒,要么就是受过一些训练。

    “这件事情的水很深,我爸爸说,越往后查,可能会查出一些更加不好的东西出来,所以为了我的安全,只要对方不再对我动心思,他也不想继续调查了。”安安继续说道。

    陈塘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商界的事情他不懂,在这点儿上,安远征考虑的肯定比陈塘全面。

    “我给你的护身符呢?”安安转移话题,问道。

    “在这儿。”陈塘拿出,只不过护身符上多了一些血迹。

    “别丢了。”安安轻声说道。

    “安妹妹送的东西,我肯定是会丢的。”陈塘将护身符放了起来,笑着说道。

    “妹妹?”安安听到陈塘的话,一愣。

    “是啊。”陈塘点头,说道:“我家里就我和我哥哥,我记得小时候,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我爸妈以为我是女儿,他们一直想要个女儿的!我也一直想要一个妹妹,因为我也想有一个妹妹去疼!虽然亲生的是没有了,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以后就以兄妹相称。”

    安安听着陈塘的话,表情越发的不自然了起来,美眸中也闪过一抹强烈的失落。

    “好吧。”安安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能听出陈塘的意思,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陈塘笑了笑,继续吃起了水煎包。

    话是他说的,但他心里也好像丢了一些东西。

    虽然从高中时期开始,陈塘就一直很受女同学们的欢迎,很多女同学倒追陈塘,但他从不否认,那些女人中,自己没有一个动过心,或者有好感的。

    安安是一个,是陈塘目前唯一一个心动过,也有好感的女人。

    这可以说是陈塘的初恋。

    如果陈塘愿意的话,他也知道,两人会发生一段故事!但特种兵的冷静告诉陈塘,就算发生了一段故事,结局也是会以‘悲剧’收场。

    毕竟,他们两个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陈塘是军人,安安是商人。

    先不说安氏集团的庞大财力,就单说两人聚少离多,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异地恋煲电话粥一开始很新鲜,时间长了,谁也熬不住!更何况,陈塘的职业,是那种连电话粥都没多少机会去煲的。

    既然是错误的,没结局的,那就直接别开始了。

    ***教导的很对,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陈塘并非是直男癌,也不是保守的人,但他却是一个‘干净’的人。

    吃完饭之后,陈塘告别了安安,回了家。

    一回家,自然而然的,陈恩光和方慧君对着陈塘问起了脸上伤的问题,陈塘只能说是训练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

    面对方慧君的啰里啰嗦,陈塘开始了漫长的政治课程。

    足足两个小时的正式课程,方慧君才放过了陈塘,但还时不时的啰嗦几句,陈塘只能点头哈腰的说是,一个‘不’字也不敢言。

    上完政治课程,陈塘来到了陈援朝的房间,开始和陈援朝下棋。

    下棋的途中,陈塘和陈援朝说了这次考核的所有经过。

    一场棋局下来,以陈塘惨败收场。

    “记住自己的话,想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应该去做什么,放下一切,去飞翔吧,中国军人未来的天空,是属于你们年轻一代的。”陈援朝望着陈塘,微笑着说道。

    “是!老首长。”陈塘对着陈援朝敬礼,笑着说道。

    “叮铃铃!……”

    就在这时,陈援朝房间里的座机响了。

    这个年代里,座机已经很少了,但陈援朝房间里还安装着。

    陈援朝起身,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号码,眉头微皱,但他却没有接起。

    “怎么了爷爷。”陈塘轻声问了一句。

    电话响了十几声,不响了。

    “没事。”陈援朝说完,朝着桌面走来,说道:“继续下棋。”

    “叮铃铃!……”

    还不等陈援朝坐下的,电话再次响起。

    陈援朝走了过来,来电显示上还是原来的号码。

    “你先出去吧。”陈援朝对着陈塘说了一句。

    “哦。”陈塘应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也没问什么,离开了陈援朝的房间,随手将门关上。

    待到陈塘离开,陈援朝才接起电话,表情很是复杂,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十岁。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次日清晨,晨阳初升。

    经过一夜在警察局里的‘过渡’,三名日本人被他们的大使馆接走,这三名日本人的神色很憔悴,显然昨晚并没有休息好。

    三名日本人被他们的大使馆接走之后,便被他们的大使馆遣返了。

    但在机场的时候,三名日本人以上厕所的借口,去了厕所。

    在厕所里,有一名等着他们的人。

    这个人是日本人,穿着一身坚挺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

    从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个文化人。

    当然,只是表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