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120章 陈援朝支招

    牧佳茗开着吉普车离开了狼牙特战队基地,看到吉普车离开,陈塘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那双邪气凛然的眸子也闪烁着精芒。

    刚才的陈塘表情,都是他故意而为之的。

    牧佳茗来这里的目的他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想把自己拉进龙牙,让狼牙特战队成为龙牙特种部队的附属。

    牧佳茗有着目的,陈塘也有着自己的目的。

    不过,尽管陈塘是故意入套的,但是……能不能赢牧佳茗,这还是两说。

    因为,他对牧佳茗一无所知。

    陈塘拿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是之前那个五类部队里的神秘男人的号码,陈塘偷偷记了下来。

    陈塘的算盘打的很好,虽然自己不懂的战术指挥,但是他可以求教职业军人,你龙牙副司令再牛X,难不成还比职业军人还牛么?

    陈塘相信,只要那个神秘男人指点自己,别说一个牧佳茗,就算是龙牙特种部队的司令,他也有信心将其击败!

    拨出电话之后,陈塘听着手机中的提示音,脸色难看了下来: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您好,您……

    空号!

    “混蛋!”陈塘的脸色苍白了下来。

    之前那个神秘男人离开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以后不会再和陈塘有任何的牵扯。

    陈塘当时还说可以打电话,毕竟打电话是他的自由。

    但他没想到,电话是可以打了,号码成了空号!

    陈塘的额头浮现密密麻麻的冷汗,这可怎么办?没有职业军人的指点,他怎么赢龙牙的副司令?自己输了,那狼牙特战队岂不是要毁在自己的手上?那时候,自己怎么面对牺牲了的弟兄们?

    “师父啊师父,你这次可把我给坑惨了!”陈塘望着手机,轻声自语。

    陈塘沉思了一会儿,朝着训练室走去。

    这个训练室原先是狼首的,以前只有狼首一个人在这个训练室里训练,狼首也准许陈塘他们进入这里,但陈塘他们来的次数不多。

    进入训练室之后,陈塘瞥了一眼训练室内的加重道路,然后给自己胳膊上绑了二十斤的铁块,又给自己腿部绑了三十斤的铁块。

    是的,陈塘要进行负重练习。

    这个念头,从他和丛林狼格斗完之后就有了,又经过和黑熊的战斗,陈塘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他的技巧没有任何问题,但碰到比自己体格魁梧,身高高大的敌人时,差距就出来了!所以,陈塘要锻炼自己的爆发力、速度和力量!

    而负重练习,可以全面的锻炼到这一些。

    所谓的负重练习,可不是负重越野什么的,而是陈塘要负重对着木桩进行各种击打。

    等什么时候带着这胳膊二十斤和腿部三十斤的负重速度和目前不带负重一个速度了,那陈塘就再次加重!

    这是他自己给自己制定的一个变强计划。

    “嘭嘭!……”

    训练室内传出沉闷的撞击声,这是陈塘身体击打在木桩上的声音。

    他的胳膊和腿部早就有老茧了,也早就熟悉了这种击打。

    一个小时的时间,陈塘满头大汗的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一个小时里,陈塘一直没有休息。

    休息了二十分钟,训练室内又传出‘嘭嘭’的击打声,这次持续了一个小时十分钟才停止。

    陈塘没有卸下负重的铁块,他穿上外套,离开了训练室。

    以后这些铁块他会一直绑着,除非到了作战时刻。

    陈塘离开训练室之后,坐在地上,抽着烟,然后拿出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

    这次,他拨的号码不是五类部队神秘男人的号码,而是……他家里的号码。

    “喂。”电话响了三声,接起,陈援朝的声音传出。

    “爷爷,是我。”陈塘开口。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陈援朝问道。

    “有一点儿……小事。”陈塘欲言又止。

    他知道自己爷爷之前去朝鲜带兵打过仗,真正的战争老人都知道怎么打,更别说演习了,所以陈塘想请教自己的爷爷。

    “有事就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了。”陈援朝的声音传来。

    “是这样的……”陈塘将牧佳茗和他的赌注事情说了一遍,特别强调了是两个团之间的对战。

    “这种事情啊。”陈援朝听完,没有立即回话。

    虽然老人早就退休了,但退休在家,没事的时候陈援朝也是喜欢看些军事报纸之类的,对目前的国家武器装备和新型作战也知晓一些。

    “那个人什么水准你知道吗?”陈援朝对着陈塘问道。

    “不知道,她是一名少校,是某部队二把手级别的。”陈塘说道。

    “既然不知道,那就按照最坏的打算来对待!你和人家的悬殊过大,临时抱佛脚怕也已经来不及了!”陈援朝说道。

    “那就是没办法了?”陈塘皱眉。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成功的几率不大,如果你没有更好的办法的话,你倒是可以试试。”陈援朝说道。

    “什么办法?”陈塘问道。

    “还记得前些天你回来,和我下棋的时候,你优势最大的那次吗?”陈援朝没有直接回答陈塘的问题,说了这么一句话。

    “记得。”陈塘点头。

    “你就这么对付她吧。”陈援朝说道。

    “剑行偏锋吗?”陈塘双眼微眯。

    那时候下棋,陈塘知道自己不是陈援朝的对手,索性直接胡乱出招,没想到却稍微打乱了陈援朝的棋路,让自己占据了几十秒的上风。

    “是的,就算你们两个人都是负责一个团,但指挥官的优劣,会直接导致一场战争的成败!你们指挥能力差距过大,只能剑行偏锋了,只有剑行偏锋,才可以打断敌人原本的冷静和思维,才不会一昧的被敌人牵着鼻子走。”

    陈援朝说到这里,继续说道:“这样,这几天没事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能教你多少,算多少!然后你结合你自己领悟到的,演习一开始先试探一波,如果差距过大的话,就只能依仗你所掌握的知识,再加上剑行偏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