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254章 我们都需要冷静

    苏杨耸了耸肩,朝着食堂走去。

    陈塘也准备去藏书室,但不等他迈步的,茅宜川开口,轻声说道:“陈塘,你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你有些不对劲儿?”

    瞥了周围一眼,周围没有人,陈塘说道:“师哥多心了,我没事。”

    “那快去藏书室吧。”茅宜川说完,朝着教学楼方向走去。

    陈塘来到了藏书室,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了,开始安心的看书。

    下午的时候,牧佳茗和苏杨他们来借书,陈塘和往常一样,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不对。

    唯一不对的就是陈塘和牧佳茗的关系,僵持了下来。

    两人依然说话,但却都不提恋人关系这层面。

    苏杨身为局外人,摇头一叹。

    他可以看得出,陈塘对牧佳茗有那种意思,牧佳茗对陈塘也有那种意思,但两人之间就是有道隔阂。

    吃过晚饭,陈塘回到了住处,洗漱,然后休息。

    来到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两个多月了,说实话,陈塘没做过一个梦,每天都睡的很好。

    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今夜,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了陈驰。

    往常,他凡是梦到陈驰,都会梦到狼牙特战队的老兵们,但这次只有陈驰一个人。

    梦里,陈塘就坐在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住处的客厅里,陈驰穿着军装,全副武装的站在那里。

    “哥。”陈塘望着陈驰,喊了一声。

    陈驰没有言语,就盯着陈塘。

    “怎么不坐?”陈塘对着陈驰问道。

    “阿塘,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迂腐了?”陈驰开口,盯着陈塘问道。

    “我迂腐?”陈塘一愣。

    “其实你比谁都清楚,牧佳茗根本不认识我,她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和她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用狼尾的话来说,就是单相思!你为什么自己把自己给堵在这个坎里了呢?”陈驰对着陈塘问道。

    “你说的很对,我很清楚这些,我也知道这是一道坎,但我就是走不过去。”陈塘低头说道。

    “你欺骗不了自己,你和苏杨说我的事情,无非就是希望苏杨能传达给牧佳茗!阿塘,你现在就是自欺欺人,自己欺骗自己,这不是迂腐又是什么?”陈驰摇头一叹。

    “但她是哥哥喜欢的人。”陈塘轻声说道。

    “是,我是喜欢她,但退一万步来讲,我已经死了,你们还活着!还记得吗?我和你说过,帮我照顾她!”陈驰开口说道。

    话语落下,陈塘一愣,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那个梦里陈驰把牧佳茗托付给了自己。

    当时陈塘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现在

    “阿塘,这么说吧,我和牧佳茗是没结果的,就算我还活着,我和她也没有结果!你从小什么都好,比我外向,比我会说话,但唯一不如我的就是对待感情,太懦弱了!”陈驰说道。

    “我懦弱?”陈塘皱眉,望向陈驰。

    “你不敢面对你内心真正的情感,这就是懦弱!一个真正的军人,敢于正视一切!”陈驰说道。

    “或许吧”陈塘叹气。

    “阿塘,记住,我想成为你的精神支柱,而非精神累赘!哥虽然走了,但你还在!好好活下去,你的未来不光是为弟兄们报仇,还有成为职业军人!别忘记,这是我们共同的梦想,现在哥不在了,你就带着这个梦想,大步前进吧!”陈驰走到陈塘身前,微笑着说了一句。

    “我会的。”陈塘点头。

    陈驰露出微笑,转身,提着枪械,朝着门外走去。

    陈塘抬头,望向陈驰的背影。

    猛然,他感觉眼前一黑,然后一亮。

    他睁开了双眼,窗户外依然漆黑无比。

    看了一下时间,早上五点钟了。

    陈塘起床,洗漱,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温水,大口喝光。

    他来到了牧佳茗的住处门前,站在这里,等待着牧佳茗出来。

    路过这里的学员不断的对着陈塘打量,对着陈塘打招呼,陈塘微笑着回应。

    五点半的时候,牧佳茗打开大门,看到陈塘之后,愣了一下,问道:“有什么事儿吗?”

    陈塘进入院子,牧佳茗将大门关上,说道:“有事儿快说。”

    “那个我之前可能有些钻牛角尖,现在我想通了,所以”陈塘支支吾吾的说着,不等他说完的,牧佳茗打断,说道:“陈塘,你想说什么?”

    “我们还和之前那样吧。”陈塘舔了舔嘴唇,望着牧佳茗,说道。

    “你不是说我们不合适吗?”牧佳茗问道。

    “这件事情是我冲动了,你就权当我没说这句话。”陈塘开口。

    牧佳茗笑了笑,摇头指着自己肩膀,说道:“我肩膀上的刀疤,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有了,也早就不疼了,难道不疼,就代表这刀疤就能消失吗?何况,现在这‘刀伤’还没结疤呢。”

    “不是,我”陈塘开口,想要解释。

    不等他说出话来的,牧佳茗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说道:“陈塘,我觉得现在,我们两个都应该冷静!之前我们都太冲动了,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下,等什么时候冷静好了,再谈其他。”

    牧佳茗的话语落下,陈塘沉默了十几秒钟,然后点头,说道:“好吧。”

    “我要去吃饭,然后上课了。”牧佳茗示意陈塘让开。

    陈塘将大门打开,朝着学院方向走去。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时光飞逝。

    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的最后一个月学期,结束了。

    这段时间里,陈塘将藏书室里自己该看的书籍全部看完,并且消化了五五六六。

    那些没消化的,得以后慢慢来消化。

    学习这件事情,和吃饭一样,不可能一口吞掉一个大胖子,这样会噎死的。

    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的五十名学员们,迎来了最后的考试。

    考试规则之前茅宜川都说过了,经过前两次的考试,大家也都轻车熟路,知道该怎么做。

    不等茅宜川说话的,五十名学员就主动上了军用卡车。

    军用卡车离开了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朝着最近的军区方向驶去。

    p: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