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267章 ONE THIRD

    吃过午饭之后,苏杨的长辈们以及堂哥、堂姐、表哥、表姐的就都各回各家了。

    毕竟他们事务繁忙,都不是闲着的主儿。

    苏杨的爷爷也去参加会议去了,他父母也去了部队忙工作。

    上午还人满为患的样子,下午房子里就只剩下陈塘和苏杨两个人了。

    “苏杨,咱们也该回基地了。”陈塘对着苏杨说了一句。

    “急什么,好不容易有了假期,我带你出去玩玩,好好看看这北京城,晚上我再带你去逛逛,好好欣赏一下北京城的夜色!”苏杨拿起钱包,拉着陈塘就往外走。

    “有时间再逛吧。”陈塘说道,有些不想去。

    “哥们在6号解放军高级军事学院三个多月都快憋死了,一直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学习状态,这好不容易有了假期,可以休息休息,放松放松,你就这么把这个机会给扔了?”苏杨开始对陈塘展开语言‘攻击’。

    “别找这些没用的借口。”陈塘不听苏杨这一套。

    “我说哥们,以后进了五类部队,再想有这样自由的日子,那可只能在梦里了。”苏杨停下脚步,面色严肃的望着陈塘。

    陈塘听闻此言,沉思了下来,片刻后,望着苏杨说道:“今天你说的所有话里,也就这句话有些远见!”

    “那怎么着?走着?”苏杨眉头一挑,问道。

    “走。”陈塘点头,同意了下来。

    苏杨从车库里开出一辆白色的吉普车,车牌是正常车牌。

    陈塘坐在副驾驶上。

    苏杨将车启动,热车。

    他翻动着自己的钱包,然后拿出一张银行卡,笑着说道:“今天哥们带你见识见识北京城有名的高端场所,让你知道啥叫高消费!”

    “你这卡里有多少钱?够去那些地方的吗?”陈塘瞥了一眼,继续说道:“我听说北京城的高端场所,一晚上下来,上百万都有可能。”

    “咋?看不起哥们?”苏杨拿着银行卡在陈塘眼前晃悠,说道:“这卡里多了不敢说,一百万还是有的。”

    “你哪来这么多钱?”陈塘皱眉问道。

    “放心,不是黑钱。”苏杨收起银行卡,说道:“我表姐你也知道,大明星,可不差钱!她对我这表弟很是照顾,这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三年里她给我的零花钱,我一直没花,今儿哥们得把它花出来,不然进了五类部队,咱们身份成死亡状态,这卡就成死人卡了,里面的钱也就废了!”

    “说的好像一定就能进去似的。”陈塘摇头一笑。

    “走喽!”车热的差不多了,苏杨开着车离开了军区大院。

    下午,苏杨开着车带着陈塘吃了当地的一些小吃,同时给陈塘介绍了很多当地有名的古迹,也和陈塘说了很多有名的故事。

    六点钟的时候,天黑了下来。

    两人去吃烤鸭,但现在北京堵车,七点半才到,吃完烤鸭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

    “走吧,去工体那边玩玩。”苏杨伸了个懒腰,朝着烤鸭店外走去,陈塘跟在后面。

    熟悉北京的人都清楚,工体富二代、白富美很多,并且周围的夜店都是高消费水准,那里聚集了大片的富豪人群,同时,也是很多别有用心,想要出卖(色)(相)女子们经常去的地方。

    苏杨将白色吉普车停在路边,对着陈塘打了一个响指,说道:“走吧哥们,到地儿了。”

    陈塘下车,对着周围打量,浓妆艳抹的女子很多,淡妆清纯的美女也不少,可以说这里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前方超跑成排、兰博基尼、法拉利、宾利、保时捷等豪车数不胜数!苏杨的这辆白色吉普在这里,说实话,真的很掉价。

    “咋样?”苏杨笑着问了陈塘一句。

    陈塘憋了近一分钟时间,最后说出一句:“他ma的”

    “哈哈”苏杨大笑了起来,说道:“很多人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是目瞪口呆,但你这蹦出一句脏话,是什么意思?”

    “老子仇富行吗?”陈塘望向苏杨,轻声说道。

    “今天哥们就是富豪,走着。”苏杨将手搭在陈塘肩膀上,两人朝着夜店走去。

    夜店的名字是amp;bp;hird,很出名的一个夜店。

    现在是晚上九点钟,进入夜店,dj已经上台了。

    台上漂亮,身材火爆的(公)(主)们在跳着(艳)(舞),引领着节奏,不少年轻人都在随着节奏步入舞池,不断摇摆着。

    “您好先生。”打扮靓丽的女服务员朝着陈塘和苏杨走了过来。

    “现在卡座还剩下什么位置?”苏杨对着女服务员问道。

    “您需要什么位置?”女服务员问道。

    “最好的位置。”苏杨说道。

    “您有预定吗?”女服务员问道。

    “没有。”苏杨回答。

    “绝佳的位置只剩下这里了,其余的都已经预定出去了,这是价格和最低消费,您看一下。”女服务员递给苏杨价格单。

    “嗯,就这个吧。”苏杨点头。

    “如果您下次来的话,可以提前预定,这是我的名片,您可以给我打电话。”女服务员递给苏杨一张名片,苏杨拒绝,说道:“不用了,估计没下次了。”

    女服务员笑了笑,对着苏杨问道:“您喝什么酒?我们这有路易十三、李察、黑桃a、香槟王”

    不等女服务员说完的,苏杨打断,道:“什么贵,给哥们来哪个!”

    “您是杯算,还是瓶?”女服务员问道。

    “废话,肯定是瓶!”苏杨说道。

    “好吧。”女服务员点头,她感觉自己应该碰上赚了钱,第一次来夜店的暴发户了。

    卡座是有专门的服务员服务的。

    陈塘和苏杨坐了下来,一会儿的功夫,女服务员拿着一瓶路易十三走了过来,然后打开,给陈塘和苏杨倒了一杯。

    “这么大。”苏杨看到酒瓶,愣了一下。

    陈塘瞥了一眼价格,有些眼晕。

    路易十三至尊装,1.5l,这市价五万多一瓶,在这里卖十万多!

    “这他ma是喝金水啊。”陈塘端起酒杯,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