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273章 不明雇佣兵

    礼毕之后,黑桃a用五星红旗将黑桃k的遗体盖上。

    “谁干的?”闫忠震望向黑桃a,双眼通红,嘶吼着问道。

    陈塘和牧佳茗等人也望向黑桃a,他们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下去说吧。”

    黑桃a说完,和红桃a他们一起走下了运输机,陈塘等人也跟了下来。

    “今天上午,边境驻扎部队那边发现一名窃取情报的当地伪装人员(伪装成居民),这个人对当地地形路段都很了解,也有着很强的反侦察能力。”

    “边境驻扎部队在发现他的时候,他也发现了不对,于是在边境驻扎部队对他实施抓捕行动的时候,利用自己对当地地形和路段的了解逃了出去。”

    “边境驻扎部队一直追到他边境线的林区,过了林区就不再是中国界了,所以必须要在他出中国界之前抓到他。”

    “想要进林区,必须得过河,就在那个人要过河,我们的人马上抓到那个人的时候,边境驻扎部队的人突然遭到了边境林区里的不明袭击。”

    “一名士兵当场死亡,三名士兵受伤。”

    “由于情况紧急,边境驻扎部队直接上报,首长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于是给了我们任务,让我们把那个窃取边境驻扎部队情报的人带回来。”

    “接到任务之后,我们两个小队立即出动。”

    “在我们赶到的时候,边境驻扎部队还在和林区里的不明作战人员僵持着,强大的火力覆盖,使的窃取情报的那个人根本无法过河,林区里的不明作战人员也不敢出来。”

    “我们抵达之后,立即展开了作战行动,我们两个小队,我带着一个小队乘着直升机飞到林区上空,尽管是冬天,但林区依然太密集了,我们没有视线,所以我们只能用火力来随机压制林区内的不明作战人员。”

    “在我们随机压制林区内的不明作战人员的时候,老k带着另一个小队朝着窃取情报那人的藏身处行动,老k他们把这个人抓住了。”

    “但就在撤退的时候,老k走在最后面警戒掩护,林区那边突然响起一道m110 a半自动狙击步枪的枪声,子弹没有击毙老k,而是打中了老k的腿部。”

    m110 a半自动狙击步枪,口径.62毫米,全枪长111毫米,全枪重6.4千克,弹匣容弹量20发,有效射程1000米,美国枪。

    说到这里,黑桃a咬牙,继续说道:“是的,敌人不是没有一枪就把老k击毙的能力,他是故意打的老k的腿!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争取时间,制造机会,他们想要我们控制的那个人手里窃取的情报。”

    “虽然红桃a和红桃k他们第一时间就根据枪声锁定了狙击手的位置,但敌人是老手,开完一枪之后,就转移了位置。”

    “方片q想去把老k拉过来,但不等他行动的,老k把他喝止住,因为老k清楚,敌人既然敢这么做,那绝对不止一个狙击手!其他的狙击手肯定就潜伏在林区的各个角落里,他们的目的是情报,如果有人去拉老k了,那么下个狙击手开枪,就不会故意放水了,那个去拉老k的人,肯定会死!”

    “我们请求了火力支援,边境驻扎部队的武装直升机在赶来支援的路上。”

    “这时候,又一道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子弹打在老k的另一条腿上,这道枪声和第一道枪声完全不在一个方位,敌人同样及时转移了位置。”

    “老k预料的很对,林区里的不明作战人员,全是清一色的狙击手!初步估计,最少十几人!”

    “我们每个人都心急如焚,但却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k被子弹打,却无能为力!我们恨不得倒在那里的人是我们自己,更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把老k拉回来!”

    “但是军人的冷静告诉我们,是不能这么做的,如果这么做了,就中了敌人的计了!”

    “狙击步枪的枪声又响了两声,一枪打在老k的左臂上,一枪打在右臂上。”

    “我们可以看得到,老k很痛苦,他大声对着红桃k他们喊着,让他们不用管他,赶紧把这个窃取情报的人带走!”

    “红桃k咬着牙,拉着那个窃取情报的人撤了回去。”

    “可能是敌人感觉我们不会上当了,加上武装直升机也来了,他们知道再不撤退,就没机会了,于是一名狙击手下了死手。”

    “可能是由于太过于紧张,加上武装直升机开始密集的火力压制,他那一枪打偏了一点儿,所以老k才没有立即死去!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那一枪打穿了老k的内脏。”

    “老k被拖救了回去,我们和武装直升机配合,开始对着林区扫查,但敌人已经撤出了林区,离开了中国境内,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离开,而什么都做不了!”

    “边境驻扎部队的医疗条件达不到,我们带着一个军医和几个医务人员上了运输机,准备返回龙牙特种部队进行医治。”

    “但是在路上的时候,军医说老k不行了,老k说要见他弟弟一面,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黑桃a一口气说完,眼神中尽是不甘和愤恨。

    “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闫忠震低吼道。

    “不知道。”黑桃a点头,握拳。

    这才是最让他们愤恨的事情,战友牺牲了,他们却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那个窃取情报的人呢?”陈塘问道。

    “控制起来了,边境驻扎部队那边来消息了,对他进行了拷问,他所知道的,都招了。”黑桃a开口。

    “招什么了?”陈塘问道。

    “和他接头交易的那个人是个欧洲人,听他说应该是雇佣兵,但哪个佣兵团他不知道!这个家伙留了一个心眼,偷偷把这个欧洲雇佣兵的照片拍下来了。”黑桃a说道。

    “那照片线索呢?”闫忠震问道。

    “已经递交给情报部门了,他们正在查。”黑桃a说完,望着闫忠震说道:“放心吧,那个窃取情报的中国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他会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