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280章 谁说不是呢

    “怎么不打了?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秃鹫将狗牵着,朝着人群走去。

    秃鹫的出现,让号退回了人群。

    陈塘走到那名日本特种兵身前,拔出军刀。(军刀是配备的,防止海里出现鲨鱼。)

    那名日本特种兵脸色一变,不等他言语的,陈塘一刀割破了他的手腕,任由其鲜血流出。

    秃鹫面色如常的看着这一幕,号也饶有兴趣的盯着陈塘。

    “是不是你放的尖钉?这次说错了,我就拉着你去深海,把你打昏丢到海里,把你喂鲨鱼!你应该懂吧?鲜血吸引鲨鱼的速度,可是很快的。”陈塘盯着日本特种兵,冷声说道。

    日本特种兵没有说话,他望向周围,但周围的特种兵们没一个上前的,连秃鹫也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态度。

    因为他们也很反感那种私底下放尖钉的人,有什么恩怨,直接明着来不行吗?干嘛用这种卑鄙,见不得人的手段?

    学员们不插手的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清楚这肯定是其他学员干的,他们自己也都清楚,肯定不是他们自己!

    日本特种兵有些惊慌,但他觉得,陈塘是肯定不敢这么做的,就算陈塘敢,秃鹫也不会准许。

    “不是我!”日本特种兵大声喊道。

    话语落下,陈塘拉着日本特种兵朝着小船走去,直接把他扔在小船上,然后开着船,朝着深海驶去。

    “总教官。”猎人学校的人员望向秃鹫。

    “不用管。”秃鹫轻声说道。

    他不管这件事情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刚才他从那名日本特种兵眼神里看出来了,这件事情绝对是他干的!

    如果不是日本特种兵干的,那他绝对不会露出那种眼神!

    不光秃鹫看出来了,号也看出来了,所以他才没有继续插手此事。

    陈塘把日本特种兵拉到三海里外,将日本特种兵扔进了海里,一把抓住日本特种兵没受伤的手腕。

    日本特种兵挣扎着,流血的手腕不断流出鲜血,鲜血在海水中分散。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八分钟的时候,日本特种兵脸色惊骇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五百米外有鲨鱼来了!

    “给你最后的机会。”陈塘开口,说道:“是不是你干的!说了真话,我就把你拉上来,说假话,你就喂鲨鱼吧!”

    “号,你你疯了!我们国家不会放过你的!”日本特种兵嘶吼道。

    “别忘记,你签订了生死状,你死在这里,一切解释权在猎人学校这边,和我没关系!”陈塘说道。

    日本特种兵此时是真害怕了,他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被鲨鱼吃掉。

    鲨鱼距离日本特种兵已经不到一百米了。

    “是,是我干的!是我干的,快把我拉上去,号!”日本特种兵大声喊道。

    陈塘冷哼了一声,一把将日本特种兵拉了上来,开着船,朝着海岛沙滩方向赶去。

    日本特种兵躺在那里,整个人都虚脱了下来,脸色无比苍白,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来到沙滩上,陈塘将日本特种兵拉了下来,说道:“他承认了。”

    学员们齐齐望向这名日本特种兵,面色淡漠。

    就连那两名日本特种兵也感觉羞愧,齐齐低头不语。

    “号,尖钉是你放的吗?”秃鹫对着日本特种兵问道。

    日本特种兵点头,说道:“是,是我放的,当时我只是一时冲动。”

    “罚你泅渡一次,现在,立即。”秃鹫开口。

    话语落下,那名日本特种兵脸色一变,现在泅渡?这不等于让他去喂鲨鱼吗?

    “要么,说出那句话。”秃鹫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是哪句话。”

    日本特种兵起身,望着秃鹫,大声喊道:“我不行了,我是垃圾,我是窝囊废,再训练下去我就要死了!”

    “把你的军帽摘下,放到一旁的火盆里,日本国旗降下,你可以走了。”秃鹫说道。

    日本特种兵摘下军帽,放进火盆,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这么就放过他,可真便宜他了。”苏杨望着日本特种兵离开的方向,冷声说了一句。

    “a的,如果是在别地儿的话,我肯定废了他,给号报仇!”闫忠震握拳。

    待到日本特种兵走远,秃鹫望向陈塘和号,说道:“号,号。”

    “到!”陈塘和号应了一声。

    “你们两个看来精力很充沛,还有时间切磋搏杀技能,十五公里负重越野,开始!跑不完,不准休息!”秃鹫对着陈塘和号说完,继续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和号一样选择离开。”

    陈塘和号毫不犹豫的拿起武器装备,然后朝着前方跑去。

    跑了一里地之后,号和陈塘已经和秃鹫他们隔着一段距离了。

    “号,有机会再切磋一次。”跑着跑着,号对着陈塘说道。

    “好啊。”陈塘点头。

    “这次不好意思啊,我以为你是在故意欺负他们呢,没想到这家伙就是那个放尖钉的小人。”号给陈塘道歉。

    “没事儿,都过去了。”陈塘开口。

    “还没过去吧?”号望向陈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陈塘笑了笑,说道:“号,你想表达什么?”

    “为了给刚才的事情赔罪,我帮你修理号一顿吧,号应该还没走远。”号说道。

    “合适吗?”陈塘问道。

    “怎么不合适?秃鹫让我们负重十五公里,不就是给我们修理那家伙的机会吗?”号笑着说道。

    陈塘笑了笑,没有言语。

    二十分钟之后,陈塘和号出现在猎人学校门口,他们戴着黑头罩,潜伏在这里。

    几分钟后,那个日本特种兵走了出来。

    刚走出猎人学校大门,在他回头望着猎人学校大门标志留恋的时候,号和陈塘冲了出来。

    日本特种兵脸色一变,陈塘一把抓住他的左臂,然后膝盖猛然上顶,‘咔吧’一声,日本特种兵惨叫一声,手臂骨折,骨头都刺穿皮肉,露了出来。

    号一拳打在日本特种兵的面门上,日本特种兵倒地,晕死了过去。

    号和陈塘朝着猎人学校走去。

    “我听说委内瑞拉的治安真不好,因经济原因导致长时间的动乱,国内抢劫、枪杀案件时有发生。”路上,号摘下黑头罩,这么说了一句。

    陈塘摘下黑头罩,点头,赞同的说道:“谁说不是呢?这治安,太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