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狼牙兵王 蝼蚁望天

第334章 相互克制

    最后的一场,也就是陈塘和鳄鱼的搏杀。

    对于这两个在猎人学校里不打不相识,而且在那次打斗中谁也没占到彼此便宜的对手,无论是陈塘也好,鳄鱼也罢,他们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击败对方。

    两人一起走上擂台,相互对视着。

    鳄鱼的身高比身高还要高个十几厘米,他有着接近两米的身高。

    体格比白熊都要魁梧。

    在猎人学校里的时候,陈塘、鳄鱼、苏杨三人曾一起杀掉一条十米的森蚺,那时候鳄鱼的力量之大,就让陈塘和苏杨为之震惊。

    同时,鳄鱼的速度还不慢,这简直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对手。

    中国的搏杀术克制美国的搏杀术,美国的搏杀术也克制中国的搏杀术,这些是从抗美援朝事件之后就一直存在着的搏杀互克。

    类似这样的对决,是谁也讨不到好处的。

    这点儿从之前闫忠震等人的互有胜负来看,就可以知道了。

    如果苏杨不是自身实力过硬,恐怕他也不好击败克制着自己的巨蟒。

    金蝎、白熊、狮鹫、公鸡、鲨鱼等人蹲坐在那里,默默的盯着这最后的一场对决。

    这两个人都代表了这次大赛中国和美国的最强王牌。

    赢,虽然不代表说他们就是全世界一类部队中的最强者了,但起码有着世界特种兵大赛这种荣誉,在宣传上,他们就是最强者。

    这份荣誉,更会让他们在以后的军旅生涯里,可以更好的施展拳脚,不断高升。

    “一定要把这群中国混蛋给击败!”日本特种兵在台下,握拳,心中自语着。

    之前陈塘等人的针对,让他们很是愤怒,更是让他们在世界各国都丢了人,但他们不是陈塘等人的对手,所以只能期待鳄鱼他们给出气。

    ……

    “在台下看的怎么样了?找出克制我们美国搏杀术的方法了吗?”鳄鱼望着陈塘,开口问道。

    “不用找,本就是克制你们的。”陈塘开口说完,问道:“你呢?看了这么久,想必也对如何克制中国搏杀术,有了更深的认识吧?”

    “彼此彼此。”鳄鱼笑了笑,说道:“上次在猎人学校,我们没有分出胜负,看来这一次,是上帝让我们要接着上一次的对决,继续下去了。”

    “来吧。”陈塘做好作战准备,说道:“你的上帝,可没告诉你……要让你这么啰嗦。”

    话语落下,陈塘朝着鳄鱼一拳袭来。

    鳄鱼避开陈塘这一拳,陈塘一个转身高踢,对着鳄鱼下颚踢来。

    鳄鱼举起单臂,挡下陈塘的腿击,同时身体朝着陈塘冲来,一拳挥出。

    陈塘一个转身,避开鳄鱼的攻击,一把抓住鳄鱼挥出的手臂。

    就在他抓住鳄鱼手臂的刹那,鳄鱼手臂也反抓住了陈塘的手臂。

    陈塘一愣,一拳对着鳄鱼打去,鳄鱼挡下陈塘的攻击,抓住陈塘手臂,用力朝着后方一拉,陈塘身体失去平衡。

    同时,鳄鱼膝盖对着陈塘失去平衡的身体顶来。

    陈塘踩在鳄鱼的膝盖上,借力,一个空中倒翻,从鳄鱼手中脱离了出来,然后和鳄鱼拉开距离。

    他面色凝重的盯着鳄鱼,没有言语。

    是的,鳄鱼找到了最直接的克制手段。

    在陈塘抓住鳄鱼的时候,鳄鱼也抓住了陈塘,也就让陈塘无法施展接下来的搏杀术了,更无法借力和顺力。

    在这种比力量比不过鳄鱼的情况下,陈塘的第二段阶段搏杀术,完全的被压制了。

    ……

    “狼牙完全被鳄鱼这个家伙压制住了。”台下,卓一凡开口说道。

    “还没有完全被压制住,其实我在和巨蟒打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肯定已经有了对付我们搏杀术的克制方法。”苏杨开口,继续说道:“现在就看狼牙能不能近身,然后打出龙卷风地带了。”

    “对,哪怕是美国佬再厉害,也克制不了龙卷风真空地带的。”黑桃A点头,赞同的说了一句。

    ……

    台上。

    陈塘盯着鳄鱼,深深的感觉到了麻烦。

    猛然,鳄鱼朝着陈塘冲了过来,一拳袭来。

    面对鳄鱼的力量,陈塘不敢和其硬碰硬,立即后撤。

    鳄鱼一拳抡空,一个弓步上前,和陈塘拉近距离,肩膀撞在陈塘身上。

    ‘嘭’的一声闷响,陈塘被撞的后退了三四步才停下。

    而这时候,鳄鱼再次逼近,一个高踢踢出。

    陈塘低头,避开鳄鱼的踢击,鳄鱼踢击未中,半空中猛然压下,朝着下方陈塘的脑后压来。

    陈塘身体迅速上前,避开要害,被鳄鱼一脚踏在背部。

    鳄鱼的力量很大,陈塘身体朝着地面下坠,在下坠的刹那,陈塘抱住鳄鱼的腰部,使自己身体平衡了下来。

    鳄鱼哼了一声,双臂胳膊肘再次对着陈塘背部砸来。

    陈塘抱着鳄鱼的腰部,借力一拉。

    身体朝着前方借力的同时,膝盖猛然上顶,对着鳄鱼下三路攻去。

    鳄鱼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

    也顾不得用胳膊肘攻击陈塘了,不然他是可以击中陈塘,但陈塘这打在他下三路上,他不废了才怪。

    鳄鱼立即后撤,避开陈塘的膝盖顶击,和陈塘拉开距离。

    “MA的,狼牙你这个混蛋玩阴的!”鳄鱼盯着陈塘,大声喝道。

    “阴个PI,这叫兵不厌诈!”陈塘开口回道。

    真正的战争中,攻击下三路是很正常的,只要能活下来,杀掉敌人就可以!军人搏杀,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哪里来的阴不阴?

    陈塘快速上前,身体跃起,一拳对着鳄鱼面门袭来。

    鳄鱼身后后撤,然后一拳返袭了回去。

    陈塘双手抓住鳄鱼的手臂,鳄鱼冷哼一声,一脚对着陈塘腹部踢来,剩下的那条手臂对着陈塘脖子抓来。

    陈塘单脚踏在鳄鱼踢出的腿上,抓着鳄鱼手臂的双手胳膊肘猛然侧顶。

    侧顶的胳膊肘把鳄鱼那条抓向陈塘脖子的手臂顶开的同时,也砸在了鳄鱼下颚。

    同时,陈塘跳起,脑袋对着鳄鱼脑袋狠狠一撞。

    ‘嘭’的一声,鳄鱼被撞的头晕眼花,出现了短暂的眩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