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十七章 锦衣卫办事,白杆兵进京

    崇祯晚上去周皇后处,至于怎么和周皇后谈的,不得而知,按周皇后的说法就是:“自古女子出嫁从夫,臣妾嫁入天家,自当以天家利益为重,若娘家有事让皇帝为难,皇帝可尽管下狠手处置!”

    十分高兴的崇祯皇帝与一心为国的周皇后在后面发生了什么,此处略去很多字,属于不可描述的部分……

    至于领了旨意出宫的几位内外大臣,则是从头疼到脚。这一次,不管是内阁六部的几位大臣还是魏忠贤一众阉奴,崇祯皇帝的做派,让他们看到了开国皇帝朱元璋与成祖朱棣的影子。

    朱元璋心狠手辣,动辄诛连九族,贪腐之人往往被剥皮实草;朱棣睚眦必报,崇尚进攻,有生之年对草原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与清洗。

    如今这位崇祯皇帝则胆大妄为到想要放建奴进京后关门打狗,这稍有不慎便是身死国灭的下场。

    众人既然反对无效,便只能老老实实的按崇祯皇帝的意思去办。如今内阁,已经越来越像开国之初的内阁了,更多的是为皇帝拾缺补遗,至于封驳诏书等等权力,早就被皇帝收回了。

    对于崇祯皇帝来说,大明不需要民主,更不需要君主立宪那样虚君,大明最需要的是一位乾纲独断的独裁皇帝。至于谁敢反对自己,厂卫会像疯狗一样将之撕碎。

    至于说内外内外勾结,让崇祯像之前几位皇帝一样死的不明不白?登基第二天就让王承恩和方正化秘密重组了内卫厂的崇祯表示宫内一切尽在掌握,谁敢搞事谁就得死全家!

    京城及周边,厂卫及内阁动作不断,甚至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随着近京地区的搬迁进行,厂卫也在逐渐往外推进,争取北京周边除了有城墙防卫的地方,其他地方的无防御开阔地带搬迁事宜全部在夜间秘密进行,都是以村子为单位,等建奴来时,便焚毁一空,使建奴无法就地获得补给。

    限于厂卫的赫赫凶名,便是有不愿意之人,打砸一番后,不搬的也得搬了。

    不过,夜路走多了终遇鬼,在城外一个名叫张各庄的村子搬迁时,有地主不愿意搬迁,锦衣卫便进行“强制搬迁”,随着大人孩子的哭喊,终于有人跳了出来,拦住了锦衣卫一行。

    拦下锦衣卫的那汉子,虽只有一只眼睛,却是相貌堂堂,络腮胡须,威武不凡,身着银甲,手持一根白腊杆,杆上配着带刃的钩,杆底则是一个铁环,望之使人生畏。在他身后,明显是一队行军的队伍,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约莫几万人,皆是身穿战袄,手持白腊杆兵器。

    那汉子见锦衣卫夜间搬迁百姓,只道是厂卫又来害民,怒声对领头的小旗道:“尔等厂卫好生大胆,天子脚下竟敢如此猖狂,眼里可有王法?!”

    那小旗打量一番,对那汉子道:“阁下莫不是白杆兵?不要误会,我等此行,乃是奉命行事,尽迁此地百姓进入京师。阁下不可自误,若有甚么问题,某带你寻了我家总旗,阁下自行询问即可。”

    那汉子略一沉吟,便对小旗道“如此甚好,请头前带路。”

    当地小旗听了,便带着那汉子去寻总旗,总旗又带着向上级赶去,最后一路寻到了坐镇于此的锦衣卫指挥佥事。

    这指挥佥事是个知情的,与那汉子互相验看了堪合,明了对方身份,相互见礼后,便道:“此事乃上峰吩咐,近期鞑子意欲叩关,故而尽迁百姓进城。若有损失,我等也是要登记在案,后面会进行赔偿。所以马将军不必在意。”

    那独眼汉子正是秦良玉之子,白杆兵的少将军马祥麟,闻言便抱拳行礼道:“如此,是马某鲁莽了。马某此行,万望保密。”

    那指挥佥事道:“马将军放心。你等队伍跟在某搬迁队伍的后面,一路之上,某安排人净街,直接前往京营便是。待驻扎好后,某便带马将军去见指挥使大人。”

    马祥麟喜道:“如此甚好,便有劳佥事大人了。”当即便回去禀报给秦良玉知晓。

    那些被迁移的村民及乡绅等见马祥麟回来后与锦衣卫合兵一处,更是帮锦衣卫搬运粮食等物,心知躲不过去这一遭迁移,于是俱都认命,听从锦衣卫安排搬迁事宜。

    等粮食及值钱的贵重物品都收拾完后,那带队的小旗便喝了一声:“起程!”,一行便直往京师而去。

    待汇合了其他几支搬迁的队伍,一条长龙便直往京营所在行去。一路上锦衣卫又拿出锦衣卫的威风,城里若有人敢看,当即喝道:“锦衣卫办事,滚开!”若有人从门缝里窥视,多半会去砸门警告一番。秦良玉与马祥麟纵然不满锦衣卫行事,却也知道是为了防止建奴探子窥视,便不再出声,只是一味赶路。

    等到了京营中安顿好,时间已近子时,那佥事知晓其中利害,也顾不得让秦良玉等人休息,便带着秦良玉与马祥麟直往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而去。

    待到了北镇抚司衙门,秦良玉与马祥麟才知道此次搬迁有多大,只见镇抚司中书吏、千户、百户等各自往来不绝,各地搬迁事宜不断汇总过来,整个镇抚司中灯火通明,竟是连夜忙碌。

    进了北镇抚司大堂上,就见正中坐了一人,正是锦衣卫都指挥使田尔耕,两位锦衣卫同知也在下面坐着,三人正在商议什么。

    带着秦良玉与马祥麟进来的指挥佥事通报后,便带着二人进去,却见田尔耕已经从主位上站起,向着秦良玉迎了过来。

    一番寒喧后,田尔耕挥手让同知、佥事等人退下,整个大堂中仅剩下田尔耕、秦良玉、马祥麟三人。

    田尔耕心知崇祯皇帝对白杆兵的看重,故而一开始就做足了姿势,对秦良玉道:“此番陛下诏二位将军及白杆兵进京,乃是有我锦衣卫的探子于辽东送来的绝密情报,建奴将在下月初绕道蒙古叩关。陛下所定剿灭建奴的方略,田某不便多言。只待明天散朝后,某便带二位进宫面圣。届时二位将军便知晓其中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