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十八章 刘兴祚起兵

    这几天的朝堂看似平静,私底下却是波涛汹涌,诡谲万分,让人看的满头雾水。

    首先是崇祯皇帝偶尔会在望着群臣时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让下面的朝臣揣摩不透;

    其次是御史弹劾锦衣卫和东厂扰民的奏章全部留中不发。

    还有京营之中动作频频,首先清理的空饷,因吃空饷所缺的兵员很快补齐。

    而工部下属的军器局与内监的兵仗局、军器库跟疯了一样在清查库存的兵器,不时传出某某大人因为质量不过关而连自己家子侄都下狠手打断腿的传闻。

    对于久居朝堂的老狐狸来说,就算消息被严密封锁,从内阁及各部那里得不到相关的消息,但是从京城中这频繁的动作中来看,恐怕是要打仗了。奇怪的是,事前并没听说哪里开打了啊,难道是皇帝想要御驾亲征辽东?先有朱厚照,朱祁镇,如今又多了他朱由检,这老朱家的皇帝怎么都喜欢这个调调?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崇祯不在乎群臣怎么想,他要的是能听话办事儿的官员,至于其他的,他暂时不需要;大明需要的也不是民主和谐,而是铁血与独裁。

    等到无聊的朝会散了朝,崇祯急忙向后宫赶去。上朝前就得知秦良玉、马祥麟及其妻子张凤仪已经在宫中等候觐见。

    在暖心殿中第一次见到老将军秦良玉,只见她头发花白,却是打理得一丝不苟,面容娟逸,精神矍烁;

    再看素有“小马超”之称的马祥麟,一身银甲,满脸络腮胡,身高七尺有余,生得是虎背蜂腰,猿臂长舒近膝,当真是威风凛凛,虽是独眼,却凭空增加了一抹煞气,令人不敢与之对视。崇祯暗道“好一员虎将!”

    崇祯又看向马祥麟妻子,只见她较一般女子更为高挑,虽不似军中健妇一般壮实,但是其面容清秀,眉角间少了几分女儿家的柔弱之态,却又多了几分英气。纵然比不得沉鱼落雁那般人间绝色,亦是让人觉得此女子当真不凡。

    扶起了跪地见礼的秦良玉及马祥麟夫妻,崇祯对秦良玉赞道:“好!好!好!大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有卿等在,朕无忧矣!”

    秦良玉一听,赶忙躬身道:“陛下过奖,臣愧不敢当!”

    崇祯道:“事实如此,有甚么敢当不敢当的?秦爱卿莫要过谦。此次秘诏秦卿带兵进京,其实是将大明国运尽托于卿。”

    秦良玉闻言大惊,连忙问道:“陛下,究竟何事?”

    崇祯又将之前锦衣卫传来的密报递与秦良玉,待其母子看过后,便道:“大明诸蕃诸部,唯建奴所得最厚。然其不思恭敬报效,反要噬主,殊为可恨!只是如今卫所糜烂,国力艰难,辽东之地只能任由建奴肆虐。

    此番朕欲行请君入瓮之计,引鞑子前来攻打京师,最后关门打狗!

    朕诏秦卿与白杆兵进京,便是因为京营与五军督护府难堪大用,朕欲将京师安危托付与秦爱卿,只需白杆兵能拖住建奴几天,待关宁军及各地勤王军至,朕要好好教建奴做人!秦卿万勿令朕失望!”

    秦良玉心下悚然一惊,此等国运相托的信任,史所罕见,唯白帝城托孤可与之比,便是汉武之于霍膘骑,以举国之力支持其北征匈奴,与之相比,亦是逊了一筹!

    思及此处,虽是女儿身,秦良玉胸中也是升起一股子冲天豪气,对崇祯道:“陛下放心,便是与鞑子野战,白杆兵也是不怕的。如今我们处于守城,臣带来的三万白杆兵,足以当得十万狗鞑子!莫说几日,便是几月也不怕!

    只是,臣在京师附近所见,已尽迁百姓入城。京师人口众多,加上迁来的以及逃难来的百姓和白杆军,未来再加上各地勤王大军,这京中粮食可能供应?怕只怕到时建奴截断漕运,陛下当早做打算。”

    崇祯道:“秦卿无忧。朕早有计较。为了能给建奴狠狠一击,朕命厂卫尽迁百姓入城,已经让百姓将粮食带上,再加上京中原有存粮,足以支撑一月之所需。

    此次建奴来袭,朕便是要坚壁清野,拉长建奴后勤补给,务必要在这北京城下狠狠地教训建奴,一次就要把他们打疼!打怕!”

    秦良玉道:“圣明无过于陛下。臣定当狠狠地迎击建奴!”

    待结束觐见出了宫,秦良玉及儿子儿媳当即返回京营,每日间操练不缀,多演练城防及巷战之法,颇是刺激了京营一番。京营中有好事者张之极亦是积极练兵不缀,颇有与白杆兵一争短长之意。

    如是又过了几日,时间已经到了十月初四,正在朝堂上听着御史轮番轰炸的崇祯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消息。

    那就是登莱巡抚孙国祯上的八百里加急奏报:

    “罪臣孙国祯冒死以闻:

    贼刘兴祚于本月三日在复州齐聚建奴南四卫贼兵五千余,以回乡军名义,各乘战船侵犯登莱。登莱兵备及各卫所皆出兵拒之。奈何贼兵凶狠势大,臣难以抵挡,不断地失,望陛下调兵来救,臣失土有责,死不足惜,惟百姓望陛下如幼儿之望父母,不可不救。

    罪臣孙国祯冒死百拜”

    心中清楚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崇祯皇帝当然不慌,不过看到回乡军的时候,莫名地想起了回乡团这三个字,脸上不禁抽抽了两下。恰好,在群臣看来,皇帝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了。

    崇祯脸上现出又一副惊怒交加的表情,将奏章用力一合,扔了下去,对王承恩道道:“念给他们听。让朝堂的诸位臣工听一听。”

    等到王承恩念完,朝堂上呼啦啦地跪倒一片,请罪道:“陛下息怒,臣等有罪!”

    崇祯怒道:“有罪!有罪!每次都是有罪!朕要的是解决的办法!不是一直在请罪!倘若请罪有用,那朕还要卿等何用!?都站起来!朕要的不是磕头虫!”

    待群臣起身后,温体仁出班奏道:“陛下,以臣愚见,可令东江镇大将军毛文龙出兵复州,既可断了刘贼的后路,亦可支援登莱,此围魏救赵也。”

    兵部尚书崔呈秀亦出班奏道:“陛下,可令登莱周边卫所向登莱集结,支援登莱。”

    户部尚书郭允厚则是出班奏道:“陛下,大战一起,京师左近必然腐烂,可速调京师附近粮食进京,以备战时所需。”

    又有不知死的新晋御史跳了出来:“臣弹劾登莱巡抚孙国祯丧土辱国,其罪当诛!”

    此言一出,温体仁等知道此次内情之人,望向这个御史的眼光便是诡异至极,不清楚其中内情的,则是用看二傻子的眼神望向他。登莱正在打仗,若是依着这名御史要杀了孙国祯,阵前逼反一名巡抚,那乐子可就大了!

    崇祯借机发作道:“朕信得过孙国祯,此非他之罪,卿勿复言。

    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