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二十章 皇帝不要脸了

    林丹汗率部后撤,将北京城北边的门户让开,建奴兵锋直指北京。

    阿敏率部围困喜峰口、蓟州,多尔衮则率部围困宣府和大同。本二人打算攻城,甚至许诺城破后三日不封刀。只是这几处地方早就被崇祯皇帝派来的锦衣卫私下传播了建奴要来,而且破城后肯定会屠城的消息,被屠城搞的人心慌慌的守军及百姓也不敢想着投降,只一味加强城防。多次攻城无果的建奴干脆围而不攻,只是确保这几处无法将消息传递到大明京师。

    至于豪格,由于一路上的守军有意放水,再加上始终有一些带路的公知精英存在,故而一路顺风顺水的直抵北京外围。

    本来到了京师外围的豪格还很高兴,但是探子回报的消息,马上就让他高兴不起来了:“贝勒爷,蛮子在附近的村庄,都已经焚烧一空,什么东西都没留下。至于水源,除了某些河水还能喝,其他的水井中,都被扔进了死狗、死猪等,已经不能喝了!”

    本来很高兴的豪格这下子高兴不起来了。久经战阵的他心里隐约感觉不对劲。可是想想看之前看到的宣大及蓟州喜峰口方向的狼烟,便以为是明国蛮子已经知道了大金打过来的消息,便也没有多想。只是一路上少不得派兵寻找水源,还得再修好被明军挖的坑坑洼洼的道路,以免影响中路大军的骑兵行进。

    等到皇太极率兵和汇合过来范文程追上豪格的时候,豪格也不过是堪堪行军到北京城下,正在离德胜门十里的地方扎营。这时的时间,也不过将将到了十月初九。

    建奴安营扎寨,刚刚睡下,就听见值夜的岗哨惊呼:“敌袭!蛮子袭营!”

    众建奴刚折腾起来,却是几头公牛,尾巴上被浸了油点燃,公牛吃痛之下,自然死命狂奔,十余头牛一起奔来,也难怪建奴以为是明军前来袭营了。

    待众建奴将几头痛疯了的健牛围杀,再次睡下不到一个时辰,又从另一个方向,同样是十余头火牛直直奔了过来。

    睡不好的建奴干脆大面积撒出了夜不收,这才消停了下来。直到寅时,又是十余头火牛奔来。

    折腾两三,一夜不曾睡好的豪格简直快气疯了,心知放出去的夜不收多半是被阎王给收了。干脆不再睡了,召集众兵,就往德胜门而去明国蛮子不让老子睡个好觉,那老子就让你们永远睡一觉!

    发了狠的豪格想要去教明军做人,同样没怎么睡好的皇太极也想去打仗就打仗,你他娘的这么折腾,还能不能让本汗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到了德胜门下一箭之地,皇太极和豪格便一起傻眼了。城头上站立一人,身披一身金甲,手持一柄宝剑,年岁约摸十七八岁,虽然稚嫩,一脸狠色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在此人左边站着几人,只看服饰便知道应该是宫中的太监;身后站着的,看官服便知道是大明朝廷上的重臣。

    如此一来,此人身份就呼之欲出了,明显是大明刚登基的小皇帝亲自上了城头!

    在小皇帝右手边站着的,则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这汉子身披甲胄,正是老熟人满桂。

    城头上的崇祯皇帝一看建奴列阵,便喊道:“皇太极这狗奴才可在?出来与朕答话!”周围的十余个大嗓门的大汉将军手持崇祯皇帝“发明”的土喇叭,喊崇祯皇帝的话又喊了一遍,建奴一方,不管前锋还是后军,皆是听的清清楚楚。

    饶是皇太极一向养气,早就喜怒不形于色,闻言也是气得够呛,你狗日的蛮子皇帝可真不是个东西,这么近的距离,你大点儿嗓门儿喊话老子就能听清,还特意让人大声喊出来,喊给本汗的将士们听吗?!

    拍马前行了几步,皇太极朗声道:“大金国大汗皇太极,见过大明天子!

    本汗不愿生灵涂炭,故而亲自率兵前来,向大明皇帝谋求和平!

    只要大明皇帝愿意,我大金愿意尊大明为兄,双方永罢刀兵!不知大明天子意下如何!”

    城头上的崇祯皇帝喊道:“住口!你这妄想噬主的狗奴才!想要和朕谈条件,可以!放下刀枪,自缚双手入城!否则,朕答应你,辽东千千万万的冤魂不答应你!京城中,这些被你害的无家可归的百姓不答应你!我大明千千万万的将士也不会答应你!”

    皇太极见城头上的明军都在交头接耳,谅也说不会甚么好话来,脸色更是难看,怒道:“明国皇帝不要不识好歹!若烽烟起处,只怕刀枪无眼,识不得皇帝万金之体!若是罢了刀兵,两家结为兄弟,不是胜过你死我活地做过一场?!”

    城头上的崇祯皇帝怒极反笑,喝道:“狗奴才!我大明收留你等建州女真在辽东时,可有刀兵?我大明百姓勤恳耕种,可是他们擅起刀兵?”

    城头上不管是文武百官还是守城将士,原想着皇太极所言也是有理,若是两国结为盟好,那不就是不用打仗了?大家你好我好才是真的好嘛!可是听完崇祯皇帝的话,又寻思过了味来:对啊,这他娘的都是建奴先找事儿的啊,我大明可对建奴不薄!由此可见,这建奴就是一头喂不熟的狼!亏的自己还想着两边罢战休兵,只怕今天休了兵,明天这狗建奴应该屠城了!

    崇祯看着城头上交头接耳的众人,很是满意他们的反应,消然拉了下满桂道:“满爱卿,这个距离,能射死皇太极不?”

    满桂心中大汗,这皇帝也太下作了!下意思的打量了一下距离,对崇祯道:“陛下,这个距离正好在弓箭和火炮的射程之外,打不到的。”

    崇祯皇帝听了感觉很遗憾,多好的机会啊,这要是给朕来上一挺哒哒哒哒冒蓝火的家伙事儿,或者来上一杆巴雷特,这狗建奴今天就得碎在这北京城下!朕怎么就没有那方醒的运气,带着个码头呢?!越想越气的崇祯皇帝干脆连脸都不要了,对着城下喊道:“狗奴才,听说你老婆大玉儿被多尔衮睡过?不知道穿破鞋的滋味如何?”

    城下建奴军中一听到这劲爆的消息,看皇太极的目光都不对劲了虽然大玉儿福晋的娘家是科尔沁,可是大汗您这是往自己脑袋上弄了一座呼伦贝尔大草原啊!

    有道是主辱臣死,螨清的好奴才范文程当即跳了出来:“狗皇帝休要呈口舌之能!待城破后,必然将你挫骨扬灰!犯我大金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