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二十四章 崇祯借钱

    装完逼就跑的崇祯原本打算回后宫找田贵妃去“放松放松”,毕竟自己这一身金甲的装扮很是威风,不去显摆不番,岂不亏得慌。

    但是当崇祯皇帝到了后宫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儿来。本来想着直接前往御书房召群臣商议,后来想了想,干脆又拐弯去了皇后宫中。至于其他的,干脆等到明天再说,也好给众位大臣一个惊喜。

    当天启七年十月初十的大朝会召开了之后,大明的文武百官继崇祯皇帝那比泼妇还泼妇的骂街之后,又一次刷新了他们对于崇祯皇帝底线的认知,也让众大臣重新开始估算崇祯皇帝的脸皮厚度。

    照例的一番废话及崇祯强硬地宣布了新的卫所及阵亡将士的抚恤制度后,崇祯便对户部尚书郭允厚道“郭爱卿,国库现有存银多少?粮草几何?若刚才朕之旨意先在京城完全执行,又需多少银两?”

    郭允百出班奏道:“启奏陛下,户部存银现有不足五百万两,若完成陛下旨意,所需银两,至少要九百万两白银。粮草已经调京师附近存粮入京,足够一年之所用。纵然建奴围城,战场上消耗过大,估计足以支撑十余个月。”

    崇祯皇帝默然不语,底下群臣当即就炸开锅了,群臣几乎都忘了君前失仪这回事儿,纷纷交头接耳,走到有御史喝道:“肃静!”,群臣方才安静下来。

    内阁首辅温体仁出班奏道:“启奏陛下,如今建奴围城,不知何时才会退去,可诏各地兵马进京勤王,使建奴早退。唯忠烈祠修建一事可暂缓。”

    户部尚书郭允厚再次出班奏道:“陛下,首辅所言极是。何不暂缓忠烈祠之修建?可等来年春税收上来后再行修建,亦为时不晚。”

    听到前面的大佬已经发言,后边群臣顿时开始各种附议,皆是劝崇祯皇帝暂缓修建忠烈祠,等明年春税收上来再说。

    崇祯皇帝继续学习后世的那些小鲜肉,面无表情。只是心中冷笑:“难怪后世有人说是消灭了阉党才是大明亡国的真正开端。就这些大臣,不把大明朝给玩死才怪了!不修忠烈祠?那谁上城墙上替朕卖命!?”

    崇祯咳了咳嗓子,待众大臣都安静下来后道:“众位爱卿言之有理。

    不过如今建奴围城,若是突然停了这忠烈祠的修建,恐怕会寒了众将士的心呐。到时,谁替朕去守这偌大个北京城?是你们内阁去?还是你们六部去?或者你们御史言官们去?”

    首辅温体仁,兵部尚书崔呈秀以及户部尚书郭允厚默然。其实众人都知道若是寒了这些将士的心,只怕。建奴还没能打进城来,自己这些人要先被这些大头兵们给乱刀砍死了!剩下的大臣,大部分都在心中暗骂崇祯:还不是你个小皇帝搞出来的事情?这祠你愿意修就修,反正花的是你的钱!

    崇祯见群臣不语,便主动开口道:“如今堪称国难之时。朕愿将内帑中两百万两存银转入户部,以供使用。

    另外,朕欲向众位爱卿敌借一些银子,等国朝国库宽裕时,这银子自会归还,如何?”

    群臣闻言皆是默然。谁也不说借钱给崇祯的事儿。对于群臣来说,国家是你崇祯的,银子可是自己的!

    崇祯见众人还是不说话,便对周国太道:“周爱卿身为国丈,与大明兴衰本是一体,何不做个表率?”

    周奎闻言,出班道:“启奏陛下,臣家中素来以耕读儒家,至今也只攒下了一万余两的银子。臣愿意全部捐献出来,又助进行共渡国难!”

    一番话说的是大义凛然,听到崇祯耳朵里可就成了笑话了。光是锦衣卫和东厂这段时间侦察到的情况,就已经可以确定周国太家中存银不下二十万两,其他宝物更是有二十余车。若是以实际价值论,周国太纵然比不得后世的二马一李有钱,估计也是想差不远。

    温体仁看皇帝的面皮抽搐了一下,心道不好,连忙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为官多年,平时有朝廷补贴诸般家用,故而家中还颇有些余财。臣愿捐献十万两以资国用。”

    户部尚书郭允厚也道:“臣家中清贫,父母妻儿,皆是靠着臣的奉禄供养,家中属实无甚么余财,只能认捐五万两,臣愧对陛下隆恩!”

    接着兵部尚书崔呈秀也出班道:“陛下隆恩,泽被天下将士。臣认捐十五万两。”

    见上面的大佬们纷纷认捐了,一群阉党成员也跟着跳了出来,你捐十万两,我捐八万两,不一时竟是凑齐了一百五十余万两。

    崇祯心里算了下,自己拿出二百万两,阉党们捐出来一百万两,便是还缺个一百五十万两。

    只是见群臣不再往下认捐,东林党中竟只有一个户部侍郎认捐了三百两银子,崇祯终于对东林党的正人君子们感到了绝望,便将心中最后一点儿侥幸也抛开了。

    皮笑肉不笑的崇祯道:“既然如此,众爱卿可以回去后仔细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认捐。若无其他事情,便散朝吧。”

    气冲冲的崇祯皇帝回到后宫,便立即派王承恩将魏忠贤、曹化淳以及田尔耕召了过来。

    崇祯可还是记得,穿越附体后的第一天,自己就交待过田尔耕去清查在京官员的身家财产!为了防止田尔耕阳奉阴违,自己又让曹化淳在暗中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最后两边一对比,最大的出入也不过是百十两,崇祯便知道两个人都是用了心去办差的。

    起来宫中的几人看着皇帝阴沉的脸色,根本没有人敢开口说话。最后还是崇祯道:“田尔耕。”

    田尔耕单膝跪地,抱拳道:“臣在!”

    崇祯道:“明日朝堂,派力士于殿外听宣。”

    说完,崇祯又扭头对魏忠贤道:“魏大伴,你们东厂番子,此次有些事情要去做。等会儿你就出宫,命东厂番子出去,上街上给朕募捐,只道是为了守城牺牲的将士们。多少不限,尽量记录下来,田尔耕也派锦衣卫一起去。尤其是有乞丐或者青楼女子捐钱献物,一文钱不许嫌少!各人各事都记录下来,晚上便汇总给朕。朕明日要看看,朕的肱股大臣们,可还要一点儿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