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三十四章 尔等还有甚么不敢的?

    原来,皇太极的中军本来打算直接撤回关外回师救援沈阳,却不曾想多尔衮这边先出了问题。

    不管皇太极现在有多么想让多尔衮立即去死,这边儿的一万建奴大军还是要求的。所以干脆略一改道,直扑宣府而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宣府城墙,皇太想到之前接到多尔衮传来的求援消息,恨声道:“传令下去,绕过宣府。前去与多尔衮汇合。”

    皇太极等建奴大军刚刚越过宣府去汇合多尔衮,崇祯的大军便也将近宣府。

    卢象升等赶忙准备迎驾事宜,却有中官内侍先行到来宣读崇祯口谕。

    待送走了宣读口谕的内侍,卢象升三人却是面面相觑。

    最终还是卢象升先开口道:“看来陛下也是想借此机会,一举铲除那八家了。”

    高千户道:“这八家就是毒瘤,早该死了。既然如此,俺老高先派人去盯着他们。”

    三人商议迎驾事宜,宣府城中的范府,却是有人在坐立不安。范府书房,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这八个大明王朝的掘墓人赫然全部在此。

    按捺不住性子的王登库当先开口道:“前去送东西的人还没有回来,莫不是出了甚么问题?”

    范永斗却道:“慌甚么。不过是晚了一些罢了。

    便是当真出了甚么问题,除了那知府大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我们的人?除非当今天子亲至,否则我等要走,又怎么有人拦的住?”

    靳良玉赞同道:“不错,这宣府大同,上上下下哪里不是我们的人?怕什么?”

    王登库却道:“话虽如此,可是这宣府知府终究不是我们的人。而且据京师传来的消息,此次大金虽然兵临城下,却是一点儿好处没有捞着。此次我等备下的物资又多了些,也不知道大金国能不能出得起这个钱。”

    范永斗却是冷笑一声,道:“大金国如今兵强马壮,就算一时出不起钱,先赊给他也无妨。早晚连本带利地从他身上赚回来。

    至于昨夜那知府大人想要筹借粮草一事,便应了他。多少给他一些,以后再慢慢拉他下水。”

    此言一出,其他几人也是纷纷赞同。正互相吹捧间,范府管家前来禀告说知府大人派人前来。

    范永斗道:“呵。这咱们这位知府大人可真够沉不住气的。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黄云发道:“不错。昨夜既然应了他,咱们肯定会支应一些粮草给他。”

    几个汉奸又是一番商议,便前往前堂迎接。只是一见面,却发现是昨夜伺候在卢象升身边的小厮,正是卢象升家的家生子,可算得上如今宣府外最得卢象升信任的人。

    范永斗一见这小厮,便满脸堆笑道:“小哥不在卢大人身边伺候,光临寒舍,当真是领寒舍生辉呀!

    不知哥儿前来,可是为了粮草一事?范某早已命人前去准备了。一会儿哥儿就能带着回去。”

    那小厮却道:“范老爷说笑了。我家老爷命我前来通知各位,建奴奴酋皇太极在京城大败亏输,如今正向关外逃遁。

    当今圣上御驾亲征,圣驾马上就到宣府。

    我家老爷说这宣府士绅中,八位老爷当为头面人物,因此要各位组织本地乡绅,前往城门外迎接圣驾。”

    范永斗道:“请哥儿代范某回复府尊大人,范某一定办的妥妥当当,定然不会失了我宣府的脸面。”

    几个汉奸送走小厮,一边派人去通知宣府中其他的头面人物,一边又回到了范永斗的书房中商议。

    几人刚一落座,范永斗便先开口道:“这建奴也当真不争气。不过也好,以后便得更加倚重于我等。以后要多囤积一些铁器粮草了。”

    王登库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钱哪?如今皇帝都要来了,想是先想想怎么应付过去。”

    范永斗却是阴沉着脸道:“无妨。我们多出些粮草也就罢了。小皇帝御驾亲征,他以为他是太祖成祖?别落得英宗皇帝一样的下场才好!”

    因为崇祯皇帝的到来而打乱了商议卖国计划的八大蝗商很是不爽,甚至盼着再来一次土木堡之变。

    只是再怎么不爽,该迎驾的还是要迎驾,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随即便赶到宣府城门处,此时已经可以远远看到崇祯皇帝圣驾。

    待得小半个时辰过去,崇祯御驾终于来到宣府城门前。只是却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几匹马接着车,崇祯坐在御辇之上的情形。

    一身金甲的崇祯皇帝骑着一匹通体雪白的战马当先而来。

    身后落后半个马位的,左边是东方教主方正化,右边却是一个身着战甲的昂藏大汉,正是满桂。再往后,便是黑鸦鸦的大军,直有接天连地之势。

    再看崇祯皇帝,手持一杆方天画戟,身披朱红色披风,风姿龙采,纤好白皙。本是浊世佳公子,偏偏一身甲胄,更胜白马银枪的赵子龙,羞死温侯吕奉先。

    在场众人看了,无不心中暗道一声:“好一个英武的天子!只怕比之成祖亦不遑多让!”

    见崇祯到了,卢象升做为宣府众人之中身份最高的,当即越众而出,来到崇祯马前跪下:“臣卢象升,恭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端坐于马上,道:“卢爱卿平身。朕追击建奴而来,爱卿又何必劳动城中百姓?”

    当下驱马向前,朗声道:“百姓们,朕代朝堂诸公,以及边关的诸军,向你们赔礼啦!让你们受苦啦!”说着便微微躬了躬身。

    在场众人何曾见过这一套?当即呼啦啦又跪倒一片。

    “卢爱卿,给朕介绍下宣府百姓。”看着卢象升身边跪倒的几人,崇祯笑眯眯地道。

    卢象升当即起身道:“臣遵旨。”接着一指八大蝗商,道:“陛下,这八位,分别是范永斗,王登库等。这八人乃是宣大之地有名的乡绅”

    崇祯望向这八大蝗商,笑眯眯地道:“哦?朕于京师,也是听过几位的名字的。很好。”

    范永斗等人当即喜道:“草民不敢。草民贱名,恐有辱圣听。”还以为自己的大名便是崇祯皇帝也曾听过,以后可有的唏嘘了。国朝三百年,除了那不知死的沈万三,还有谁能让皇帝都听过自己的大名?除了爷们几个就没谁啦!

    崇祯却道:“有甚么不敢的?尔等私卖兵器粮草与建奴,让建奴拿来杀我大明百姓,还有甚么是尔等不敢的?!”

    声色俱厉的崇祯对身后的满桂道:“将这八人拿了!封锁宣府,许进不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