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四十四章 密议

    惊闻崇祯遇刺,各路大佬纷纷赶往宫中求见,却被阴沉着一张死人脸的魏忠贤挡了驾。声明崇祯皇帝雷霆大怒,不见任何人。

    众多朝臣纷纷散去后,一众东林党的大佬们又聚集在内阁辅臣周延儒的家中。

    只是众多东林党大佬们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周延儒道:“诸位,那王生是谁安排下的?竟敢当众行刺?”

    其他人面面相觑,唯有兵部侍郎侯恂道:“天子残暴,不足取奉宗庙。难免有忠臣义士出于义愤而行刺秦之举。”

    周延儒却是一拍桌子,怒道:“糊涂!愚蠢!如今那人落入厂卫之手,一番拷打之下,倘若胡乱攀咬,却又如何是好?!”

    侯恂却满不在乎地道:“阁老未免太过小心了。那王生原本是江南富家子弟,父母皆亡于魏阉之手,只因其身在国子监读书才躲过一劫。如今孑然一身,本欲择机行刺魏阉,不料今日受了刺激,竟然行刺当今天子。”

    周延儒闻言,面色稍缓,又道:“今天当值的太医可是陈仁忠陈太医?晚些时候派人去太医院走一遭,将老夫珍藏的前宋陈宜中陈相的那幅字画送去。”

    众人又计议一番,便不再多留,纷纷散去。

    后宫中的崇祯却是看着眼前的众多女人头疼不已。

    天启皇帝的皇后张嫣俏脸含煞,指着魏忠贤与方正化道:“好你们两个奴才!竟然置皇上于险地!万幸无甚么大碍,要不然哀家扒了你们的好皮!”直吓得魏忠贤与方正化二人跪地请罪不已。

    崇祯的皇后周氏也是俏脸煞白,显然也是后怕不已。虽然皇帝赐死了自己的长兄,可是那也是他罪有应得,自己心里也是不曾恨过皇帝的。如今皇帝遇刺,却是把周皇后吓个半死。

    只是目光扫到了袁贵妃与田贵妃之后,见两人哭得梨花带雨一般,心中无名火起,怒喝道:“够了!你二人啼哭甚么?如今天子无恙,把你们的眼泪给本宫收起来!”

    崇祯正自心烦,恰好王承恩进来禀报说御医陈仁忠来了,崇祯待张皇后与周皇后几人退下后,便赶忙宣了进来。

    御医查看了一番伤口,又把了把脉,这才说道:“启奏陛下,万幸刀上无毒,兼之陛下闪躲及时,却是无甚么大碍。待会儿臣开几副几内服外敷的药,想必三两天也就好了。”

    崇祯“嗯”了一声,道:“如此,有劳爱卿了。”

    御医退下后不多时,煎好的药物便送了过来。

    崇祯也不服用,却是命人牵了宫中养的一条狗来,将药给灌了下去。

    过得一会儿,那狗并无异常,只是神情中很是兴奋,直是不停地想要与旁边牵着它的小太监玩耍。

    崇祯暗道自己多疑,正欲服药,却不想魏忠贤却拦了下来。

    魏忠贤先是派人去取了陈仁忠所开的方子,拿到手里却发现大字不识得仨。干脆递给王承恩道:“你且看看这药方。”

    王承恩也是暗怪魏忠贤大惊小怪,接过药方看了一遍,回道:“魏公公多虑了,这方子中尽是些金创花与促使伤口愈合的药物。”

    魏忠贤却道:“不错,正是如此,这药才有问题!”摇了一下脑袋,接着道:“希望是奴婢想多了罢。”

    话虽如此,旁边众人却不敢怠慢,曹化淳当即便命人去将煎药的小太监拿下,将未煎完的药物都带了回来。

    小太监哆哆嗦嗦地跪下请了安,便跪在地上等候问话。

    魏忠贤道:“咱家问你,这药物可是你亲自煎的?”

    那小太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地感觉不妙,连忙回答道:“回九……回魏公公的话,这药乃是陈太医亲手煎的。陈太医说不放心,怕奴婢笨手笨脚地煎不好,便亲自煎好了药才走的。”

    魏忠贤道:“你既然在宫中煎药,这药性上,想必你是知道的了?”

    小太监回道:“奴婢只略微识得一些,平时里都是煎太医们命人拿来的药。”

    魏忠贤却拿走药碗,递给小太监道:“能闻得出来,这里面药物与这药方之中药材有何不同么?”

    小太监却是越发忐忑,心知是出了大问题,加上这药是给皇上服用的,更是越想越怕。

    接过药碗,仔细嗅了半晌,还拿舌头舔了一点儿药渣,这才说话:“不一样。却是多了一味药。”

    魏忠贤急忙喝问道:“多了甚么?想仔细了,若是回答错了,小心你的皮!”

    那小太监更是害怕,越怕越是想不出来,额头上竟然吓出了冷汗,突然间却是灵光一闲道:“是川乌!此物多用于止痛,多服则有害。”

    魏忠贤这才道:“罢了,你下去吧。回去后莫要乱说话。”

    待小太监出去后,魏忠贤这才对崇祯道:“皇爷,奴婢刚才看那条狗子神情不对,便担心这药不妥。如今看来,这太医院也是信不过了。”接着又对和小太监一起回来的曹化淳道:“让那小太监闭嘴吧。看管不力,置皇爷于险境,他该死!”

    崇祯虽然不知道多的那味什么川乌的干什么的,但是莫名其妙多了一种药材,其中必然有甚么蹊跷,也不去管一个小太监的死活,问道:“有甚么不对?”

    魏忠贤道:“回皇爷,奴婢曾听人说过,此物倘若少量服用,则会感到兴奋,口舌发麻。倘若量多在,便奇毒无比。

    倘若今天不是皇爷提醒奴婢,此事险些就让这些杀得得逞了。皇看来果然如皇爷所料,先帝之事,没那么简单。皇爷圣明。”

    崇祯正欲说话,田尔耕也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

    待田尔耕行礼平身后,崇祯问道:“那监生可是已经招了?”

    田尔耕道:“回陛下,那王生却是个硬骨头。臣与许大人用了许多手段,只是也未能掏出甚么有用的来。”

    崇祯道:“不必用刑了。告诉许显纯,只是用灯照着那监生,不放他睡觉,命人十二个时辰里不断地将问题重复问他,早晚会招。

    另外,你和曹化淳一起,将太医院陈仁忠及其满门上下,尽数拿下,投入诏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