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五十六章 特赦

    众刽子手听到命令,一齐揭去了鬼头刀上蒙着的红布,接着又接过旁边差役递过来的烈酒,先鲸吸了一口喷在刀身上,剩下的便一饮而尽,旋即便将酒碗摔在地上。

    等到大理寺卿手中的令箭扔落在地,刽子手便抽出囚犯脖子后面写着“囚”字的木牌,“嘿”的一声,手起刀落。

    台下的众百姓见了,便齐声叫好,只觉得这等贪官污吏的家眷们被斩,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

    只是台上的众多朝臣们脸色愈发难看了。除了许显纯,其他都是担心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只是担心归担心,这官还是得做,否则按照这位崇祯皇帝的杀性来看,敢辞官不做,估计就会有锦衣卫的人先找上门来。

    十人行刑完毕,当即便有人清理了刑台上的尸首,然后以先年长男子到年幼男子,后年长女子后年幼女子的顺序,接着又拖过来十人继续行刑。

    此时台上,却是哭成了一片。

    刑场远去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显然是马上的骑士催着马儿快跑。

    马蹄声起来越近,渐渐地显出了马上骑士的身影。却见来人一身宫中内监打扮,再细看时,却正是平日里寸步不离崇祯的王承恩。

    马儿全速奔跑之下何等的快速,转眼就来到刑场外面,王承恩一边打马快跑,一面不断地大声喊道:“陛下有旨,暂缓行刑!”

    外围警戒的五城兵马司众兵丁不敢怠慢,赶忙将人群隔离出一条通道,以便王承恩能骑马过去。

    王承恩见隔离出了通道,也不勒马停缰,直接一路狂奔而过,直到刑台之下,这才一勒马绳,长呼了一声“吁!”

    见台上众多朝臣望向自己,刽子手们也停下了手中的鬼头刀,崇祯这才下马,快速上台后,朗声道“陛下有旨,众人跪听!”却是崇祯命王承恩火速回宫拟了圣旨回来。

    见朝臣、刽子手等台上的人以及靠近刑台的人都跪下,远处不明所以的人便都跟着跪下。

    王承恩这才对着众刽子手道:“呆会儿咱家宣读皇爷旨意,尔等听一句,便跟着用力喊出来,务必要让台下无处的百姓听见,明白了么?”

    见一众刽子手齐声应是,王承恩这才展开手中的圣旨读了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犯官周、钱、侯、骆、陈等家眷,按律当一体斩决,然则婴儿何辜?朕悯其情,故特赦之。其令,凡年未满十岁之男女,皆特赦其罪,念其年幼,亦特赦其母。凡有身孕者,亦特赦之。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着锦衣卫予以收监看管,等候处置。余者原判不变,着一体斩绝为宜。钦此。”

    王承恩大声宣读完,十个刽子手亦是跟着一句一喊,声音远远传了出去,使得众犯与刑台之下的百姓都能听得清楚。

    台下有经了三朝的老童生,抚着花白的胡子笑道:“仁君,仁君呐。我大明有望矣。”

    有好事者故意逗趣道:“嘿,老爷子,这些家伙们贪脏枉法,死绝了不更好?”

    老童生却是个不识逗的,眼睛一瞪,便是胡子也是气得翘了起来,怒道:“你懂甚么。上古圣王围猎,尚且围三阙一,不伤怀胎母兽,此乃仁恕之道也。当今陛下行事,颇有圣王遗风,三代之治可期矣。便是换了你在台上受刑,又忍心见得那幼孩与孕妇赴死?若其中有你亲眷,又当如何?”

    旁边逗趣之人闻言,蓦地打了个寒颤,讪笑道:“您老说的是,说的是。”

    老童生这才抚须笑道:“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便是此理。台上之人自寻死路,便是当真诛连了九族,于理法上也无不妥。如今其幼儿等得陛下特赦,便是禽兽之人,亦当感念天子隆恩。”

    此时台上的女眷们闻言,刹时间有如从地狱到了天堂一般,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些幼孩的母亲,皆是偎着自己的孩儿痛哭,至于那些尚能抱着婴儿的花信少妇,更是抱着自家孩子亲个不停,心中直念皇天保佑,陛下隆恩。有将孩子亲得烦了的,那孩子还伸出小手儿,试图推开母亲。

    王承恩眼见众人反应,心下也是感佩崇祯仁德,便对监斩台上的大理寺卿等朝臣道:“陛下旨意宣读完毕,众位大人,接旨罢,咱家也好回去复命。”

    群臣皆是跪地山呼万岁,大理寺卿接了旨,便命衙役前去打开了那些孩童及其母亲身上的大枷,与一众抱着婴孩的少妇并那些怀有身孕的,一并带出了法场,送交锦衣卫带走。

    待得这些得到特赦之人离去,刑台之上继续行刑,仍是一批十人这么砍了下去。

    崇祯在酒楼的二楼之上,看完眼前这一幕,又见台子上继续行刑,却是大感意兴阑珊。

    崇祯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了。从法律上来说,这些人统统该死。从私心上来说,这些放掉的孩子及女犯,便是以后的隐患。万一其中出了个聂四娘一般的人物,自己还能睡得好觉么?

    只是无论如何,自己却是过不去心头上的那一关。罢了罢了,由他去,且走一步看一步罢。念及于此,便欲回宫去。 本章是今天的加更。算上这章可是还了两章了啊。还欠多少问群里的老鸨子,朕也不清楚了。本章写完,作者自己也是恶心坏了。只是站在一个孩子父亲的角度,作者确实写不下去连幼儿婴孩都不放过的情节。毕竟不是外族。对所有的读者兄弟姐妹们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