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五十九章 喉舌

    锦衣卫的诏狱,向来是分内外的。倘若普通官员犯事亦或其他地方官府不能制的江洋大盗,通常只是关在外狱。至于内狱,已经很多年没有启用过了。里面只关押一些见不得光的人。

    其实说是牢狱,但是比普通的牢房要好的多,甚至于称得上是宽敞明亮。

    只是今日晚上,诏狱之中却是灯火通明,内狱之中,虽然无人喧哗,灯火却比外狱有过之而无不及。

    内狱甲字号牢房内,赫然有一人跪于地上,却正是被剥皮实草了的御史陈默。而牢房之外,正是白龙鱼服到此的崇祯皇帝。

    崇祯看着牢内死气沉沉的陈默,皱眉道:“陈不言,想死?还是想活?”

    陈默闻言,却是一下子膝行向前,直扑到牢门之上,嘶声道:“陛下!臣知错了,臣想活,想活!求陛下开恩。”

    崇祯却是冷笑道:“朕当然不会要你去死。要不然此刻你早就跟黄立极挂在一块儿了,朕又何苦命人用死囚将你替下来。”

    陈默闻言,只是叩首道:“臣谢陛下隆恩,臣一定痛改前非,好生为陛下效力。”

    崇祯点了点头,也不置可否,接着道:“你的家人,半路之下就已经被锦衣卫送去了南京,自此后隐姓埋名,自然衣食无忧。”

    陈默一听此言,心里便明白了几分。既然空人能好好的,自己多半要老死于内狱之中了。

    不过,陈默不在乎。自己本来是必死之人,家人也需远窜岭南,如今家人都去了南京,能好好的活下来,自己也免于一死,已经是侥天之幸了,不敢奢求更多。只是想想家中那一对漂亮乖巧的双生女儿,也不知道要便宜了哪个混账。

    崇祯看着陈默的脸色来回变换,也猜到了他的几分心思,当即道:“你也不要担心自己会终老于此。倘若把朕交待的事情办好了,只要十年之后,你就可以回家,和你的妻儿团聚。若是表现的好了,也不是不可以提前放你出去做个富家翁。”

    陈默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直视着崇祯问道:“陛下此言当真?”突然间又想起如此直视君王为君前失仪,往大了说也算得上是大不敬之罪,慌忙又叩头道:“臣失仪,望陛下恕罪。”

    崇祯却是根本不在乎这点事儿,接着道:“天启五年的进士,想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朕将此事交给你,就不能搞砸了。否则,你死了倒比活着痛快。”

    陈默心下忐忑,却又不敢多问些甚么,只得紧紧地跪伏在地上,沉默不语。

    崇祯看着陈默的样子,心下满意陈默的这番表现,便接着说道:“朕欲办一份类似邸报的刊物,每半月发行一次。其上记载朝廷的政策,动向,朕的言行,以及对国朝有益的言论,市井动向及趣闻,你可明白?”

    陈默却是问道:“启奏陛下,只是这外面之事,罪臣于牢中,并不清楚?”

    崇祯道:“无妨,自然有锦衣卫给你送来。便是什么当说,什么不当说,他们亦会告诉于你。”

    陈默听了,觉得也没甚么问题,便问道:“陛下,此物以何名?”

    崇祯道:“朕年号既定崇祯,此物便名为《崇祯半月报》,如邸报一般,发往全国。

    只是一点与邸报不同,此刊却是人人都能买得,无论士家工商,人手一份也可。因此上,如何写得直白易懂,你却需多费心思。

    近几日,朕会寻了由头,再抓一些贪腐之人进来陪你,到时候你便领着他们把事情做好。

    每一期做好之后,交由锦衣卫,呈递司礼监审批,过后便刊行天下。”

    陈默闻言,又问道:“陛下,此物可有禁忌?”

    崇祯道:“朕一不喜士子们议论朝政,二不喜商贾避税。凡有此言者,皆罢。凡市井中有问题的言论,你可筛选出来,交于锦衣卫,自然有人去处理。”

    陈默闻言,心中大概有了方向,便叩首行礼道:“罪臣领命,定然尽心为陛下办好差事。”

    崇祯见陈默俯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便离开了内狱,只剩下陈默在其中狂喜不已。

    对于崇祯来说,东林书院虽然被拆了,但是东林党这么个奇葩却还是存在。读书人和商人互相勾结的产物,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最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是这个怪兽不敢干的。

    想要从根子上废了这头怪兽,除非彻底地来一场批孔才行。问题在于,大明朝倒孔却是根本不现实。自从刘野猪罢黜百家之后,这孔家店就越开越大,全天下的读书人都是其徒子徒孙,怼了孔家,自己就真的只剩下厂卫了。

    目前来说,既然动不得,干脆就和他们去争一争。之前提拔工匠已经来了一波,如今再弄个报纸出来跟他们抢舆论市场,别管多少,哪所一百个读书人里有一个倒向自己,那都是胜利。

    再说了,崇祯始终认为自己的基本盘是泥腿子,而不是那些商贾和读书人,目前只是离了这些人不行罢了,等到幼军和蒙学之中死忠于自己的那一代人成长起来,孔家店不也是说拆就拆?

    再说了,自己也不会傻到以为单靠一个崇祯半月报就能怼了这些读书人,明面上还可以再弄一个大明日报嘛。

    那些读书人为什么那么牛X?还不是因为他们掌握了话语权?这报纸就是和他们抢夺话语权的第一步!

    至于泥腿子不识字的问题,这个好办。各地都派人去宣读不就行了?大明朝这么多人,难道还缺了识字的人了?总有那些科举不成的老童生嘛,给他们个编制,哪怕是跟快递李小哥一样的编制呢?现在自己不欠他们薪水,也不裁撤编制,想必李小哥不会造反了吧?

    想到李小哥,崇祯又开始头疼了。过完年可就是崇祯元年了,到时候各地干旱水涝不断,就算自己不缺少银子了,可是这粮食上哪儿弄去?银子虽好,可是这破玩意填不饱肚子啊。

    既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崇祯干脆也不再去想,只是想着等天朝会之后溜出宫去浪一圈这是朕的江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