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六十章 折割

    崇祯觉得自己不能总呆在宫里。后世已经宅过许多年了,如今没有网络,没有1024,没有剁手猫,也没有二手东,所以他不想宅了。

    当然,现阶段的崇祯还不能像康麻子或者那个十全老人一样尽情地去浪,所以他只能在家门口或者说出了后院,在前面的大院子里活动活动。毕竟整个紫禁城都是他家,只不过没有人找他收门票。

    崇祯一身青色长衫,手中摇着一把春宫扇,不时地打开瞄一眼又合上,虽然已经算是入了冬,但是脸上那股子骚意和贱笑,却是透出掩盖不住的春意,怎么看都像是个浪荡子弟。

    至于方正化,本来无须的脸上愣是粘上了些胡须,整个人看着便有些滑稽。而王承恩,依然和上次溜出宫来时一样扮做是管家。

    一路之上,王承恩都在不停地念叨:“少爷,咱们出来玩玩儿就得了,还是早些回家的好。不是老奴多嘴,这外面能有的,家里都能有,何苦出来受冻呢?”

    好不容易出来浪的崇祯又怎么会听?上一次出来还是为了看锦衣卫和东厂去收保护费,这次才是真正的出来玩儿的。

    崇祯被念叨的烦了,干脆道:“行了行了,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差不多了咱们就回去。话说今儿个外面有甚么好玩的?可有庙会一类的能去逛逛?”

    王承恩纵然百般不愿,也只得示意一旁扮做护院的锦衣卫头子魏良卿过来答话。

    魏良卿是谁?那可是魏忠贤的儿子,本就得了魏忠贤的叮嘱,知晓天子不是好糊弄的主儿,如今又一朝行势,骤然得了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纵然比不得田尔耕与许显纯那两位的权势,可是这锦衣卫中负责皇帝出行仪仗和护卫的指挥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来的。

    魏良卿本来就是在宫外厮混惯了的,对于京城的情况都很熟悉,当下便小心翼翼地道:“少爷,要不然咱们去东岳庙那儿走走?”

    崇祯想了想,反正左右无事,不如走远点儿算了。

    只是到了东岳庙,还没进去看庙会,崇祯的怒火就又被惹起来了。

    东岳庙门前的空地上,左右两边儿皆是些小吃和卖些小东西的摊子,间杂着几个算命先生的摊子,甚至于还有几个和尚在此化缘。

    倘若是只有这些,估计崇祯只是逛上一逛,吃些不曾吃过的小吃,便会回宫去寻周皇后了。只是眼前看到的另一群人,却引起了崇祯的注意。

    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是有几个八九岁大小,衣不蔽体的孩子在乞讨。

    倘若只是如此,倒也没什么,回头杀上几个养济院的混账们便好,只是看这些孩子,却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

    约莫六七个孩子中,有的是双手手臂齐根断去,有的由是没了双脚,有的虽然有腿有手,却是被拧成了极度诡异的角度,还有更为残忍的,则是口鼻也被人削了去。几个孩子,竟然没有一个是身体完好的。

    几个有腿的孩子虽然被冻的打哆嗦,但是见人便跪倒磕头,若是没有腿的,便趴在地上挪动,口中直呼:“求大爷可怜可怜吧”。

    倘若有人舍给了几个铜板,几个孩子也不敢花来买些吃的,虽然手中有了一些别人施舍的钱财,却也只是看着旁边儿卖包子的小摊子流口水,丝毫不敢耽误了继续乞讨。

    崇祯见状,虽然觉得这些孩子应当是有人控制,却佯做不知,开口问道:“王管家,你看前面那些孩子,怎么那么可怜?这养济院的官员拿着朝廷和陛下给的俸禄,却不管管这些孩子?”

    王承恩看了看崇祯所指的孩子,无奈的道:“少爷,别说养济院根本就没有钱去接济这些孩子,便是有,也管不了。”

    崇祯心知是怎么回事儿,却故做好奇道:“为何?养济院没钱,朕知道,这管不了又是怎么回事?”

    王承恩回道:“公子爷,这些孩子都是被人折割了的。故意有人将他们弄成这样以赚取钱财,那些人多自称为丐帮弟子。

    养济院想管,却是手中无兵无马,抓不住人;地方官府能抓,其中却无甚油水,故而也不想管。再者,抓了一批,还会有下一批。久而久之,管的人便也少了。

    我朝较之前朝,已是好的多了。这也是近些年百姓吃不上饭,便有歹毒之辈挺而走险,做了这般勾当。”

    崇祯了然,便是后世都不曾根治的问题,想在要大明彻底解决,太困难了。只是不知道大明是怎么对待这些人犯子的?因此又接着问道:“那依大明律,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只是王承恩接下来的话却是吓了崇祯一跳:“回少爷的话,依大明律:凡采生折割人者,以主谋凌迟处死,从犯者斩,财产断付受折割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为从者斩。里正知情不报者连坐。”

    崇祯想想后世,对人贩子的打击力度最大也不过是一颗花生米了事,大明律的力度就很可观了。

    前世的自己拿这种情况没什么好办法,什么都做不了,如今自己贵为天子,就必须要教这些货色怎么做人!

    心中有了决定的崇祯干脆也不逛庙会了,回身吩咐了几句,便找了个小吃摊子坐下。

    待有盏茶的时间,五城兵马司便已经先将整个东岳庙附近全部封锁,紧接着锦衣卫命冲了进来,将所有分分开切割成小块,使之难以成群。

    这时,锦衣卫专门管控国内民生事务的田尔耕也来到了现场。待与崇祯见礼过后,在场所有人才知道当今天子竟然白龙鱼服来到这东岳庙私访民情来了。

    人群中有心虚的,当即悄声对旁边一人道:“大哥,我就说不能来京师吧,这不就正好撞上了?倘若被发现了,我等可是要……”

    被称这大哥的那人却是生得膀大腰圆,颇为雄壮,闻言也是小声回道:“怕甚么,又不是专冲我们来的。再说了,不来京师,只怕那姓张的狗东西还是会满世界追杀我等,也只有这天子脚下,那姓张的才拿我们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