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六十一章 重典

    不管在场的众人如何猜测,都改变不了整个东岳庙附近已经被五城兵马司给完全包围起来的情况,更何况人群中还有身着飞鱼服,手持绣春刀的锦衣卫虎视眈眈,所有人都跪得老老实实的由于皇帝在场,所以锦衣卫手中的绣春刀可是出了鞘的!

    等到崇祯走到东岳庙前,命锦衣卫将那些小乞丐集中带过去的时候,在场所有人才大概猜到了崇祯想要干什么。

    人群中,被称作大哥的那人已经是脸色煞白,口中呢喃道:“祸事了,祸事了!”

    旁边喊他的那人,虽然一副精瘦机灵的模板,却全然没有反应过来,兀自不知死地问道:“大哥,甚么祸事了?那姓张的虽然也在京城中,但是咱们可不用怕他。”

    被称作大哥的人小声地呸了一口,说道:“那姓张的算得了什么?我武振又岂会怕了他?”旋即又丧气道:“这下子,还不如落那姓张的手中呢。”

    不知想起了什么,却又对旁边那精瘦汉子道:“徐六子,我武振可不曾亏了你吧?”

    徐六子闻言,赶忙道:“武大哥说的哪里话来,兄弟吃香的喝辣的,不全靠你武大哥提携?”

    那武振又接着道:“六子,现在这情况,哥哥也只能寄希望于你了。呆会你只装做看戏的,哥哥一人把罪责担下来。以后你嫂子她们,便拜托给你了。”

    徐六子这才反应过来,问道:“大哥,今天这事儿,是冲我们来的?”

    武振轻轻点点头,说道:“多半是了。一会儿倘若能瞒哄过去,你立刻回老家,等你嫂子她们发配后,你前去照料一二。哥哥今日是必死无疑了。”

    徐六子却是不干了,轻声道:“大哥当我六子是什么人了?这次的事儿,便由弟弟顶下了,家中还要多亏大哥照料。兄弟脑子笨,不如大哥灵活,还是大哥活下来更重要。”

    武振苦笑了一下,说话:“兄弟,哥哥怕你受刑不住,到时候咱们兄弟谁都跑不了。更何况,今天未必能瞒哄过去。”

    由于周围的百姓都在窃窃私语,两个悄声说话,倒也不显得突兀。

    崇祯年前眼前或跪或者趴在地上的孩子,便指了其中一个大点儿的孩子,约摸七八岁模样,轻声问道:“娃娃莫怕,你来告诉朕,是谁带你们来的?”

    见那孩子不说话,便又问了一遍,那孩子只是摇头,却不回答。

    旁边的锦衣卫侍卫可就恼了,喝道:“陛下问下,还不赶快回答?!”

    崇祯却是瞪了那侍卫一眼,轻声喝道:“滚一边儿去,不许多嘴。”

    接着又对那孩子道:“你看,这些人都害怕朕呢。朕是最厉害的。你来告诉朕,是谁把你们带来的?朕替你们出气好不好?”

    那孩子死气沉沉的眼睛中终于有了一些的光亮,却还是不开口说话,眼睛却在人群中搜寻。

    这时,旁边一个缺了一只胳膊,年纪也是差不多大的孩子却是壮着胆子说道:“大哥哥,他说不了话的,他的舌头都没了,而且,他都快被打成傻子了。”

    崇祯闻言,正欲发怒,却又怕吓着这些孩子,便又对着开口说话的这孩子道:“那你来告诉朕,是谁打他的,好不好?朕替你们出气。”

    这孩子也是个胆大的,却是问道:“真的么?你可不能骗我们。”

    崇祯却是笑了笑,说道:“不骗你们,朕说话算话。谁敢不听,朕会命人打他们屁股。”

    那孩子这才扭过去,在人群中搜寻了起来。

    武振见那孩子的目光扫了过来,瞪了那孩子一眼,将那孩子吓得一缩身子。

    恰好此时崇祯也在随着那孩子的目光搜寻,一见武振瞪那孩子,心中便知有异,当即一指武振所在的那一拨人,喝道:“拿下!”

    当即便有十余个锦衣卫的校尉扑了过去,一人拿刀指着一个,这一小堆十来个人,便被押到了离崇祯不远的地方。

    崇祯也不理会,只是又问那孩子道:“你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人?他要再瞪你,朕就让人打他屁股,你不用怕。”

    那孩子伸手一指武振,脱口说道“就是他们!他和旁边那个瘦子,每天只是打我们,还不给我们饭吃,我们可饿了。”

    崇祯闻言,便命旁边的锦衣卫去卖包子的摊子上买了些包子过来给这些孩子,直喜得那卖包子的老板眼睛都成了一条缝瞧瞧,俺的包子,皇帝都买过,这些铜板可不能花了,回头就供起来。

    崇祯看着那些孩子狼吞虎咽地吃着包子,又是一阵心酸。前世自己家的熊孩子也是六七岁大,每天只想着玩,有肉有菜的饭说不吃就不吃,得自己哄着骗着才吃,如何知道这世上还有这种连饭都没得吃的苦命孩子?

    崇祯越想,心中的杀机就越重,当即问道:“养济院院首何在?”

    见养济院的院首跪在跟前,崇祯道:“你且等这些孩子回养济院,传话给各地养济院,再发现这样的孩子,可寻求当地锦衣卫和官府的帮助,若是有人推托,你们可以直接进京告状,谁敢拦着,朕就要他脑袋!”

    见养济院的人将这些孩子都带走了,崇祯却是对王承恩道:“命人搬一套桌椅来,传五城兵马司提督与顺天府尹、大理寺卿前来见朕,朕今天要借这东岳庙,为朕的子民讨个公道!”

    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周围百姓大多都听得见,皆是暗道皇上真是圣明君主。

    匆匆起来的顺天府尹和五城兵马司的提督中心打鼓,自觉今天怕是讨不了好了,唯独大理寺卿比较淡定,毕竟这事儿与他无关。

    待三人行礼完毕,崇祯直接对顺天府尹与五城兵马司提督道:“光天化日,天子脚下,竟然有折割之事发生,你们二人却无一人处理此事,皆是罚奉半年,若是再有下回,革职认罪!你二人可有异议?”

    二人见只是罚俸半年,皆是长出了一口气,跪地说道:“陛下圣明,臣谨奉诏。”

    崇祯却是接着问大理寺卿道:“若有采生折割者,如何认罪?”

    大理寺卿回道:“启奏陛下,依大明律,为首者凌迟,从犯者斩,家人无论是否知情,皆远窜两千里。里正若知情不报,视为同犯,亦斩。”

    崇祯看着被刀指着的徐六与武振二人道:“你二人可认罪?可有异议?”

    徐六与武振二人又有什么异议?自觉熬不过刑的二人倒是很痛快地认罪道:“草民知罪,求皇上开恩。”

    崇祯却是冷笑一声,怒道:“朕对你们开恩,你们可曾对那些孩子开恩了?人面兽心只怕尚不足以形容尔等所为吧?

    天下百姓,皆是朕的子民,你们两个如此作为,又置朕于何地?今日若不惩戒尔等,尔等须不知大明律威严!”

    一番义正辞严地训斥之后,崇祯直接宣判道:“此二人折割孩童,犯大明律之人命条款,着凌迟处死,家人流放两千里。待寻到诸孩童家人后,家产尽付诸孩童家中以资补偿。”

    东岳庙前的百姓听闻之后,皆是大声叫好,其中有走失了自家孩童的,即是担心自己家孩子,又是欣慰于天子对人贩子的严刑处置,想必以后此类事情会少很多吧?

    装完逼就想跑的崇祯正欲回宫,却不想看到路边一个小摊子卖的东西,眼睛登时挪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