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六十五章 劫人

    刘老四等见王玄寂又卖起了官子,纷纷叫道:“你狗日的升了千户就是不样了,还学会打官腔了哈?陛下有什么吩咐,赶紧说出来。”

    王玄寂见众人都着急了,也不再卖什么官子,直接说道:“某临行前,陛下命某将大汉奸范文程给带回去处置。”

    刘老四一听,“嘁”了一声道:“还道是什么事儿。老子还以为你要让兄弟们去刺杀黄台吉呢。区区一个范文程,明天老子就把他人头给你拎过来。”

    王玄寂瞪了刘老四一眼,说道:“若是弄死他,老子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地?陛下要的是活的!你拎个人头回去试试?许大都督不扒了你的皮才怪。”

    刘老四闻言,一缩脖子,讪讪道:“你早先不也没说要活的不是?”

    屋内的众人也是一时间静了下来。要死的范文程倒是好办,一个小旗的兵力抽冷子就能把他给剁了。要活的,还要带回大明,就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了。

    劫持范文程很简单,趁他从建奴伪宫中出来之后,打晕了带走就行。可是怎么运出沈阳就成了问题,建奴不可能不封锁城门。

    刘老四难得的正色道:“老王,兄弟倒不是怕死,只是这狗东西怎么弄出去?到时候完不成天子的吩咐,我等还有什么面目自称是天子亲军?”

    王玄寂冷笑道:“要不然老子喊你们过来干什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个百户此时开口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见众人都看了过来,仿佛老农一样忠厚老实的脸上却满是狡黠,这百户道:“若是直接劫了那范文程,我等就需要躲藏一段时间,待建奴松了才能运出去,否则就有可能暴露。

    若是劫了范文程后,有人在这沈阳城内大肆放火,只怕这狗建奴也顾不上范文程这狗东西了罢?”

    王玄寂闻言,一拍桌子道:“瞧瞧,你们这些人加一块儿,还比不上人家陈大老实一个人。行了,就这么干,咱们再仔细合计一下,务必要一举拿下范文程这狗汉奸!”

    正在被人议论的范文程当然不清楚有人在算计他,就算是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也不过以为自己新纳的小妾在念叨自己而已。

    其实范文程今天很高兴。皇太极特意叫了多铎来训斥了一番,严令多铎不得再去骚扰范文程的妻妾。至于另一个常去范文程家里寻其妻妾快活的豪格,倒是不用训斥了被崇祯活剐在了明国的京师了。

    虽然说范文程全心全意地为了主子,既然自己的一切都是主子的,那妻妾自然也算不得什么。当然,就算是奴才,脑袋上顶着一座绿油油地草原,心里多少也会有那么点儿的不舒服何况范文程的脑子上还不止一座。

    为了不在主子面前失礼,今天范文程早早地就告退了。由于多铎被训斥,最起码这段时间不会去自己家里。没了多铎撑腰,那刚纳的小妾还不是任何自己调教?

    念及于此,范文程心下一片火热,便是近来有些不用中的小鸟儿,亦有些抬头的迹象。上了马车上的范文程连声催促车夫道:“快,快回家。”

    那车夫道:“老爷,您就请好儿吧。”

    只是行至往常经常走的小巷子时,只听得扑通扑通声响起,马车也嘎吱一声停下了。

    范文程正欲下车查看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见马车的帘子便被人一把掀开,一柄闪着耀眼寒光的长刀便指向了自己的喉咙。

    刀的主人身材魁梧,全身一袭黑色劲装,脸上只是露出了眼睛,便是眉毛亦是被头巾包了起来。

    范文程见状,连忙小声道:“好汉!好汉!不知好汉是求财还是甚么?小可家中颇有些钱财,愿给送好汉,如何?”

    那黑汉戏装的汉子道:“下车!好好说说,你能拿出多少银子来买命?我们兄弟只求财,不害命。毕竟你在狗建奴那儿也是挂了号的,兄弟们也不想落个鱼死网破。”

    范文程闻言,只道是伙人只是劫财的匪徒,便放心地下了车。

    只是刚一下车,脑后被人重重地打了一下,当即一声未出瘫软在地。

    见范文程晕倒,那拿刀指着范文程的汉子道:“老陈,通知兄弟们动手,今天咱们在这沈阳城里送建奴一份儿大礼。这狗汉奸老子带他走了。”

    打晕范文程的那汉子亦是一身同样的装束,闻言便点头道:“你放心便是。我通知兄弟们依计行事,放完火后便潜伏好。只是你个狗日的要多加小心,建奴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地放任范文程被抓。”

    原来,拿刀指着范文程的汉子赫然就是王玄寂,这个被称呼为老陈的,正是陈大老实。

    王玄寂闻言,也不多说,只是点点头,扛起范文程便带着其他锦衣卫一起消失在小巷之中。

    陈大老实见王玄寂走了,便去通知潜伏好的锦衣卫去各处放火,以扰乱建奴视线。

    王玄寂等人将范文程再次灌下迷药,并将之藏入粪车之中推出城门去。

    建奴城门口的守门军士见是几个农民推着粪车出城,只道是这些人要出城去用烘水肥田,便没多做为难只是勒索了几个铜板而已。

    王玄寂等人出了城,城内也开始热闹了。

    陈大老实等人在城中四处泼油放火,建奴救了一处,却救不了两处,何况陈大老实等人放火之地相距又远了一些,二十余个锦衣卫只管倒油,点火,随即便隐藏了起来,甚至有的还混入人群中跟着一起去救火。

    正当建奴的盛京将军头疼城中这么多地方走水时,建奴的奴酋黄台吉也接到了消息。

    看着案头上一封报告城中多处走水的报告,以及另一封报告范文程的马车被发现以及随从都死在路边的报告,黄台吉本能地感觉到这事儿应该是有什么关联。

    望着大明京师的方向,黄台吉也是喃喃自语道:“狗皇帝,这也是你安排的罢?”

    只是任黄台吉如何猜测又如何安排,此时的王玄寂等人已经出了沈阳城,城内的锦衣卫也早已各自潜伏下来,范文程这狗奴才怕是救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