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六十九章 年终

    大明天启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紫禁城,太和殿。

    今天本来是小年,自打年前开始,官府各衙门就已经开始放假,不再办公。可是今天,群臣又被崇祯给诏了过来,不知道这位爷又要搞出来什么妖蛾子。

    果不其然,就听御座上的崇祯开口道::“今儿个诏大家过来,乃是有几件事儿,要大家议一议。

    其一,便是天启七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常言道,总结过去,才能展望未来。咱们君臣,便先总结一下天启七年的事儿。

    这其二么,朕闻民间有语道,新年新气象。咱们群臣,今天便先定下一个大概的未来五年规划嘛。各部回去之后,年后与内阁一起,将之完善后再递折子上来。

    至于这其三么,便是这忠烈祠一事。朕即不敏,亦闻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故而,朕有意在元月元日,率卿等前往忠烈祠祭之。这规格仪制,礼部众卿,还需要拿出个章程来。”

    底下群臣一听,心中皆是哀嚎不断。这位爷也太能折腾了,这纯心就是不让大家好好过年,整出这么些事儿来。尤其是那忠烈祠,里面供奉的可都是一群丘八,现在竟然要自己这些清贵的读书人为其研究祭祀和礼仪,想想都他娘的来气啊!

    安坐龙椅上的崇祯将下面群臣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却是冷笑不止。老子就是成心的!老子就是不让你们好好过年!这他娘的只是个开始,后面慢慢来!

    看着底下群没有带头发言的,崇祯干脆开始点名:“温爱卿,卿既为我大明首辅,便先来说说这一年之中的事儿吧。”

    温体仁闻言也是心中不爽,但是既然皇帝点名了,自己躲也是躲不过去的,只得出班奏道:“启奏陛下,天启七年,辽东巡抚袁崇焕奏建奴遣使议和,为大行皇帝所拒。

    及至三月,督师王之臣奏言辽东抚赏诸弊,先帝命下部议之,至今无果。

    三月二十一日,陕西澄城知县张斗耀催征甚酷,民不堪其毒,聚众闯入县城,张斗耀被郑彦夫等所杀。已平之。

    九月,建奴入寇,震动京师,惟赖圣上洪福,将士用命,奴酋黄台吉之子豪格成擒,凌迟之。”

    崇祯等着温体仁说完,才想起来还有袁崇焕这么号人物,于是问道:“袁崇焕呢?”

    温体仁道:“回陛下,袁崇焕已经于八月时辞官归乡。”

    崇祯这才愰然,自己来了大明这么久,怎么就没看到这货跳出来恶心过自己,原来是归乡了。也好,省得自己分不清楚此人是忠是奸,干脆让他做个富家翁也好。

    崇祯心中想着袁崇焕的事儿,嘴上却是道:“那未来五年呢?爱卿有何想法?”

    温体仁道:“臣愚昧,心中无甚良策。只是此前查抄八大晋商所得银两,清欠各地卫所欠饷之后,国库至今存有四千万两有余。臣以为,可多征民民夫,用于疏通各地河道,兼职辽东多筑城池以围困建奴,如此内外皆安矣。”

    崇祯闻言却是失望无比。便是当朝首辅温体仁,也只是这般看法,崇祯突然又想砍人。

    怎么一个个的就想着怎么去防御去围困,怎么就不能想着练好新军去怼建奴?

    冷笑一声,崇祯却道:“天下河道当然要疏通,只是我大明百姓生活不易,征发一事,就此作罢。

    令东江镇毛文龙,辽东督师王之臣,去给朕抓建奴,只要青壮,抓一个给二两赏银。

    以后这抓来的建奴,便用于开矿、疏通天下河道等危险的活计或者脏累的活计。我大明百姓可比他们金贵多了。

    再者,凡战场战俘,皆去势,然后用于此等活计。”

    不想有御史史继之出班反对道:“臣启奏陛下,自古君王当内修德政,方能四夷宾服,陛下此举,未免有伤天和,臣请陛下收回成命。”

    崇祯只觉得心里腻歪无比。夷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强必寇盗,弱而卑伏,不顾恩义,其天性也。说这话的也是文人,怎么这老李家的文人马仔和老朱家的文人马仔感觉就不是一个儒学教出来的呢?

    越想越不爽的崇祯说道:“夷狄者,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凡心不向大明者,皆是夷狄。此事就这么定了,爱卿也不要再说了。”

    史继之微微抬头,正想再反对一番,却不想看到了崇祯皇帝的脸色,心中打了一个突,赶忙跪地道:“臣愚昧。夷狄人面兽心,微不得意,必反噬为害。陛下此举大善,臣为陛下贺!”

    崇祯心里却是暗骂贱胚子。原来,刚才不耐烦听废话的崇祯已经准备好了看看这个御史有没有胆子死谏或者骗廷杖。只要他有,崇祯就准备成全了他。

    只是面由心生,崇祯恶狠狠地表情恰好被史继之看到,这才躲过了一劫。

    眼见没有人再出来反对,崇祯接着道:“水泥已经有了,朕有意修建京师至南京的水泥直道,以加强南北沟通,工部需拿个单程出来,需要多少劳力以及时间。只是修路一事,带关我大明南北沟通之要事,不得使用建奴俘虏,优先从各地受灾的难民中选取,给其钱粮,使其勿生乱子。”

    待工部尚书薛凤翔领命以后,崇祯又道:“待忠烈祠祭祀过后,各番国及各地藩王也要进京朝觐了吧?”

    礼部尚书孟绍虞出班道:“启奏陛下,各番国使节及藩王使臣,皆已经到了京师。待年后,便会安排朝觐。”

    崇祯唔了一声,道:“那么便着鸿胪持好生安排着吧。另外,朕接到锦衣卫的报告,各地常平仓多有不足。

    朕有言在先,过往之事一概不论。此次借着各番国进京朝觐之机,命南洋各国进贡粮食,超过贡品定额之数,国库中支取银子购买。务必要让各地常平仓给朕满满的。

    还有,锦衣卫与东厂通力合作监视,谁要是管不住自己的手,从这里面捞银子,也莫要怪朕管不住手中的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