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七十一章 阴损

    待到了东厂的后堂,崇祯便看到一个大大的木头箱子,上面敞着口,里面堆了白花花一片,如果一座小山一样冒起了尖。

    崇祯走过去之后,伸了捻一地些那白色的粉末,仔细看了看,与之前自己所见过的一无二致,心下不禁大为满意。

    本来想尝一尝味道,怕死的心理却使得崇祯没敢把这玩意儿往嘴里塞。

    想了想,崇祯又对曹化淳问道:“确定不会让人发现是吧?有没有试过?”

    曹化淳道:“回皇爷的话儿,奴婢愿以项上人头担保,短时间内,绝不会让人发现端倪。以后便是让人发现了,也不过是推几个替死鬼出去,绝对不会牵涉到国朝。

    另外,此物已经试验过了。奴婢命孩儿们拿着猪羊与死囚都试过,一天两天地,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有大量地食入,问题才会一点点儿的显露出来。”

    崇祯闻言,则是对曹化淳道:“参与之事之人,你看着论功行赏,一应花费,从内帑中支取。

    只是此事要严格保密,千万不要让朝堂上的大臣们知道,否则又是叽叽歪歪了。”

    待曹化淳躬身应是后,崇祯又道:“让你东厂的番子去组建商队,大肆向草原和辽东建奴那里走私贩卖,你带了朕的口谕去告诉卢象升,让他放行商队。

    只是有一点,你派人盯紧了,此物千万不能卖给我大明的百姓。若是谁私下卖给大明的百姓食用,朕要他的脑袋!”

    曹化淳闻言,想想那些大量食用此物之后的囚犯的惨状,心中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去想若是大明百姓食用此物之后的情形,顾不得擦去额头上的冷汗,连忙道:“奴婢一定盯的死死的!谁若是敢犯,奴婢便亲自动手扒了他们的皮!”

    等崇祯离开东厂后,犹自后怕不已的曹化淳赶忙把负责此事的子课档头唤了过来。

    看着跪在面前的子课档头,曹化淳道:“今天这事儿,你们办的很好,皇爷很满意,赏赐也会马上拔下来,你们这些小崽子把事儿办好了,可就算是入了皇爷的眼喽。”

    那子课档头闻言大喜,叩头道:“多谢老祖宗栽培!孙儿此后一定用心办事!”

    曹化淳却是不理会这档头的效忠,只是淡淡地道:“都是给皇爷办差,当然要用心才是。

    只不过,皇爷还有几句话,要咱家说给你听。你回去后,也跟你下面的小崽子们说一下,否则,若是触了皇爷的霉头,想想之前被清理门户的厂卫吧,没有人能保得住你们。”

    那子课档头闻言,心中一凛,开口说道:“请老祖宗示下。”

    曹化淳朝着太和殿方向一拱手,这才说道:“皇爷说了,有功当赏。可是谁要是拿这些加了料的东西卖给了大明的百姓,那皇爷就要谁的脑袋。

    皇爷仁慈,可是咱家的心可狠着呐,谁若是敢犯,咱家可是会祸及家人的。”

    听着曹化淳那阴恻恻的声音,子课档头赶忙道:“老祖宗放心,孙儿回去就敲打下面的小崽子们,必然不会有一丁点儿的这东西出现在大明百姓家中。”

    曹化淳这才满意地道:“如此甚好,甚好。尽心为皇爷办差,好处少不了你的。回去之后,你便把你们子课的人组织起来,弄成一个商队,将这些玩意向着草原和辽东走私贩卖。去吧。”

    等那子课档头退下去之后,曹化淳这才舒了口气。想想,却又拿了个小袋子,装了一些那粉末儿,起身招呼道:“走,去宣府。”

    而远在宣府的卢象升,在摒退了左右之后,也在打量着眼前之人。眼前的这个死太监,他是认识的,只是想不通,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大名鼎鼎的东厂提督曹化淳怎么不在京师呆着,反而连夜跑来了宣府?

    上次和宫内的人接触,还是内缉事厂的吴档头那个生儿子没有屁股眼子的大阴人,东厂厂督,只怕比那吴档头更为可怕。

    待转述完崇祯的意思之后,曹化淳道:“皇爷的意思,便是这样儿。卢大人可都知晓了?”

    卢象升道:“陛下的意思,本官已经明白。只是想不通,为何要放这商队过去?毕竟这盐向来是草原和建奴急缺的物资,其重要性不在铁器之下。”

    曹化淳阴笑道:“卢大人呐,这盐,可不是一般的盐。这种盐里边可是掺了铅粉子进去的。吃的少了,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的都看不出甚么来。

    只是日积月累之下吃的多了,骨瘦形销都算是好的,只怕原来铁打的汉子,也要变得手无缚鸡之力。

    因此上,您还得多加注意,每次从这里出关的商队,都要细细查验,千万不能有一粒盐留下来,否则当真是遗毒无穷,你我也只好一死以谢陛下天恩了。”

    卢象升听完曹化淳所描述的实验情形,心下也是一紧,暗道这死太监果然够毒,难怪这些太监一个个的都断子绝孙。出人意料的则是皇帝,怎么连这么阴损的招数也用上了?

    实际上,作为一个后世混迹于无数贴吧的老司机程序猿来说,就没有什么下作的招数是他不敢用的。比这损的比这毒的他见识过,而对于蒙元和螨清,崇祯更是巴不得他们死绝了事,其恨意不亚于对倭奴的恨意。

    毕竟蒙元的四等人和螨清更加丧心病狂地奴役统治,后世的他可是看过无数黑材料的。

    若不是此时实力不济,就是集中营渣滓洞,他也敢弄出来。

    事实上,崇祯也再一次证明了人类其实根本就没有下限这一定律。

    因为在安排完了这向草原和建奴走私毒盐一事之后,崇祯又招集了宫中的一群死太监,准备趁热打铁,再研究一些更加歹毒的东西,看看还有什么是能掺进去而长时间内察觉不出来。

    直到发现在大明,确实没有什么东西比盐里掺铅粉更容易实现之后,崇祯才悻悻地离开。

    不过幸好,此时的徐光启,也已经从南方来到京师,正在等候崇祯诏见。